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和他的「行走」朋友们

  原创烹小鲜2019.8.19我要分享

  作者|爽子

  2019年,“行走的力量”即将迎来第九次出发。

  作为由陈坤所创立的东申童画公司发起的心灵建设公益项目,自2011年发起,“行走的力量”通过“止语”行走,提倡大家内观自我、提升自己的内心力量的初衷便从未改变。

  虽然相比于捐款、助学、义演等主流的公益活动形式,“行走的力量”的坚守、思考、不随波逐流多少显得有点特立独行。但九年来的坚持,从项目初期的不容易被理解和认同,到如今累计近400万人踊跃报名的盛况,其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力已然展现于人前。

  

  也因此,每年“行走的力量”项目组在进行行者选拔时,都会更加权衡报名者的多方面素质,比如具有某类典型人群特点、在某方面比较有心得可以分享经验、有一些特殊经历能带大家看到世界和人类不同维度和深度的……等等。除了在行走中帮助行者们启发更多思考,更旨在通过不同圈层、不同个体碰撞分享出的内容,为未能参与行走的大多数人也带来更多的视角、思考和火花。

  很高兴,今年烹小鲜(pengxx01)记者也寻到了这样一些往届“行走的力量”行者,他们有的是于当年百万报名者中幸运被选中的“行者”,有的是来体验、记录和把真实感受传递给更多受众的 “媒体行者”,还有的是全程陪伴大家的“随行心理老师”。所谓“出发的目的并非抵达终点,而在于用心感受行走本身”。下面就来听听他们的“行走”故事。

  

  倾诉、分享、找答案,

  哪一个都可以是出发的理由

  虽然距自己参加活动已经过去了两年,可如今回想起当初在西藏山南地区行走的日子,目前已经是中科院的博士在读生的丛禄依然历历在目。最初接触到“行走的力量”之时单纯只是因为喜欢登山、徒步,但却屡次错过报名。不过,都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丛禄对自己未来迷茫迫切地想寻找出口时,正好那年招募行者的要求是“提交一个公益计划”,而这也是丛禄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之后他便匆匆出发了,带着期盼和对自我的疑惑。

  很早就看过陈坤的《突然就走到了西藏》的潘雍,那时就燃起了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可面对人山人海的竞争态势,她犯了难。躇踌之余,当得知自己将以媒体身份随行之时,惊喜中或许更多的是觉得梦幻。作为新媒体人,她终究还是和“行走的力量”有缘的,虽然现在这话说起来有点玄乎其玄,可当时那份“信仰”却异常笃定,“不用说话,甚至要求止语不说话,简直是社恐患者福音有没有?”她说。

  

  很多人说医生成长后会变得冷漠,赵伟佼不同意。在她看来,作为精神科主治医生,首要的就是对患者全然接纳,接纳后才会有良好的医患关系,才可能是一次健康治疗的开始。但“收集”了那么多精神心理方面的情绪,自身情绪的调整和消化呢?那一次,她遇到了自己的难题。于是,怀揣着“想看看会不会有一些帮助?能不能捋顺一些事?或者换换环境也好。”的心态,赵伟佼在“行走的力量”聚焦以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情绪”为主题的那一年整装待发,碎石路、山林间,留下的满是她细碎的思绪。

  曾任4年社会新闻记者,一直保持的新闻观察角度和思维惯性让郑贤深刻地感受到了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平衡情绪和适度排解情绪的重要性。但同时,也因为职业原因,太明确“道理正确”的她,开始渐渐与自己的情绪产生了矛盾。或许谁都不知道,在报名的那天起,她就悄悄地把“关于如何平衡自己的情绪守住本真”、“如何调节情绪上亚健康的状态”装在了自己的行囊,路上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一点点勾勒着心中的答案。

  

  两次参加“行走的力量”都是因为媒体行者身份的吴瑕,最开始参与“行走的力量”的初衷很简单——因为那年的目的地是西藏。自20多岁起就特别想要骑单车走滇藏线“朝圣”的他,由于各种原因,始终没有将梦想付诸行动。因此,当得知有机会可以参加“行走的力量”时,他几乎是怀着“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有机会去西藏”的想法报名的。在西藏山南行走最高海拔5353m 的6天5夜中,他每每想到这儿都感慨万千。

  一直关注“行走的力量”这项心灵建设公益项目的张志斌,对于活动所传达的内观自我的理念有很多的共鸣。当受邀作为随队心理老师参与这个活动时,他兴奋、激动但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焦虑、恐惧甚至是不知所措的惊慌。和项目一起关注情绪,可在这么多的情绪面前,他该如何自处?能否真正地用心体验自己、体验与他人的关系、体验一段珍贵的经历?一路上,他疑惑着,也解答着。

  

  心无内外,每一处都能够成为风景

  “行走真的是很能让人内敛、思考的一个过程。”潘雍告诉烹小鲜(pengxx01)记者。

  之前长时间接受过心理辅导,也接触过一点灵修、身心灵之类课程的潘雍,对于“行走的力量”这类用感性去接触世界的方式很能理解,但和很多人一样,关于这个活动的体验感具体是如何的?她也说不清,只是觉得比用文字、视频表达要丰富很多。

  但同时她也强调:“‘行走的力量’本身会对应不同的人,触发很多不同的体验和感受,甚至这些感受是完全相反的(毕竟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个性都有很大不同),但传播时却很容易受限于表达,甚至有一种很‘虚’的感觉。”

  的确,感受这种东西真的很难说清楚。但“行走”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难道就没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嘛?也并不是如此。每一缕吹来的风,每一个踩在脚下的脚印,每一滴汗水都是能够真切感受地,心无内外,在“行走的力量”中,每一处都能够成为风景。

  

  吴瑕在他行走的第3天,就遇到了“最黑暗”的风景。一座石头山、一条只允许一个人通过的石子路、一个毫无登山经验的行者。“虽然不至于说命悬一线,但也是揪着心走过这一段路的,一路骂着脏话才走到营地。”吴瑕笑着说。

  不同于吴瑕的“遭遇”,丛禄翻过垭口下山的时候,远方的云突然散了,库拉冈日神山巍峨地耸立在他和诸多行者们面前,那一刻,莫名的感动一下子涌了上来。就这样,他和行者们邂逅了“最意外”的美丽风景。

  或许很多人不会相信,对于赵伟佼来说,行走中记忆深刻的事仅仅是一次短暂的小憩。“行走到不能走时,精疲力尽躺在地上,拿帽子遮在脸上眯了一会儿,那时觉得很幸福。”寥寥数语间,行走的疲惫与简单的快乐都被描绘。

  

  彼时,在营地仙女湖边和行者们分享、交流,还一同吃了香喷喷营地餐的张志斌,正商量着晚上在和大家湖边看银河,因特殊原因需要临时拔营连夜回到客栈住宿的消息,却在他心头埋下了一枚记忆的种子。

  “虽然大家都很累,但是整个团队都没有抱怨,一起拔营,一起收拾行囊。就在期间,我们还为其中一位行者一起过生日,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讲笑话、互相吐槽,丝毫没有受到这种突发状况的影响,媒体行者们还都自发打开了机器的照明大灯,方便大家更好地行动。经历了这一晚,彼此的感情反而更深刻更亲密。”张志斌跟烹小鲜(pengxx01)记者分享。

  

  所谓“志同道合”,因地制宜在行走的力量中倒应当说是“道合志同”了。虽然此次采访的行者们所参加活动的年份不同,但这份经历中极大的共鸣感却将他们彼此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在行走过程中,无论有无收获都是一次珍贵的体验,每一个行走过的人,也都是其他人的同行者。

  

  回到生活中,

  找到任何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觉察自己

  在烹小鲜(pengxx01)记者采访的行者中,距离参加“行走的力量”的时间间隔,最短也有一年有余。谈及通过行走收获了什么,有的表示获得了从现实中脱离的能力,有的收获了一生的挚友,还有的表示收获了更多的迷茫,答案不尽相同,却贵在真实有趣。

  行者郑贤就表示,“行走的后续影响是个持续减弱的过程。但和行走朋友们的偶尔交谈,自己恍然间片刻的回忆,却也总能提醒着自己:即使现实的一些挫折还是会将人套进玻璃罩,但是‘行走的力量’会给我一下、二下,三下的动力,用自己的拳头在玻璃罩上敲出裂痕。告诉自己:走出来吧,外边很好。”

  

  赵伟佼认为,“人生并没有得到升华,也没有对生命有什么顿悟。我还是普普通通一人,过着平平凡凡琐琐碎碎的生活,也还是会焦虑、抑郁,也一直在感受、调整、适应,循环往复。就像陈坤所说,这只是一次行走。”

  但同时,她也承认,“每每回想起整个行走的过程,片刻的闲暇想到那一群可爱的人,想到那些山,树木,花草,感受到清风,甚至听到雨打在帐篷上噼噼啪啪的声音,也会短暂的从鸡毛的现实中脱离。”

  潘雍在行走的第二年, 收获了不仅关于行走和情绪的思考,也有关于如何看待自己和生活。

  在张志斌看来,行走的力量让他收获的,是“无论想创造什么样的人生、建立怎么样的关系、遇见多么美好的自己,这些都是一步一步在过程中慢慢达成的。‘成为你自己’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过程。”的信念感。

  

  正如陈坤所言,“我们一百个人走,有一百个体验的方式。也许互相有一些美好的词汇,可以作为借鉴,我们相互欣赏一下。但究竟回到自己的生命里面,你还是要找到自己的方式,我们只是相互提醒而已。”

  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从某一种角度来说,“行走的力量”项目本身没有那么“伟大”,但是对于所有参与过的行者和被项目“内观自我”理念打动过的人来说,它却不渺小。今年已经是“行走的力量”和所有人一起成长的第九年,接下来它将继续聚焦情绪,关注内心。

  

  再过几天,项目每年一次颇具仪式感的“止语”行走也将启程,行者们、关注者们将一起尝试“透过情绪看见自己本来的样子”,探索真实的自己,探究更好的生活。也像每年一样,今年的年末依旧会有一场趣味又深度的“行走的力量”年度分享展览在城市里等待着大家,等待着和更多的人一起感受和探讨“自我”与“情绪”的课题。

  ——END——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爽子

  2019年,“行走的力量”即将迎来第九次出发。

  作为由陈坤所创立的东申童画公司发起的心灵建设公益项目,自2011年发起,“行走的力量”通过“止语”行走,提倡大家内观自我、提升自己的内心力量的初衷便从未改变。

  虽然相比于捐款、助学、义演等主流的公益活动形式,“行走的力量”的坚守、思考、不随波逐流多少显得有点特立独行。但九年来的坚持,从项目初期的不容易被理解和认同,到如今累计近400万人踊跃报名的盛况,其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力已然展现于人前。

  

  也因此,每年“行走的力量”项目组在进行行者选拔时,都会更加权衡报名者的多方面素质,比如具有某类典型人群特点、在某方面比较有心得可以分享经验、有一些特殊经历能带大家看到世界和人类不同维度和深度的……等等。除了在行走中帮助行者们启发更多思考,更旨在通过不同圈层、不同个体碰撞分享出的内容,为未能参与行走的大多数人也带来更多的视角、思考和火花。

  很高兴,今年烹小鲜(pengxx01)记者也寻到了这样一些往届“行走的力量”行者,他们有的是于当年百万报名者中幸运被选中的“行者”,有的是来体验、记录和把真实感受传递给更多受众的 “媒体行者”,还有的是全程陪伴大家的“随行心理老师”。所谓“出发的目的并非抵达终点,而在于用心感受行走本身”。下面就来听听他们的“行走”故事。

  

  倾诉、分享、找答案,

  哪一个都可以是出发的理由

  虽然距自己参加活动已经过去了两年,可如今回想起当初在西藏山南地区行走的日子,目前已经是中科院的博士在读生的丛禄依然历历在目。最初接触到“行走的力量”之时单纯只是因为喜欢登山、徒步,但却屡次错过报名。不过,都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丛禄对自己未来迷茫迫切地想寻找出口时,正好那年招募行者的要求是“提交一个公益计划”,而这也是丛禄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之后他便匆匆出发了,带着期盼和对自我的疑惑。

  很早就看过陈坤的《突然就走到了西藏》的潘雍,那时就燃起了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可面对人山人海的竞争态势,她犯了难。躇踌之余,当得知自己将以媒体身份随行之时,惊喜中或许更多的是觉得梦幻。作为新媒体人,她终究还是和“行走的力量”有缘的,虽然现在这话说起来有点玄乎其玄,可当时那份“信仰”却异常笃定,“不用说话,甚至要求止语不说话,简直是社恐患者福音有没有?”她说。

  

  很多人说医生成长后会变得冷漠,赵伟佼不同意。在她看来,作为精神科主治医生,首要的就是对患者全然接纳,接纳后才会有良好的医患关系,才可能是一次健康治疗的开始。但“收集”了那么多精神心理方面的情绪,自身情绪的调整和消化呢?那一次,她遇到了自己的难题。于是,怀揣着“想看看会不会有一些帮助?能不能捋顺一些事?或者换换环境也好。”的心态,赵伟佼在“行走的力量”聚焦以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情绪”为主题的那一年整装待发,碎石路、山林间,留下的满是她细碎的思绪。

  曾任4年社会新闻记者,一直保持的新闻观察角度和思维惯性让郑贤深刻地感受到了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平衡情绪和适度排解情绪的重要性。但同时,也因为职业原因,太明确“道理正确”的她,开始渐渐与自己的情绪产生了矛盾。或许谁都不知道,在报名的那天起,她就悄悄地把“关于如何平衡自己的情绪守住本真”、“如何调节情绪上亚健康的状态”装在了自己的行囊,路上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一点点勾勒着心中的答案。

  

  两次参加“行走的力量”都是因为媒体行者身份的吴瑕,最开始参与“行走的力量”的初衷很简单——因为那年的目的地是西藏。自20多岁起就特别想要骑单车走滇藏线“朝圣”的他,由于各种原因,始终没有将梦想付诸行动。因此,当得知有机会可以参加“行走的力量”时,他几乎是怀着“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有机会去西藏”的想法报名的。在西藏山南行走最高海拔5353m 的6天5夜中,他每每想到这儿都感慨万千。

  一直关注“行走的力量”这项心灵建设公益项目的张志斌,对于活动所传达的内观自我的理念有很多的共鸣。当受邀作为随队心理老师参与这个活动时,他兴奋、激动但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焦虑、恐惧甚至是不知所措的惊慌。和项目一起关注情绪,可在这么多的情绪面前,他该如何自处?能否真正地用心体验自己、体验与他人的关系、体验一段珍贵的经历?一路上,他疑惑着,也解答着。

  

  心无内外,每一处都能够成为风景

  “行走真的是很能让人内敛、思考的一个过程。”潘雍告诉烹小鲜(pengxx01)记者。

  之前长时间接受过心理辅导,也接触过一点灵修、身心灵之类课程的潘雍,对于“行走的力量”这类用感性去接触世界的方式很能理解,但和很多人一样,关于这个活动的体验感具体是如何的?她也说不清,只是觉得比用文字、视频表达要丰富很多。

  但同时她也强调:“‘行走的力量’本身会对应不同的人,触发很多不同的体验和感受,甚至这些感受是完全相反的(毕竟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个性都有很大不同),但传播时却很容易受限于表达,甚至有一种很‘虚’的感觉。”

  的确,感受这种东西真的很难说清楚。但“行走”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难道就没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嘛?也并不是如此。每一缕吹来的风,每一个踩在脚下的脚印,每一滴汗水都是能够真切感受地,心无内外,在“行走的力量”中,每一处都能够成为风景。

  

  吴瑕在他行走的第3天,就遇到了“最黑暗”的风景。一座石头山、一条只允许一个人通过的石子路、一个毫无登山经验的行者。“虽然不至于说命悬一线,但也是揪着心走过这一段路的,一路骂着脏话才走到营地。”吴瑕笑着说。

  不同于吴瑕的“遭遇”,丛禄翻过垭口下山的时候,远方的云突然散了,库拉冈日神山巍峨地耸立在他和诸多行者们面前,那一刻,莫名的感动一下子涌了上来。就这样,他和行者们邂逅了“最意外”的美丽风景。

  或许很多人不会相信,对于赵伟佼来说,行走中记忆深刻的事仅仅是一次短暂的小憩。“行走到不能走时,精疲力尽躺在地上,拿帽子遮在脸上眯了一会儿,那时觉得很幸福。”寥寥数语间,行走的疲惫与简单的快乐都被描绘。

  

  彼时,在营地仙女湖边和行者们分享、交流,还一同吃了香喷喷营地餐的张志斌,正商量着晚上在和大家湖边看银河,因特殊原因需要临时拔营连夜回到客栈住宿的消息,却在他心头埋下了一枚记忆的种子。

  “虽然大家都很累,但是整个团队都没有抱怨,一起拔营,一起收拾行囊。就在期间,我们还为其中一位行者一起过生日,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讲笑话、互相吐槽,丝毫没有受到这种突发状况的影响,媒体行者们还都自发打开了机器的照明大灯,方便大家更好地行动。经历了这一晚,彼此的感情反而更深刻更亲密。”张志斌跟烹小鲜(pengxx01)记者分享。

  

  所谓“志同道合”,因地制宜在行走的力量中倒应当说是“道合志同”了。虽然此次采访的行者们所参加活动的年份不同,但这份经历中极大的共鸣感却将他们彼此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在行走过程中,无论有无收获都是一次珍贵的体验,每一个行走过的人,也都是其他人的同行者。

  

  回到生活中,

  找到任何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觉察自己

  在烹小鲜(pengxx01)记者采访的行者中,距离参加“行走的力量”的时间间隔,最短也有一年有余。谈及通过行走收获了什么,有的表示获得了从现实中脱离的能力,有的收获了一生的挚友,还有的表示收获了更多的迷茫,答案不尽相同,却贵在真实有趣。

  行者郑贤就表示,“行走的后续影响是个持续减弱的过程。但和行走朋友们的偶尔交谈,自己恍然间片刻的回忆,却也总能提醒着自己:即使现实的一些挫折还是会将人套进玻璃罩,但是‘行走的力量’会给我一下、二下,三下的动力,用自己的拳头在玻璃罩上敲出裂痕。告诉自己:走出来吧,外边很好。”

  

  赵伟佼认为,“人生并没有得到升华,也没有对生命有什么顿悟。我还是普普通通一人,过着平平凡凡琐琐碎碎的生活,也还是会焦虑、抑郁,也一直在感受、调整、适应,循环往复。就像陈坤所说,这只是一次行走。”

  但同时,她也承认,“每每回想起整个行走的过程,片刻的闲暇想到那一群可爱的人,想到那些山,树木,花草,感受到清风,甚至听到雨打在帐篷上噼噼啪啪的声音,也会短暂的从鸡毛的现实中脱离。”

  潘雍在行走的第二年, 收获了不仅关于行走和情绪的思考,也有关于如何看待自己和生活。

  在张志斌看来,行走的力量让他收获的,是“无论想创造什么样的人生、建立怎么样的关系、遇见多么美好的自己,这些都是一步一步在过程中慢慢达成的。‘成为你自己’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过程。”的信念感。

  

  正如陈坤所言,“我们一百个人走,有一百个体验的方式。也许互相有一些美好的词汇,可以作为借鉴,我们相互欣赏一下。但究竟回到自己的生命里面,你还是要找到自己的方式,我们只是相互提醒而已。”

  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从某一种角度来说,“行走的力量”项目本身没有那么“伟大”,但是对于所有参与过的行者和被项目“内观自我”理念打动过的人来说,它却不渺小。今年已经是“行走的力量”和所有人一起成长的第九年,接下来它将继续聚焦情绪,关注内心。

  

  再过几天,项目每年一次颇具仪式感的“止语”行走也将启程,行者们、关注者们将一起尝试“透过情绪看见自己本来的样子”,探索真实的自己,探究更好的生活。也像每年一样,今年的年末依旧会有一场趣味又深度的“行走的力量”年度分享展览在城市里等待着大家,等待着和更多的人一起感受和探讨“自我”与“情绪”的课题。

  ——END——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