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外交:从清末驻巴拿马领事馆设立说起,浅析清末时期外交政策-晓雨历史观LS

  2019 晓雨历史观LS

  清末之前,中国并未有在他国设立领事馆的做法,向来是千邦来贡万国来朝的大清,自鸦片战争之后,终于开始了主动外交政策。

  第二次鸦片战争刚过,西方列强开始派公使入驻京城,清政府为此成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负责管理外交事务,光绪元年,清政府任郭嵩涛为驻英大臣,负责向世界各国派驻使节,中国设立的第一个领事馆是在新加坡,之后在横滨、大阪、檀香山以及古巴等国家及地区设立了领事馆。

  

  英国领事馆

  光绪三十三年,远在美洲的巴拿马总统向清政府提交了一份国书,提出了想要在京城设立驻华总领事馆,清政府允许的同时,派人前往巴拿马成立总领事,宣统元年,清政府命欧阳庚担任驻巴拿马总领事官,至此,巴拿马总领事馆正式成立。此文通过整理大清末年的档案,来分析大清成立领事馆缘由,并探讨清末的外交政策。

  光绪初年,清政府设立了第一个领事馆,在这之后的四十多年时间里,直至清朝灭亡,大清先后在海外设立了48个领事馆,这是中国外交近代化的开始,也为后来的外交提供了诸多的便利,那么清政府为何要在远在美洲的巴拿马设立领事馆呢?

  

  法国领事馆

  这就要从鸦片战争说起,西方列强的炮火打破了清朝百年来的美梦,天朝上国的姿态不复存在,中国由于资源丰富,被迫卷入了世界的纷争之中,道光二十二年,炮火让中国不得不和英国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开放了广州、福州、厦门、宁波及上海五处通商口岸,条约还规定,英国可以在这五处通商口岸建立领事馆,这是西方列强在中国建立领事馆的开端。

  清政府的愚昧不是一两次炮火能够打醒的,一味退让只求片刻安宁,因此就算是被列强步步紧逼,清政府也没有想过要在海外设立领事馆。

  咸丰十年,《天津条约》签订,华工出国成为合法化,闭国之门被迫打开,随着海外华人华侨的增多,与外国发生交涉的事件也就越多,而海外华人的权益,一直没有人能够维护。

  

  海外华侨工人

  同治十一年,古巴、秘鲁等地矿主虐待华工,为了维护工人的利益,清政府于次年派两名留学生前去查看缘由,这两位留学生回来复述海外华工的生存状况之后,清政府才下决定----修建领事馆,“必须照约于各国就地设立领事等官,方能保护华工”。

  不过这只是对外的理由,虽然成立领事馆的目的和动机是为了保护华工,可其实,最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维护清朝在国际的形象,“若不派员驻扎,随时设法拯救,不独无以对中国被虐人民,且令各国见之,亦将谓中国漠视民命,未免启其轻视之心”。

  

  看,关心华工的内在驱动力,只是为了不让别人有”轻视之心“罢了。总之,在光绪元年,清政府就正式派郭嵩涛作为代表入驻英国领事馆,光绪三年,又在新加坡等地设立了领事馆,并推荐当地的侨商担任领事馆的领事,这是中国外派领事的开端,也是中国外交之开始。

  自古向来是外邦来朝,中国向外派遣外使节,是清朝建立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因此在外的领事对领事制度认识也很浅薄,大多外使节认为领事馆的作用只是为了保护桥商和维护清政府形象,至于,领事馆对于在外华侨的意义,从上至下,没有人在乎。

  

  清驻日领事馆

  就连郭嵩涛自己也说“此时设立领事,取从民愿而已,毫无当于国计”,其实这也无可厚非,当时大清尚且难保,在外华侨对大清亦没有任何益处,保护他们只是为了大国形象,清政府对对华侨的价值缺乏重视,可就算如此,对外设立领事馆已经成为了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

  自光绪三年到光绪二十年,这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清政府在十二个国家地区设立了领事馆,并在箱馆和槟榔屿两个地方设立了副领事。甲午战争爆发过后,清政府不再认为领事馆没有用处,光绪二十七年新政后,清政府开始认为设领事馆是一件裨益的事,也是在这一年,清政府在荷兰设立了领事馆,在后来的十年时间里,清政府加快了设领的步伐,十年设立了27个领事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清政府才愿意远赴巴拿马设立总领事馆。

  巴拿马位于拉丁美洲的中部,16世纪初,巴拿马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一直到了18世纪初才归属哥伦比亚,并于1903年从哥伦比亚的统治下独立,成立巴拿马共和国,也是在这一年,巴拿马运河的开凿权和永久使用权归美国所有。

  

  光绪二十九年,巴拿马第一次以独立国的形象被清政府所知,并在三十三年,提出想要和清朝建交,“设立通商之事,以固两国邦交”,并想要在中国首都设立总领事府,国书上也允诺,中国也可以在巴拿马设立总领事馆,清朝很快就答应了巴拿马在京设总领事的请求,不过并未提出在巴拿马也设立总领事馆,一直到了宣统朝,在巴拿马设立中国总领事馆一事才被提上了日程,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华工被辱一事,不然当时的清政府也不会特意在巴拿马设立领事。

  清末时期,沿海地区的中国百姓,由于生活所迫,也有的为了追求更好的出路,便背井离乡漂洋过海抵达巴拿马,在清史档案中,修建巴拿马运河时,从中国招募了大量的华工,光绪三十二年,又有2500名华工前往巴拿马,挖掘运河,到了宣统元年,前往巴拿马的华工已有三千多人,次年人数暴涨至五千人,大量的华人居住在巴拿马,也并非全部是来挖运河,大部分人是来巴拿马经商的。

  

  欧阳庚

  如此多的华人在巴拿马,而巴拿马地区又没有中国的领事馆,华人的事由只能交给美国领事馆处理,也正是没有自己的领事馆,中国人在巴拿马时常被欺辱。

  于是为了保护华人的巴拿马领事馆因此而设,领事伍廷芳于七月二十二日抵达了巴拿马,华侨肯吃苦,仅仅在巴拿马生活了几年,就掌握了全国一般的商务权,但苦于无人保障他们的权益。十二月十六日,清政府以年幼的皇帝溥仪之名义颁布了圣旨,令欧阳庚担任巴拿马领事馆总领事。

  接到命令后,欧阳庚从温哥华启程,前往巴拿马,历经了一个多月才抵达,四月一日,欧阳庚抵达巴拿马后,立马开设领事馆,启用关防,至此,驻巴拿马总领事馆正式成立了。

  

  美国驻清领事馆

  欧阳庚是广东香山人,14岁就官费留美,自幼天资过人,在美9年,就修完了本应是16年的课程,光绪七年,欧阳庚从耶鲁大学毕业,担任旧金山总领事,在担任巴拿马总领事之后,他说“自顾菲材,渥荷委任,责无旁贷”,希望可以“凡可为侨民汰一分之苛例,即吾民获一分之幸福,惟有职分之当为,以期无负委任而已”。

  不过,欧阳庚虽然一心为侨民着想,可在实际工作当中,他必须随时随地遵守外务部的指令,并没有太多个人选择的余地,欧阳庚曾希望要在巴拿马地区置办产业合法问题,这就需要清政府的允许,其实这并非是什么过分要求,可当时的外务部就是不同意,清末时期有太多像欧阳庚这样有气节的文人,可腐朽的制度,以及不作为的统治者,渐渐都消耗完了他们的一腔热血。

  

  宣统皇帝(中)

  欧阳庚一抵达巴拿马,就着立于调查巴拿马地区侨民的情况,宣统二年四月十八日,此时距离欧阳庚上任不过几日时间,他就给外务部写了一封信函,信函中详细记录了巴拿马侨民的大致情况,“自独立之后,禁我华民入境甚严,无论工商各界概不准入境”由此可见,当时的侨民在巴拿马生活有多艰辛。

  而最为棘手的是中国侨民的置业问题,许多侨民在巴拿马工作,时间久了在当地娶妻生子,便想要在巴拿马地区购买产业,可当时的法律并不允许,于是欧阳庚就起草了一份文件,提出让巴拿马人民在中国置业,以此来让中国人在巴拿马置业,但却被外务部以没有先例为由,拒绝了欧阳庚的请求。

  

  简而言之,清朝驻巴拿马总领事馆以及在其它国家地区领事馆的设立,对中国而言是外交近代化的开端,然而由于清政府的腐败以及对领事馆的忽视,领事馆并未能真正起到保护海外华侨的作用,就以巴拿马总领事馆为例,1903年巴拿马独立之时就提出在中国建立领事,可中国仍旧未有想在巴拿马建立领事馆的想法。

  当华工被欺辱之时,清政府才想到建立总领事,且根本目的只是为了维护政府形象,仍旧不是为了保障华侨权益,当首任巴拿马领事官欧阳庚漂洋过海抵达巴拿马时,时间已经是宣统二年的四月份,此时,距离大清灭亡仅剩一年多的时间,但不管如何,清政府此举,让中国近代化的脚步又前进了一点。

  清末之前,中国并未有在他国设立领事馆的做法,向来是千邦来贡万国来朝的大清,自鸦片战争之后,终于开始了主动外交政策。

  第二次鸦片战争刚过,西方列强开始派公使入驻京城,清政府为此成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负责管理外交事务,光绪元年,清政府任郭嵩涛为驻英大臣,负责向世界各国派驻使节,中国设立的第一个领事馆是在新加坡,之后在横滨、大阪、檀香山以及古巴等国家及地区设立了领事馆。

  

  英国领事馆

  光绪三十三年,远在美洲的巴拿马总统向清政府提交了一份国书,提出了想要在京城设立驻华总领事馆,清政府允许的同时,派人前往巴拿马成立总领事,宣统元年,清政府命欧阳庚担任驻巴拿马总领事官,至此,巴拿马总领事馆正式成立。此文通过整理大清末年的档案,来分析大清成立领事馆缘由,并探讨清末的外交政策。

  光绪初年,清政府设立了第一个领事馆,在这之后的四十多年时间里,直至清朝灭亡,大清先后在海外设立了48个领事馆,这是中国外交近代化的开始,也为后来的外交提供了诸多的便利,那么清政府为何要在远在美洲的巴拿马设立领事馆呢?

  

  法国领事馆

  这就要从鸦片战争说起,西方列强的炮火打破了清朝百年来的美梦,天朝上国的姿态不复存在,中国由于资源丰富,被迫卷入了世界的纷争之中,道光二十二年,炮火让中国不得不和英国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开放了广州、福州、厦门、宁波及上海五处通商口岸,条约还规定,英国可以在这五处通商口岸建立领事馆,这是西方列强在中国建立领事馆的开端。

  清政府的愚昧不是一两次炮火能够打醒的,一味退让只求片刻安宁,因此就算是被列强步步紧逼,清政府也没有想过要在海外设立领事馆。

  咸丰十年,《天津条约》签订,华工出国成为合法化,闭国之门被迫打开,随着海外华人华侨的增多,与外国发生交涉的事件也就越多,而海外华人的权益,一直没有人能够维护。

  

  海外华侨工人

  同治十一年,古巴、秘鲁等地矿主虐待华工,为了维护工人的利益,清政府于次年派两名留学生前去查看缘由,这两位留学生回来复述海外华工的生存状况之后,清政府才下决定----修建领事馆,“必须照约于各国就地设立领事等官,方能保护华工”。

  不过这只是对外的理由,虽然成立领事馆的目的和动机是为了保护华工,可其实,最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维护清朝在国际的形象,“若不派员驻扎,随时设法拯救,不独无以对中国被虐人民,且令各国见之,亦将谓中国漠视民命,未免启其轻视之心”。

  

  看,关心华工的内在驱动力,只是为了不让别人有”轻视之心“罢了。总之,在光绪元年,清政府就正式派郭嵩涛作为代表入驻英国领事馆,光绪三年,又在新加坡等地设立了领事馆,并推荐当地的侨商担任领事馆的领事,这是中国外派领事的开端,也是中国外交之开始。

  自古向来是外邦来朝,中国向外派遣外使节,是清朝建立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因此在外的领事对领事制度认识也很浅薄,大多外使节认为领事馆的作用只是为了保护桥商和维护清政府形象,至于,领事馆对于在外华侨的意义,从上至下,没有人在乎。

  

  清驻日领事馆

  就连郭嵩涛自己也说“此时设立领事,取从民愿而已,毫无当于国计”,其实这也无可厚非,当时大清尚且难保,在外华侨对大清亦没有任何益处,保护他们只是为了大国形象,清政府对对华侨的价值缺乏重视,可就算如此,对外设立领事馆已经成为了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

  自光绪三年到光绪二十年,这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清政府在十二个国家地区设立了领事馆,并在箱馆和槟榔屿两个地方设立了副领事。甲午战争爆发过后,清政府不再认为领事馆没有用处,光绪二十七年新政后,清政府开始认为设领事馆是一件裨益的事,也是在这一年,清政府在荷兰设立了领事馆,在后来的十年时间里,清政府加快了设领的步伐,十年设立了27个领事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清政府才愿意远赴巴拿马设立总领事馆。

  巴拿马位于拉丁美洲的中部,16世纪初,巴拿马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一直到了18世纪初才归属哥伦比亚,并于1903年从哥伦比亚的统治下独立,成立巴拿马共和国,也是在这一年,巴拿马运河的开凿权和永久使用权归美国所有。

  

  光绪二十九年,巴拿马第一次以独立国的形象被清政府所知,并在三十三年,提出想要和清朝建交,“设立通商之事,以固两国邦交”,并想要在中国首都设立总领事府,国书上也允诺,中国也可以在巴拿马设立总领事馆,清朝很快就答应了巴拿马在京设总领事的请求,不过并未提出在巴拿马也设立总领事馆,一直到了宣统朝,在巴拿马设立中国总领事馆一事才被提上了日程,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华工被辱一事,不然当时的清政府也不会特意在巴拿马设立领事。

  清末时期,沿海地区的中国百姓,由于生活所迫,也有的为了追求更好的出路,便背井离乡漂洋过海抵达巴拿马,在清史档案中,修建巴拿马运河时,从中国招募了大量的华工,光绪三十二年,又有2500名华工前往巴拿马,挖掘运河,到了宣统元年,前往巴拿马的华工已有三千多人,次年人数暴涨至五千人,大量的华人居住在巴拿马,也并非全部是来挖运河,大部分人是来巴拿马经商的。

  

  欧阳庚

  如此多的华人在巴拿马,而巴拿马地区又没有中国的领事馆,华人的事由只能交给美国领事馆处理,也正是没有自己的领事馆,中国人在巴拿马时常被欺辱。

  于是为了保护华人的巴拿马领事馆因此而设,领事伍廷芳于七月二十二日抵达了巴拿马,华侨肯吃苦,仅仅在巴拿马生活了几年,就掌握了全国一般的商务权,但苦于无人保障他们的权益。十二月十六日,清政府以年幼的皇帝溥仪之名义颁布了圣旨,令欧阳庚担任巴拿马领事馆总领事。

  接到命令后,欧阳庚从温哥华启程,前往巴拿马,历经了一个多月才抵达,四月一日,欧阳庚抵达巴拿马后,立马开设领事馆,启用关防,至此,驻巴拿马总领事馆正式成立了。

  

  美国驻清领事馆

  欧阳庚是广东香山人,14岁就官费留美,自幼天资过人,在美9年,就修完了本应是16年的课程,光绪七年,欧阳庚从耶鲁大学毕业,担任旧金山总领事,在担任巴拿马总领事之后,他说“自顾菲材,渥荷委任,责无旁贷”,希望可以“凡可为侨民汰一分之苛例,即吾民获一分之幸福,惟有职分之当为,以期无负委任而已”。

  不过,欧阳庚虽然一心为侨民着想,可在实际工作当中,他必须随时随地遵守外务部的指令,并没有太多个人选择的余地,欧阳庚曾希望要在巴拿马地区置办产业合法问题,这就需要清政府的允许,其实这并非是什么过分要求,可当时的外务部就是不同意,清末时期有太多像欧阳庚这样有气节的文人,可腐朽的制度,以及不作为的统治者,渐渐都消耗完了他们的一腔热血。

  

  宣统皇帝(中)

  欧阳庚一抵达巴拿马,就着立于调查巴拿马地区侨民的情况,宣统二年四月十八日,此时距离欧阳庚上任不过几日时间,他就给外务部写了一封信函,信函中详细记录了巴拿马侨民的大致情况,“自独立之后,禁我华民入境甚严,无论工商各界概不准入境”由此可见,当时的侨民在巴拿马生活有多艰辛。

  而最为棘手的是中国侨民的置业问题,许多侨民在巴拿马工作,时间久了在当地娶妻生子,便想要在巴拿马地区购买产业,可当时的法律并不允许,于是欧阳庚就起草了一份文件,提出让巴拿马人民在中国置业,以此来让中国人在巴拿马置业,但却被外务部以没有先例为由,拒绝了欧阳庚的请求。

  

  简而言之,清朝驻巴拿马总领事馆以及在其它国家地区领事馆的设立,对中国而言是外交近代化的开端,然而由于清政府的腐败以及对领事馆的忽视,领事馆并未能真正起到保护海外华侨的作用,就以巴拿马总领事馆为例,1903年巴拿马独立之时就提出在中国建立领事,可中国仍旧未有想在巴拿马建立领事馆的想法。

  当华工被欺辱之时,清政府才想到建立总领事,且根本目的只是为了维护政府形象,仍旧不是为了保障华侨权益,当首任巴拿马领事官欧阳庚漂洋过海抵达巴拿马时,时间已经是宣统二年的四月份,此时,距离大清灭亡仅剩一年多的时间,但不管如何,清政府此举,让中国近代化的脚步又前进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