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将至》—带来寒冷,带走生命



  死亡就是那个寒冷的女人,她翻过大山,穿过河谷;她想来就来,需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她没有脸也没有声音。

  

  落雨LUOYU

  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书店,我曾数次看到过这本书,但都没有什么拿起阅读的兴趣。首先对于不熟悉的作者,我一般不会轻易阅读他(她)的书,一是怕选错书浪费时间,二是我有念旧情节,喜欢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当然也喜欢熟悉的书。只要我熟悉的作家,哪怕是一本枯燥无味的书,我也能从头到尾看下去,而对于陌生作者的书,只会在别人推荐或者是实在无聊时才会拿来读。而这本书纯属实在找不到可读的书了,才翻开看的。而我这一看,便再也停不下来。

  这不到两百页的书总共有七章,而我却用了三个晚上才将它看完,这是为数不多的不舍得看完的一本书。

  整个故事有一条主线和一条辅线,也可以说是两条主线;第一条就是第一章提到的羊角汉斯的消失,第二条便是艾格尔的一生。

  在第一章中,艾格尔无意间在一个小屋中发现了频死的羊角汉斯,并决定把他背下山,在距离村子还有三百米的悬崖上,艾格尔摔了一跤,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这个时候,两个人进行了简单的交流,羊角汉斯说死亡是一个寒冷的女人,她翻过大山,穿过河谷;她想来就来,需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她没有脸也没有声音。那个‘‘寒冷的女人’来到一个地方,拿了她想要的东西就走。她路过的时候抓住你,把你带走,把你随便扔到一个洞里。在人们把你埋起来之前,你看到的最后一块天空里,她会再一次出现,对你吹一口气。这之后,还剩给你的一切就只是黑暗,还有寒冷。

  

  图片来自网络

  羊角汉斯的这段话震惊了或者说令当时还很年轻的艾格尔害怕了,趁他不注意时,羊角汉斯挣脱开向山上跑去了,艾格尔没有追上他,就这么看着他消失在大山里。

  在艾格尔的一生里,时不时都会想起羊角汉斯,想他是否还在,或者,他在哪里?在文章的第六章作者给出了答案:

  几个爱冒险的滑雪远足的游客,在滑雪道上方的冰川裂缝里发现了羊角汉斯。

  再次出现在艾格尔面前的羊角汉斯已经是不完整的羊角汉斯。他少了一条腿,而另一条腿荒诞地扭曲着。他的脸被冰块撕裂开了。他的消失直到出现几乎涵盖了艾格尔的一生。

  艾格尔是四岁那年他失去双亲后被一辆马车从城里带到山谷里亲戚家,他的这个亲戚就是妈妈的妹妹家,也就是他小姨和姨夫家,小姨家算是山谷里的富农,但是对他非常苛刻,简直把他当做奴隶在使用。而且常常被姨夫—康茨施托克尔用榛木马鞭抽打,在8岁那年,他被打断了右腿,虽然富农帮他请了正骨师医治,但是最后他的右腿还是瘸了。

  上天似乎想要补偿他一些似的,让他有健壮的肌肉,十四岁时就已经能将流失公斤重的麻袋举起来。他非常强壮,只是有些慢,他想的慢,说的慢,走路也慢。

  十八岁生日后的一天,他终于反抗了,对康茨施托克尔说:“你打我的话,我就杀了你!”从那天以后,艾格尔就离开了那个家。

  离开之后艾格尔在山谷的村子里打零工,虽然他有残疾,但是他身体强壮,肯出力气,要求很少,又不怎么讲话,所以他从来不缺活干。二十九岁那一年,艾格尔攒了一笔钱,租了一块有一个干草棚的地皮。他通过自己的双手,建了房子,铺了路,这是属于他的房子。

  直到一个叫玛丽的女人出现,艾格尔觉得生活可以有一些色彩了。为了像玛丽求婚,他应聘到了比特尔慢——山谷里的工程队,那里正在修建索道和缆车。

  艾格尔成功进入比特尔慢公司工作,秋天的时候,他终于准备想玛丽求婚了。玛丽是他的初恋,也是他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虽然他很有残疾,虽然他并不富有,虽然他不善言辞,但是在和玛丽生活的这一段时间里,他还是很幸福的。

  婚后他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从一个项目到另一个项目,他们工作环境比较恶劣,都是寒冷的山谷,他目睹了一次又一次工友的死亡与受伤。他和妻子玛丽的生活安静和谐,他很满足现状。

  直到一次雪崩,他的房子被掩埋,妻子也不见了,当搜救队找到她时,她已经窒息死亡了。

  半年后,艾格尔离开了山谷,随着公司去了新的工地。也许是为了逃避这个伤心的地方,也许仅仅为了一份可以谋生的工作。

  

  图片来自网络

  大概过了一年以后,战争爆发了,艾格尔报名参军,但是因为太老了,又是瘸子被拒绝了,他只得继续在工地工作。但是四年后,他却被迫成了一名军人。但是很遗憾,两个月后就被俘虏了,在俄罗斯的监狱待了八年。战争结束后,他被送回了家乡,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住在学校后面的一间隔出来的房间里。这个村子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人变得多了,路也变得宽了,当年,他参与修建的索道赫缆车已经正常运行了,很多外地人来这里旅行。这期间,他充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导游,带着外来的游客游览整个山谷;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他帮助的一个客人给他的建议。他很喜欢这个建议,也很喜欢这个工作,于是他给自己做了一个招牌,用来招揽顾客。他也和学校的女教师有过短暂的相处,但是最终他忘不了他的妻子玛丽,随着女老师的离开,这段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艾格尔的最后几年没有在做导游了,更多的时间用来思念她的妻子,以及回忆过往的事情,他去世时已经79岁了,人们将他葬在他的妻子玛丽身边。

  文章是以羊角汉斯开始的,也是以羊角汉斯结尾的。

  这并不是一个愉快的故事,也算不上是悲伤的故事,这只是那个时代背景下一个小人物的故事。文中羊角汉斯把死亡比作寒冷的女人让我印象最深,也最有恐惧感。文中无论是艾格尔的工友还是他的妻子的死亡都是伴随着寒冷和大雪。这么看,羊角汉斯是最有智慧也是最神秘的一个牧羊人。

  这本书的没有华丽的辞藻,却叫人回味无穷。我对那段时间的奥地利不太了解,也不了解故事的写作背景,我想如果通过社会背景来阅读这个故事,可能会有更多的感触。

  文中的艾格尔值得我们学习,他没有美好的童年,富裕的生活,但是他从不抱怨,也不怨恨,他坦然接受这一切。他多次面对死亡,痛苦与伤害。他平静的面对,坚定的留下自己的足迹。

  96

  落雨LUOYU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2

  2019.08.03 21:59

  字数 2309

  死亡就是那个寒冷的女人,她翻过大山,穿过河谷;她想来就来,需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她没有脸也没有声音。

  

  落雨LUOYU

  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书店,我曾数次看到过这本书,但都没有什么拿起阅读的兴趣。首先对于不熟悉的作者,我一般不会轻易阅读他(她)的书,一是怕选错书浪费时间,二是我有念旧情节,喜欢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当然也喜欢熟悉的书。只要我熟悉的作家,哪怕是一本枯燥无味的书,我也能从头到尾看下去,而对于陌生作者的书,只会在别人推荐或者是实在无聊时才会拿来读。而这本书纯属实在找不到可读的书了,才翻开看的。而我这一看,便再也停不下来。

  这不到两百页的书总共有七章,而我却用了三个晚上才将它看完,这是为数不多的不舍得看完的一本书。

  整个故事有一条主线和一条辅线,也可以说是两条主线;第一条就是第一章提到的羊角汉斯的消失,第二条便是艾格尔的一生。

  在第一章中,艾格尔无意间在一个小屋中发现了频死的羊角汉斯,并决定把他背下山,在距离村子还有三百米的悬崖上,艾格尔摔了一跤,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这个时候,两个人进行了简单的交流,羊角汉斯说死亡是一个寒冷的女人,她翻过大山,穿过河谷;她想来就来,需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她没有脸也没有声音。那个‘‘寒冷的女人’来到一个地方,拿了她想要的东西就走。她路过的时候抓住你,把你带走,把你随便扔到一个洞里。在人们把你埋起来之前,你看到的最后一块天空里,她会再一次出现,对你吹一口气。这之后,还剩给你的一切就只是黑暗,还有寒冷。

  

  图片来自网络

  羊角汉斯的这段话震惊了或者说令当时还很年轻的艾格尔害怕了,趁他不注意时,羊角汉斯挣脱开向山上跑去了,艾格尔没有追上他,就这么看着他消失在大山里。

  在艾格尔的一生里,时不时都会想起羊角汉斯,想他是否还在,或者,他在哪里?在文章的第六章作者给出了答案:

  几个爱冒险的滑雪远足的游客,在滑雪道上方的冰川裂缝里发现了羊角汉斯。

  再次出现在艾格尔面前的羊角汉斯已经是不完整的羊角汉斯。他少了一条腿,而另一条腿荒诞地扭曲着。他的脸被冰块撕裂开了。他的消失直到出现几乎涵盖了艾格尔的一生。

  艾格尔是四岁那年他失去双亲后被一辆马车从城里带到山谷里亲戚家,他的这个亲戚就是妈妈的妹妹家,也就是他小姨和姨夫家,小姨家算是山谷里的富农,但是对他非常苛刻,简直把他当做奴隶在使用。而且常常被姨夫—康茨施托克尔用榛木马鞭抽打,在8岁那年,他被打断了右腿,虽然富农帮他请了正骨师医治,但是最后他的右腿还是瘸了。

  上天似乎想要补偿他一些似的,让他有健壮的肌肉,十四岁时就已经能将流失公斤重的麻袋举起来。他非常强壮,只是有些慢,他想的慢,说的慢,走路也慢。

  十八岁生日后的一天,他终于反抗了,对康茨施托克尔说:“你打我的话,我就杀了你!”从那天以后,艾格尔就离开了那个家。

  离开之后艾格尔在山谷的村子里打零工,虽然他有残疾,但是他身体强壮,肯出力气,要求很少,又不怎么讲话,所以他从来不缺活干。二十九岁那一年,艾格尔攒了一笔钱,租了一块有一个干草棚的地皮。他通过自己的双手,建了房子,铺了路,这是属于他的房子。

  直到一个叫玛丽的女人出现,艾格尔觉得生活可以有一些色彩了。为了像玛丽求婚,他应聘到了比特尔慢——山谷里的工程队,那里正在修建索道和缆车。

  艾格尔成功进入比特尔慢公司工作,秋天的时候,他终于准备想玛丽求婚了。玛丽是他的初恋,也是他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虽然他很有残疾,虽然他并不富有,虽然他不善言辞,但是在和玛丽生活的这一段时间里,他还是很幸福的。

  婚后他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从一个项目到另一个项目,他们工作环境比较恶劣,都是寒冷的山谷,他目睹了一次又一次工友的死亡与受伤。他和妻子玛丽的生活安静和谐,他很满足现状。

  直到一次雪崩,他的房子被掩埋,妻子也不见了,当搜救队找到她时,她已经窒息死亡了。

  半年后,艾格尔离开了山谷,随着公司去了新的工地。也许是为了逃避这个伤心的地方,也许仅仅为了一份可以谋生的工作。

  

  图片来自网络

  大概过了一年以后,战争爆发了,艾格尔报名参军,但是因为太老了,又是瘸子被拒绝了,他只得继续在工地工作。但是四年后,他却被迫成了一名军人。但是很遗憾,两个月后就被俘虏了,在俄罗斯的监狱待了八年。战争结束后,他被送回了家乡,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住在学校后面的一间隔出来的房间里。这个村子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人变得多了,路也变得宽了,当年,他参与修建的索道赫缆车已经正常运行了,很多外地人来这里旅行。这期间,他充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导游,带着外来的游客游览整个山谷;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他帮助的一个客人给他的建议。他很喜欢这个建议,也很喜欢这个工作,于是他给自己做了一个招牌,用来招揽顾客。他也和学校的女教师有过短暂的相处,但是最终他忘不了他的妻子玛丽,随着女老师的离开,这段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艾格尔的最后几年没有在做导游了,更多的时间用来思念她的妻子,以及回忆过往的事情,他去世时已经79岁了,人们将他葬在他的妻子玛丽身边。

  文章是以羊角汉斯开始的,也是以羊角汉斯结尾的。

  这并不是一个愉快的故事,也算不上是悲伤的故事,这只是那个时代背景下一个小人物的故事。文中羊角汉斯把死亡比作寒冷的女人让我印象最深,也最有恐惧感。文中无论是艾格尔的工友还是他的妻子的死亡都是伴随着寒冷和大雪。这么看,羊角汉斯是最有智慧也是最神秘的一个牧羊人。

  这本书的没有华丽的辞藻,却叫人回味无穷。我对那段时间的奥地利不太了解,也不了解故事的写作背景,我想如果通过社会背景来阅读这个故事,可能会有更多的感触。

  文中的艾格尔值得我们学习,他没有美好的童年,富裕的生活,但是他从不抱怨,也不怨恨,他坦然接受这一切。他多次面对死亡,痛苦与伤害。他平静的面对,坚定的留下自己的足迹。

  死亡就是那个寒冷的女人,她翻过大山,穿过河谷;她想来就来,需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她没有脸也没有声音。

  

  落雨LUOYU

  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书店,我曾数次看到过这本书,但都没有什么拿起阅读的兴趣。首先对于不熟悉的作者,我一般不会轻易阅读他(她)的书,一是怕选错书浪费时间,二是我有念旧情节,喜欢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当然也喜欢熟悉的书。只要我熟悉的作家,哪怕是一本枯燥无味的书,我也能从头到尾看下去,而对于陌生作者的书,只会在别人推荐或者是实在无聊时才会拿来读。而这本书纯属实在找不到可读的书了,才翻开看的。而我这一看,便再也停不下来。

  这不到两百页的书总共有七章,而我却用了三个晚上才将它看完,这是为数不多的不舍得看完的一本书。

  整个故事有一条主线和一条辅线,也可以说是两条主线;第一条就是第一章提到的羊角汉斯的消失,第二条便是艾格尔的一生。

  在第一章中,艾格尔无意间在一个小屋中发现了频死的羊角汉斯,并决定把他背下山,在距离村子还有三百米的悬崖上,艾格尔摔了一跤,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这个时候,两个人进行了简单的交流,羊角汉斯说死亡是一个寒冷的女人,她翻过大山,穿过河谷;她想来就来,需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她没有脸也没有声音。那个‘‘寒冷的女人’来到一个地方,拿了她想要的东西就走。她路过的时候抓住你,把你带走,把你随便扔到一个洞里。在人们把你埋起来之前,你看到的最后一块天空里,她会再一次出现,对你吹一口气。这之后,还剩给你的一切就只是黑暗,还有寒冷。

  

  图片来自网络

  羊角汉斯的这段话震惊了或者说令当时还很年轻的艾格尔害怕了,趁他不注意时,羊角汉斯挣脱开向山上跑去了,艾格尔没有追上他,就这么看着他消失在大山里。

  在艾格尔的一生里,时不时都会想起羊角汉斯,想他是否还在,或者,他在哪里?在文章的第六章作者给出了答案:

  几个爱冒险的滑雪远足的游客,在滑雪道上方的冰川裂缝里发现了羊角汉斯。

  再次出现在艾格尔面前的羊角汉斯已经是不完整的羊角汉斯。他少了一条腿,而另一条腿荒诞地扭曲着。他的脸被冰块撕裂开了。他的消失直到出现几乎涵盖了艾格尔的一生。

  艾格尔是四岁那年他失去双亲后被一辆马车从城里带到山谷里亲戚家,他的这个亲戚就是妈妈的妹妹家,也就是他小姨和姨夫家,小姨家算是山谷里的富农,但是对他非常苛刻,简直把他当做奴隶在使用。而且常常被姨夫—康茨施托克尔用榛木马鞭抽打,在8岁那年,他被打断了右腿,虽然富农帮他请了正骨师医治,但是最后他的右腿还是瘸了。

  上天似乎想要补偿他一些似的,让他有健壮的肌肉,十四岁时就已经能将流失公斤重的麻袋举起来。他非常强壮,只是有些慢,他想的慢,说的慢,走路也慢。

  十八岁生日后的一天,他终于反抗了,对康茨施托克尔说:“你打我的话,我就杀了你!”从那天以后,艾格尔就离开了那个家。

  离开之后艾格尔在山谷的村子里打零工,虽然他有残疾,但是他身体强壮,肯出力气,要求很少,又不怎么讲话,所以他从来不缺活干。二十九岁那一年,艾格尔攒了一笔钱,租了一块有一个干草棚的地皮。他通过自己的双手,建了房子,铺了路,这是属于他的房子。

  直到一个叫玛丽的女人出现,艾格尔觉得生活可以有一些色彩了。为了像玛丽求婚,他应聘到了比特尔慢——山谷里的工程队,那里正在修建索道和缆车。

  艾格尔成功进入比特尔慢公司工作,秋天的时候,他终于准备想玛丽求婚了。玛丽是他的初恋,也是他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虽然他很有残疾,虽然他并不富有,虽然他不善言辞,但是在和玛丽生活的这一段时间里,他还是很幸福的。

  婚后他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从一个项目到另一个项目,他们工作环境比较恶劣,都是寒冷的山谷,他目睹了一次又一次工友的死亡与受伤。他和妻子玛丽的生活安静和谐,他很满足现状。

  直到一次雪崩,他的房子被掩埋,妻子也不见了,当搜救队找到她时,她已经窒息死亡了。

  半年后,艾格尔离开了山谷,随着公司去了新的工地。也许是为了逃避这个伤心的地方,也许仅仅为了一份可以谋生的工作。

  

  图片来自网络

  大概过了一年以后,战争爆发了,艾格尔报名参军,但是因为太老了,又是瘸子被拒绝了,他只得继续在工地工作。但是四年后,他却被迫成了一名军人。但是很遗憾,两个月后就被俘虏了,在俄罗斯的监狱待了八年。战争结束后,他被送回了家乡,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住在学校后面的一间隔出来的房间里。这个村子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人变得多了,路也变得宽了,当年,他参与修建的索道赫缆车已经正常运行了,很多外地人来这里旅行。这期间,他充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导游,带着外来的游客游览整个山谷;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他帮助的一个客人给他的建议。他很喜欢这个建议,也很喜欢这个工作,于是他给自己做了一个招牌,用来招揽顾客。他也和学校的女教师有过短暂的相处,但是最终他忘不了他的妻子玛丽,随着女老师的离开,这段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艾格尔的最后几年没有在做导游了,更多的时间用来思念她的妻子,以及回忆过往的事情,他去世时已经79岁了,人们将他葬在他的妻子玛丽身边。

  文章是以羊角汉斯开始的,也是以羊角汉斯结尾的。

  这并不是一个愉快的故事,也算不上是悲伤的故事,这只是那个时代背景下一个小人物的故事。文中羊角汉斯把死亡比作寒冷的女人让我印象最深,也最有恐惧感。文中无论是艾格尔的工友还是他的妻子的死亡都是伴随着寒冷和大雪。这么看,羊角汉斯是最有智慧也是最神秘的一个牧羊人。

  这本书的没有华丽的辞藻,却叫人回味无穷。我对那段时间的奥地利不太了解,也不了解故事的写作背景,我想如果通过社会背景来阅读这个故事,可能会有更多的感触。

  文中的艾格尔值得我们学习,他没有美好的童年,富裕的生活,但是他从不抱怨,也不怨恨,他坦然接受这一切。他多次面对死亡,痛苦与伤害。他平静的面对,坚定的留下自己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