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这几天《游戏人生zero》正式在中国大陆上映了,虽然已经比日本本土晚了两年,但这部豆瓣评分8.0的剧场版动漫,依然引起了粉丝们的观影热潮。在剧中休比和里克的官宣,可以视作是空白兄妹另类的官方撒糖了。没有妹妹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兄妹婚的情感残留的痕迹在日漫的世界里十分明显,当然,在其他的影视剧作品中,隐含着兄妹(有时候是姐弟)情感禁忌的题材也并不少见。今天就和文史君一起来看看神话传说时代的“蓝色生死恋”吧!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蓝色生死恋》剧照

  摩尔根认为,人类社会的婚姻家庭模式是从群婚到血缘婚、对偶婚,再到专偶婚(一夫一妻制)的一个发展过程。血缘婚(直系的和旁系的兄弟姊妹,即兄弟姊妹、表兄弟姊妹等同辈之间互相婚配的婚姻关系)是人类社会婚姻模式发展的一个必经阶段,而兄妹婚就隶属其中。

  传说时代中出现兄妹婚,一般都伴随着大洪水,这样独特的历史背景,似乎本身就有着特殊的意味。同婚姻发展史上的血缘婚一样,洪水神话中的兄妹婚传说像是一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共同模式”,它的足迹可以说是遍布全球。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诺亚方舟 虚拟)

  芬兰史诗《卡列瓦拉》中的英雄古勒沃因不识而与他的妹妹有了夫妻之实。在《圣经》中,兄妹婚的痕迹重重:诺亚的妻子虽未明确交代,但两人有血亲关系的可能性很大;而亚伯拉罕则是娶了同父异母的妹妹撒莱(后改名撒拉)为妻;此外,《圣经》中摩西的父母为同族中人,弗雷泽认为二者可能是兄妹关系。日本的《古事记》记载的创世神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还有埃及大神奥息里斯与伊息斯,也都是兄妹兼夫妻的关系。北美爱斯基摩人、秘鲁印卡人都将日月神化并且人格化,认为他们是兄妹和夫妻关系。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

  古希腊的兄妹婚似乎有些源远流长了,在赫西俄德《神谱》中记录,大地之神盖亚与其子乌拉诺斯生下六男六女,后来,这六对兄妹又相互结合。这里我们可以发现原始的无辈分的群婚向血亲婚过渡的痕迹。古希腊史诗《伊里亚特》记录的希腊神话中,宙斯与赫拉有着夫妻兼姐弟的双重关系,但就是这样一段被称之为“神圣的婚姻”里,多情的宙斯即使是婚后也依然风流不减,积极发展他的婚外史,像风一样自由的他已经颇有些寻求族外婚的倾向了。但兄妹婚的影响可谓是深远的,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也有它的影子。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希腊神

  在我国的民族神话中,有33例兄妹婚型的神话,其中有28例伴是随着洪水神话同时出现的。传说时代的洪水时期的特殊爱情——兄妹婚神话在我国分布极广,除了汉族女娲伏羲的兄妹婚神话外,在侗族、苗族、土家族、哈尼族、布依族、彝族、景颇族、黎族、水族、怒族、独龙族、低佬族、傈傈族、普米族、基诺族等南方的少数民族中也几乎都广有流传。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女娲伏羲 壁画)

  大洪水来临、人类陷入种族灭亡的危险、重重考验后兄妹(姐弟)成婚、生下怪胎、由怪胎繁衍出人类后代、万物重生等情节建构了兄妹婚式的大洪水神话故事的主要框架,其中最为坎坷而引人注目的是兄妹婚这一情节。学界大部分学者认为洪水神话是对古代洪水泛滥的历史记忆,并由洪水神话中的兄妹婚推测,人类社会有过血缘婚的发展阶段。而兄妹婚所生下的怪胎,则视为血缘婚的不良后果。但其实,兄妹婚式洪水神话中表露出的兄妹婚禁忌意味往往不止于此。

  大洪水中唯一幸存的一对兄妹(或姐弟),出于繁衍人类的需求,由一方主动向另一方表达成婚意向。初时总会被对方坚定的拒绝,但迫于责任,他们选用了诸如从高山之顶滚磨、河的两岸合烟和抛线穿针等种种“听天由命”的考验方式和几乎不可能完成却偏偏全部完成的奇迹,以表明兄妹成婚是出自神的意志要求。

  在我国民族神话里的28例的兄妹婚式的洪水神话中,有17例为神灵所发动(雷神发动有7例,为天神发动的有7例),而自然发生的仅有3例。似乎,洪水神话中,大洪水的发生与“神”的意志密切相关,“天命观”成为了早期人类解释世界的重要方法论,天命往往也被当做是促成兄妹婚的重要原因。

  然而,这一神话传说中,兄妹间的婚姻行为表面上是强调了天意注定如此,但换一种语境则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婚’”。除非人类到了世间男女尽亡的生存绝境,又有滚磨相合、炊烟相聚、飞线入针等“神迹”出现,否则兄妹相婚是万万不可的。

  而且,哪怕是人类之绝境,“神迹”出现,在一段由奇迹促成的姻缘中也注定难以得到幸福。有些民族神话中,兄妹婚所生下来的全都是肉球、肉蛋、瓜这样的怪胎,故事散发着浓烈的谴责与不祥的意味。甚至在纳西族的《人类迁徙记》的神话传说中,大洪水成为了兄妹婚所引发的人类灾难。

  由此看来,哪怕《游戏人生zero》中翻版的空白兄妹——里克与休比(伪兄妹)已经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了,但种族大战的故事背景,与最后双方的死亡,都多多少少带有兄妹婚的悲剧性色彩。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游戏人生zero》)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生育经验给了人类警示:无限制的生育行为最终会以后代的畸形的方式来惩罚人们的错误。广传的兄妹婚洪水神话隐秘地拉起了一道警戒线,强化了血亲不婚的族外婚制观念。

  迄今为止,“兄妹婚”一直以禁忌的形式在历史上发挥着它的影响。最为直接的是“同姓不婚”的婚姻禁忌,《左传·僖公二十三年》中记载:“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国语·晋语》也有“娶妻避其同”的说法。

  兄妹婚的重要另一种遗存形式对于龙凤胎信仰(认为一胎所生男女是天生一对或前世的夫妻)。《搜神记》卷一四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高阳氏生了一对龙凤胎。二者结为夫妇,“帝放之于崆峒之野”,二者相抱而死。而神鸟用不死草覆在他们的躯体上。七年后,男女合为一体后复活,拥有一副双头四手足的身体,这也就是书中说说的蒙双氏。这个故事中,龙凤胎信仰和兄妹婚禁忌被充分的表现出来。

  除了以上种种,还有象征着羞耻性的婚俗(高山族以灰涂脸、毛南族鸳鸯床习俗、侗族以伞遮面、汉族的盖头等等,用以表明羞耻感),对所生后代的畸型的恐惧(郑庄公因寤生——出生时脚先出来,而为母所厌弃)等,都在诉说着对远古时期的“蓝色生死恋”的古老回忆。

  有情人终成“兄妹”?《游戏人生》里的远古时代兄妹婚遗风

  (《仙剑奇侠传》灵儿)

  兄妹婚是中外传说时代的神话中普遍存在的“共同模式”,它反映了人类社会婚姻发展过程中的真实历史。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兄妹婚式的洪水神话成为了宣传族外婚制度的重要反面教材,并在一系列的民俗文化中留下了隐秘的足迹。

  1.章立明:《兄妹婚型洪水神话的误读与再解读》,《中南民族大学学报》2004年第2期.

  2.万建中:《中国禁忌史》, 武汉大学出版社,2016年10月第1版.

  3.向松柏:《兄妹婚神话的文化人类学分析》,《广西师范大学学报》2012年第6期.

  (作者:浩然文史·一笔丹青)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