朱雀战纪 55 只要我还记得你

  

  “你是鬼仙吧?”三京淡淡问道。

  小女孩轻轻点点头,神情有几分不自然,“大哥哥你怕我吗?”

  三京摇摇头,“你来这里是要杀我吧。”

  小女孩又是局促不安地点点头,“是姥姥叫我来的。”

  “看你这样子,你不喜欢杀人?”

  “对,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不能违抗姥姥的命令。”小女孩低着头,抿着嘴巴,一脸委屈。

  “既然你不喜欢杀人,那就不要杀好了。我不会让你为难,这样吧,你带我去找你们姥姥好不好?”

  小女孩想了一下,又乖巧地点点头,慢慢走开了。三京站了起来拍拍已经酸麻的双腿,跟着她走出湖心小亭,走向远处的山林之中。

  “和尚别跟她过去!”

  远远地传来冷心的大声疾呼,几道人影从黑夜中飘了过来。

  “你们也能看到这小姑娘对不对?那看来这不是鬼幻术了,那就干脆点,跟她所说的姥姥好好打声招呼,完事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这破地方真让三爷不爽。”

  “怎么会是她?”当冷心看清那小女孩的脸容,定力如她也不禁大惊失色,“她就是寻香楼害人的鬼仙,我明明把她封住了,她怎会出现在这里!?”

  冷心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些质地上好的黑曜石,显然冷心也会用晶石封印邪物的术法。其中最大的那一颗断成两截。

  “大哥哥,我不喜欢那姐姐,她会欺负我。”小女孩拉了一下三京的衣袖,指向冷心,血色双瞳红光大盛。

  就是她?当日冷心手臂上那可怕的鬼煞戾气就是这小女孩所为?想到这里三京不由得冷汗直冒。

  “倩儿!”赤瞳突然大声叫起来,正要奔过去之际被冷心一把拉住。

  “别过去,她会把你吞噬掉!”

  “倩儿,你不认得我吗?我是你哥哥啊!”

  赤瞳这一句话惊呆在场所有人。

  那小女孩慢慢低下头去,喃喃低语道:“倩儿怎么不认得陵哥哥?从一开始倩儿就把你认出来了,可是……”

  小女孩缓缓抬起头,眼睛聚满了凶光,“为什么你不来救我?你明明说过会一辈子保护我,我被那个人杀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封住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赤瞳激动得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清楚记得自己曾经亲口说过那样的话,可到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倩儿死在那红衣人的剑下。

  “陵哥哥,快离开这里吧,要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杀了你。”

  一抹阴冷恶毒的笑意在小女孩的脸上掠过,三京从未在孩子的脸上看过如此可怕的笑容,只觉得一阵寒意钻进骨头里面,冷得全身发抖。

  “大哥哥,往这个方向一直走,你就能见到姥姥。”

  小女孩伸手一指,说完之后身体如同灰烬一般飘散在空气中。

  “倩儿!”赤瞳目眦欲裂,猛地挣开冷心的拉扯化作一道黑烟疾飞而去。冷心见状连忙使出御剑术向赤瞳追去。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三京停在原地呆呆地望向赤瞳和冷心离开的方向。有风吹来,三京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喷嚏,只觉得身上寒冷无比。这时候他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湿透,额头却渗满汗水。

  神音走近,轻轻拉着三京的衣袖,红着眼睛问:“三少爷,你怎么了?”

  三京轻轻摇头,又坐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神音想了想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三少爷,你已经有了喜爱的姑娘,对吧。”神音的手蓦地一抖,无意识地捏紧拳头。

  “别问了神音……”三京疲惫地笑了笑,“神音,你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呆上一会吗?一会就好了……”

  神音的嘴巴动了动,最终没有再开口说话,静静站起来,默默走向夜色深处。

  多年前的夏天,那青青草地上站着一个光头的少年向她大笑招手。那时候她坐在他身边,大声问他,你会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我吗。他扯着喉咙回答,会啊,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跟神音说,因为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神音。那时候他们叫得这么大声,笑得那么响亮,吓得满树林的鸟儿都在扑翅乱飞,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好像在大声骂着“快看这两个傻瓜!”

  当日一脸欢笑的少年正坐在她身后独自悲伤,而她也在夜色里背对着他渐行渐远。

  那不过是几年之前的事情,怎么远得像是上辈子?不是说真情不会输给时光吗?抑或,他们之间的感情本来就不是真情?

  望着神音远去的身影,三京明明想追上去,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懊恼地拍着自己的脑袋:“今天我到底怎么了……”

  远处传来了光亮,那通向湖心小亭的木桥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起了灯笼,一盏接一盏被风点亮。小亭上又系上轻纱,轻拂柔荡,光影迷离。

  “和尚,你怎么不跟上我?”清丽的女子轻轻走到三京面前,娇羞地望着他,美丽的眼睛神光流转。

  三京低着头紧握双拳,又慢慢放松开来。

  “怎么了?”女子担忧问道。

  三京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真想就这样跟着你走,不管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只是……”三京轻轻抬头,目光里盈满一片深情:“你终究只是我的想象而已,死在自己的意淫里,终归太窝囊了。”

  “我爱你,红玉。这句话我还来不及告诉你,谢谢你这样出现,让我能再看你一眼,让我把你记得更真切。可是,我终究不能活在自己的梦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等着我。”

  “只要我还记得你,我们就不会分开。”他默默一叹,轻闭眼睛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四野一片寂静,三京缓缓睁开眼睛。还是那湖边,还是那残破的小桥和小亭,在如墨的夜色里呀呀作响。不见灯笼,不见烛影,不见纱幔,也不见红玉。

  再见了……

  三京轻轻擦了一下眼睛,手背一片潮湿,也不知道是他的泪,还是她的泪。

  “三京小心!”

  身后传来宁采臣焦急的叫喊,三京回头一望,只见一道白绫向自己飘来,如同少女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三京的脸和脖子,瞬间收紧,勒得他连气都透不过来。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96

  一鸣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6.1

  2019.07.27 12:34

  字数 2124

  

  “你是鬼仙吧?”三京淡淡问道。

  小女孩轻轻点点头,神情有几分不自然,“大哥哥你怕我吗?”

  三京摇摇头,“你来这里是要杀我吧。”

  小女孩又是局促不安地点点头,“是姥姥叫我来的。”

  “看你这样子,你不喜欢杀人?”

  “对,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不能违抗姥姥的命令。”小女孩低着头,抿着嘴巴,一脸委屈。

  “既然你不喜欢杀人,那就不要杀好了。我不会让你为难,这样吧,你带我去找你们姥姥好不好?”

  小女孩想了一下,又乖巧地点点头,慢慢走开了。三京站了起来拍拍已经酸麻的双腿,跟着她走出湖心小亭,走向远处的山林之中。

  “和尚别跟她过去!”

  远远地传来冷心的大声疾呼,几道人影从黑夜中飘了过来。

  “你们也能看到这小姑娘对不对?那看来这不是鬼幻术了,那就干脆点,跟她所说的姥姥好好打声招呼,完事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这破地方真让三爷不爽。”

  “怎么会是她?”当冷心看清那小女孩的脸容,定力如她也不禁大惊失色,“她就是寻香楼害人的鬼仙,我明明把她封住了,她怎会出现在这里!?”

  冷心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些质地上好的黑曜石,显然冷心也会用晶石封印邪物的术法。其中最大的那一颗断成两截。

  “大哥哥,我不喜欢那姐姐,她会欺负我。”小女孩拉了一下三京的衣袖,指向冷心,血色双瞳红光大盛。

  就是她?当日冷心手臂上那可怕的鬼煞戾气就是这小女孩所为?想到这里三京不由得冷汗直冒。

  “倩儿!”赤瞳突然大声叫起来,正要奔过去之际被冷心一把拉住。

  “别过去,她会把你吞噬掉!”

  “倩儿,你不认得我吗?我是你哥哥啊!”

  赤瞳这一句话惊呆在场所有人。

  那小女孩慢慢低下头去,喃喃低语道:“倩儿怎么不认得陵哥哥?从一开始倩儿就把你认出来了,可是……”

  小女孩缓缓抬起头,眼睛聚满了凶光,“为什么你不来救我?你明明说过会一辈子保护我,我被那个人杀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封住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赤瞳激动得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清楚记得自己曾经亲口说过那样的话,可到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倩儿死在那红衣人的剑下。

  “陵哥哥,快离开这里吧,要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杀了你。”

  一抹阴冷恶毒的笑意在小女孩的脸上掠过,三京从未在孩子的脸上看过如此可怕的笑容,只觉得一阵寒意钻进骨头里面,冷得全身发抖。

  “大哥哥,往这个方向一直走,你就能见到姥姥。”

  小女孩伸手一指,说完之后身体如同灰烬一般飘散在空气中。

  “倩儿!”赤瞳目眦欲裂,猛地挣开冷心的拉扯化作一道黑烟疾飞而去。冷心见状连忙使出御剑术向赤瞳追去。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三京停在原地呆呆地望向赤瞳和冷心离开的方向。有风吹来,三京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喷嚏,只觉得身上寒冷无比。这时候他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湿透,额头却渗满汗水。

  神音走近,轻轻拉着三京的衣袖,红着眼睛问:“三少爷,你怎么了?”

  三京轻轻摇头,又坐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神音想了想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三少爷,你已经有了喜爱的姑娘,对吧。”神音的手蓦地一抖,无意识地捏紧拳头。

  “别问了神音……”三京疲惫地笑了笑,“神音,你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呆上一会吗?一会就好了……”

  神音的嘴巴动了动,最终没有再开口说话,静静站起来,默默走向夜色深处。

  多年前的夏天,那青青草地上站着一个光头的少年向她大笑招手。那时候她坐在他身边,大声问他,你会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我吗。他扯着喉咙回答,会啊,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跟神音说,因为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神音。那时候他们叫得这么大声,笑得那么响亮,吓得满树林的鸟儿都在扑翅乱飞,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好像在大声骂着“快看这两个傻瓜!”

  当日一脸欢笑的少年正坐在她身后独自悲伤,而她也在夜色里背对着他渐行渐远。

  那不过是几年之前的事情,怎么远得像是上辈子?不是说真情不会输给时光吗?抑或,他们之间的感情本来就不是真情?

  望着神音远去的身影,三京明明想追上去,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懊恼地拍着自己的脑袋:“今天我到底怎么了……”

  远处传来了光亮,那通向湖心小亭的木桥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起了灯笼,一盏接一盏被风点亮。小亭上又系上轻纱,轻拂柔荡,光影迷离。

  “和尚,你怎么不跟上我?”清丽的女子轻轻走到三京面前,娇羞地望着他,美丽的眼睛神光流转。

  三京低着头紧握双拳,又慢慢放松开来。

  “怎么了?”女子担忧问道。

  三京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真想就这样跟着你走,不管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只是……”三京轻轻抬头,目光里盈满一片深情:“你终究只是我的想象而已,死在自己的意淫里,终归太窝囊了。”

  “我爱你,红玉。这句话我还来不及告诉你,谢谢你这样出现,让我能再看你一眼,让我把你记得更真切。可是,我终究不能活在自己的梦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等着我。”

  “只要我还记得你,我们就不会分开。”他默默一叹,轻闭眼睛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四野一片寂静,三京缓缓睁开眼睛。还是那湖边,还是那残破的小桥和小亭,在如墨的夜色里呀呀作响。不见灯笼,不见烛影,不见纱幔,也不见红玉。

  再见了……

  三京轻轻擦了一下眼睛,手背一片潮湿,也不知道是他的泪,还是她的泪。

  “三京小心!”

  身后传来宁采臣焦急的叫喊,三京回头一望,只见一道白绫向自己飘来,如同少女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三京的脸和脖子,瞬间收紧,勒得他连气都透不过来。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你是鬼仙吧?”三京淡淡问道。

  小女孩轻轻点点头,神情有几分不自然,“大哥哥你怕我吗?”

  三京摇摇头,“你来这里是要杀我吧。”

  小女孩又是局促不安地点点头,“是姥姥叫我来的。”

  “看你这样子,你不喜欢杀人?”

  “对,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不能违抗姥姥的命令。”小女孩低着头,抿着嘴巴,一脸委屈。

  “既然你不喜欢杀人,那就不要杀好了。我不会让你为难,这样吧,你带我去找你们姥姥好不好?”

  小女孩想了一下,又乖巧地点点头,慢慢走开了。三京站了起来拍拍已经酸麻的双腿,跟着她走出湖心小亭,走向远处的山林之中。

  “和尚别跟她过去!”

  远远地传来冷心的大声疾呼,几道人影从黑夜中飘了过来。

  “你们也能看到这小姑娘对不对?那看来这不是鬼幻术了,那就干脆点,跟她所说的姥姥好好打声招呼,完事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这破地方真让三爷不爽。”

  “怎么会是她?”当冷心看清那小女孩的脸容,定力如她也不禁大惊失色,“她就是寻香楼害人的鬼仙,我明明把她封住了,她怎会出现在这里!?”

  冷心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些质地上好的黑曜石,显然冷心也会用晶石封印邪物的术法。其中最大的那一颗断成两截。

  “大哥哥,我不喜欢那姐姐,她会欺负我。”小女孩拉了一下三京的衣袖,指向冷心,血色双瞳红光大盛。

  就是她?当日冷心手臂上那可怕的鬼煞戾气就是这小女孩所为?想到这里三京不由得冷汗直冒。

  “倩儿!”赤瞳突然大声叫起来,正要奔过去之际被冷心一把拉住。

  “别过去,她会把你吞噬掉!”

  “倩儿,你不认得我吗?我是你哥哥啊!”

  赤瞳这一句话惊呆在场所有人。

  那小女孩慢慢低下头去,喃喃低语道:“倩儿怎么不认得陵哥哥?从一开始倩儿就把你认出来了,可是……”

  小女孩缓缓抬起头,眼睛聚满了凶光,“为什么你不来救我?你明明说过会一辈子保护我,我被那个人杀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封住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赤瞳激动得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清楚记得自己曾经亲口说过那样的话,可到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倩儿死在那红衣人的剑下。

  “陵哥哥,快离开这里吧,要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杀了你。”

  一抹阴冷恶毒的笑意在小女孩的脸上掠过,三京从未在孩子的脸上看过如此可怕的笑容,只觉得一阵寒意钻进骨头里面,冷得全身发抖。

  “大哥哥,往这个方向一直走,你就能见到姥姥。”

  小女孩伸手一指,说完之后身体如同灰烬一般飘散在空气中。

  “倩儿!”赤瞳目眦欲裂,猛地挣开冷心的拉扯化作一道黑烟疾飞而去。冷心见状连忙使出御剑术向赤瞳追去。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三京停在原地呆呆地望向赤瞳和冷心离开的方向。有风吹来,三京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喷嚏,只觉得身上寒冷无比。这时候他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湿透,额头却渗满汗水。

  神音走近,轻轻拉着三京的衣袖,红着眼睛问:“三少爷,你怎么了?”

  三京轻轻摇头,又坐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神音想了想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三少爷,你已经有了喜爱的姑娘,对吧。”神音的手蓦地一抖,无意识地捏紧拳头。

  “别问了神音……”三京疲惫地笑了笑,“神音,你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呆上一会吗?一会就好了……”

  神音的嘴巴动了动,最终没有再开口说话,静静站起来,默默走向夜色深处。

  多年前的夏天,那青青草地上站着一个光头的少年向她大笑招手。那时候她坐在他身边,大声问他,你会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我吗。他扯着喉咙回答,会啊,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跟神音说,因为我最喜欢的人就是神音。那时候他们叫得这么大声,笑得那么响亮,吓得满树林的鸟儿都在扑翅乱飞,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好像在大声骂着“快看这两个傻瓜!”

  当日一脸欢笑的少年正坐在她身后独自悲伤,而她也在夜色里背对着他渐行渐远。

  那不过是几年之前的事情,怎么远得像是上辈子?不是说真情不会输给时光吗?抑或,他们之间的感情本来就不是真情?

  望着神音远去的身影,三京明明想追上去,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懊恼地拍着自己的脑袋:“今天我到底怎么了……”

  远处传来了光亮,那通向湖心小亭的木桥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起了灯笼,一盏接一盏被风点亮。小亭上又系上轻纱,轻拂柔荡,光影迷离。

  “和尚,你怎么不跟上我?”清丽的女子轻轻走到三京面前,娇羞地望着他,美丽的眼睛神光流转。

  三京低着头紧握双拳,又慢慢放松开来。

  “怎么了?”女子担忧问道。

  三京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真想就这样跟着你走,不管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只是……”三京轻轻抬头,目光里盈满一片深情:“你终究只是我的想象而已,死在自己的意淫里,终归太窝囊了。”

  “我爱你,红玉。这句话我还来不及告诉你,谢谢你这样出现,让我能再看你一眼,让我把你记得更真切。可是,我终究不能活在自己的梦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等着我。”

  “只要我还记得你,我们就不会分开。”他默默一叹,轻闭眼睛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四野一片寂静,三京缓缓睁开眼睛。还是那湖边,还是那残破的小桥和小亭,在如墨的夜色里呀呀作响。不见灯笼,不见烛影,不见纱幔,也不见红玉。

  再见了……

  三京轻轻擦了一下眼睛,手背一片潮湿,也不知道是他的泪,还是她的泪。

  “三京小心!”

  身后传来宁采臣焦急的叫喊,三京回头一望,只见一道白绫向自己飘来,如同少女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三京的脸和脖子,瞬间收紧,勒得他连气都透不过来。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