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对她恨之入骨却又对她暗生某种心愫

  秦哪、绵芪、茺蔚……

  都是活血化瘀之药。

  “普通药材,王府都有备。何故去府外?实在不济,楚姬用药,可找医圣。”瑜王深沉缓慢、力道十足之声线,让清莲更说不出话了。

  “是……是夫人嘱咐……”

  清莲未回完话,瑜王又说道,“楚姬若是问起,就回话说在半路遇上医圣。”

  “是。”拿回药方,清莲灰溜溜往医圣处走去。

  看了看方子,“这是你家夫人写得?”医圣问道。

  “是,医圣。”

  见着这秀外慧中,略带大气之字体,医圣不免点点头。

  “路上遇着瑜王了?”

  “医圣,您真料事如神。”清莲笑笑。

  “我再添上几味药,方子收好,以便不时之需。”

  “谢医圣。”

  书房内。

  不知何故,今日有些静不下心。瑜王捧着书,却未看进一个字。自然地翻着书页,回过神来,又翻了回去。

  今日见着楚凌寒这字迹,瑜王心中不免被吸引。想着那日,被打晕后躺在他怀里的楚凌寒……

  瑜王起身,捧着书在屋内来回踱步。却已神游四方,望着屋外。

  此时,占师走进屋,见着眼前这瑜王,已有三分明了在心中。

  见进屋的占师,瑜王也回神,放下手中卷。

  “占师,来得正好,下盘棋。”

  “是。”

  未坐定,看了棋盘又起身。“还是不了,陪我出去走走。”瑜王无法静下心来。

  在后花园走着走着。站定,才察觉此路是去楚凌寒屋的。占师跟在身后,并未点穿。

  瑜王想到王妃所受毒物噬身之苦,楚凌寒曾经那抹狡黠之笑,他无法释怀。无论如今这楚凌寒是如何清心淡泊,绵绵才气,都无法让他忘却,这个恶毒的女人在王妃身上施加之苦痛。

  拳头紧攥着,骨头发出“咯咯”之声。

  “占师,你回吧。我去正王妃处。”说完,瑜王折回向王妃屋走去。

  天有些热着,午睡后醒来,有些烦闷。不喜这药草苦味。无法,只有这药草才好调理这身躯。是裴灵鸢时,每月都会经受那事儿的折磨。到这儿来,那事儿也能带着?想着有什么不对。应是之前楚凌寒这身躯从崖下摔下,医圣用了啥法子将这儿事就这么停了。现大病初愈,又发生上次掉入深湖,应是受寒之故。

  之前总是精神不济,现如今,也应该了解一下自己所处之地。有一想法或者说是计划不免在心中油然而生。

  “清莲。”楚凌寒唤着。

  “夫人。”

  “清莲。能否帮我找些棋谱、琴谱之类的书卷?还有,有否讲述各国风情轶事的书卷?”

  清莲转着小眼珠,歪着脑袋想着。

  “回夫人,王妃屋里有这些您想要的书卷。”

  “王妃姐姐,最近可还好?”

  “还是老样子。”

  “那你准备些可口的小点,给王妃姐姐送去,算是代我问候下她。”

  “是。”

  不几日的晌午,当楚凌寒手捧着棋谱研究下棋时,清莲带了一个小厮进屋。

  楚凌寒抬头看向来人,此小厮面容不善,楚凌寒有不好预感。却仍镇定着看棋谱,举着棋悠哉地放入棋盘。

  “来者何人?”

  “国相派小的来传话。”

  “之前似未在国相府见过你。”

  小厮略显尴尬,“呃……小的只是个传话的。”

  “父亲有何传话?”

  “回您的话,遥夫人病重。盼即刻回府探望。”

  举棋之手悬在半空。

  若是那国相欲见这楚凌寒或是其他之事,不会拿楚凌寒母亲病重做文章。此事应真。只是,内心总有些不安。

  “请给父亲回话,我这边备些物品后,就回。”

  小厮未动,仍半掬着身。“国相说,请您即刻随小厮回府探望。”

  楚凌寒有些迟疑,小厮那脸上一刹间显露之杀气未躲过楚凌寒的眼。

  “你先去府外候着。怎么说,我现也是瑜王府之人。总得向瑜王禀报一声才是。”说着吩咐道,“清莲,送小厮。”

  待清莲回屋,看见楚凌寒喝着茶。

  “清莲。”楚凌寒压着声,这让清莲亦有些不安。“此次我回国相府,你不用跟着去。你送我出门后,就去医圣处告知此事。”

  “是否禀告瑜王?”

  楚凌寒摇头,“不用。”心想着,她这等死不足惜之人无需劳烦瑜王府任何人。

  府外。

  小厮驾着马车。“这丫头怎不去?”

  楚凌寒反问着,“回国相府,自个儿娘家,需人伺候?”

  小厮邪笑。楚凌寒坐上马车内,闭目养神。

  瑜王书房。

  “王爷,派去中原的人回来了。因发现边境有兵力调动,耽搁了些时日。”

  “有此等事,我怎不知?”瑜王内心似在筹谋着甚。片刻后,吩咐占师,“派人盯着。”

  “已着人去探查。”

  “那事如何?”

  当瑜王得知楚凌寒身世,恻隐之心愈来愈显。

  此刻,医圣现身书房,告知瑜王,楚凌寒回国相府之事。

  在瑜王府,楚凌寒这角色已是可有可无。可此时的瑜王却按耐不住某种心愫。

  “占师,备马!”瑜王急切着。

  “瑜王……”医圣似乎想要劝解。

  “占师,不用备马,备马车。”瑜王心乱,从未如此。想想似有些不妥,随改口。

  “瑜王。”医圣再次开口。才注意到,医圣手中捧着药匣。“楚夫人母亲病重,此匣中有上等药材,王爷可带着。只是……”

  “但说无妨……”

  “请王爷等上两个时辰,过了午时再去不迟。”

  瑜王回坐,闭目静心。

  闭目养神掩饰不安,内心无比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