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文|公子逸

  重温《知否》,有一篇文章一定要写给盛如兰。

  这个痴傻却单纯快乐的姑娘。

  为了写这个又重新看了一遍小说。只是因为,她才是此剧中唯一嫁给爱情的姑娘,也是活得最自我的一个姑娘。

  盛如兰是盛家嫡女,但是却从未得到过盛家的重视。

  她的姐姐盛华兰高贵典雅,从小养在盛家老太太膝下,又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得到了父母最多的宠爱。即使是老太太,爱重明兰,但是对华兰也是看重的。

  而如兰,她本是盛家嫡女,但是从小到大,她全部的风头都被林小娘生的盛墨兰抢走了。盛墨兰,抢走了父亲全部的宠爱,即使她为嫡女,她的父亲也从未多疼过她一点。

  她小时候,跟盛墨兰吵架,每次不管她是对的,她是错的,她的父亲都未曾多看过她一眼。

  她从小就握着小拳头,看着庶女出身的盛墨兰得父亲宠爱,内心有了太多的落寞。

  她的母亲虽然疼惜她,但是却看不上她。她针线做的不好,学问也学的不好,不管哪方面,她都是不如墨兰和明兰的。她可是盛家嫡女,但是在盛府却是最透明化的一个姑娘。

  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她在花园摘花的时候,遇到了文敬炎。

  文敬炎是她父亲给盛墨兰相中的夫婿。但是,她看上了。她每天去花园等文敬炎,只是为了多跟他说几句话。她甚至是嫉妒盛墨兰,居然能嫁给这样好的夫婿。

  这个姑娘,有多单纯。看一个人的,根本不惧贫寒和门第,只要我喜欢,他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盛墨兰一个庶女看到文敬炎都是看不起的。因为看不上文敬炎这个穷书生,甚至不惜跟人私通。

  但是,盛如兰这个盛家嫡女却爱上了这个穷书生。明明知道,这个男人跟自己的身份完全不配,但是爱情就是爱情,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就不会计较这些。

  文敬炎说她好看,让人看着敞亮。

  她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这样夸过她。她在盛家一直是蠢笨的那个存在。但是却突然有一个人说就喜欢她的这个样子,单纯,明亮,让人看着就舒服。因为她心思单纯,跟她在一起相处,说不出的轻松快乐。

  文敬炎看到了盛如兰的可贵,并说了出来。而盛如兰太需要这种认可了。

  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当妹妹盛明兰撞破了自己的私情后,她竟然单纯到拿自己全部的钱,让妹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你看,她就是这样单纯的姑娘,没有一点坏心思。当所有人都骂明兰高攀小姑爷时,她的想法是,别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嫉妒我六妹妹。

  除了盛墨兰,她从来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因为她就是特别善良的人。而一个善良的人,是很难看到恶的。

  顾廷烨为了娶盛明兰,算计盛家,扬言要娶盛如兰。面对这泼天的富贵,盛家大娘子和盛家老爷都心动了。但是,她却完全不买账。如果是盛墨兰,一定觉得这就是良配。在明兰答应嫁给顾廷烨后,盛墨兰气得捏碎了果子。

  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而盛如兰心里只有她的敬哥哥,根本看不上这样的富贵。她想要的是,如果你爱一个人,那只能是他,是别人都不行。

  在得知官家赐婚后,她决定放弃自己的敬哥哥。因为这种放弃,她甚至羡慕那些小猫小狗,因为那些小动物,都比她自由。

  她跟文敬炎告别被顾廷烨撞到。

  盛老爷大怒,要打死她的丫鬟。可这个傻姑娘一下子就扑了过去救下了自己的丫鬟。她是真的把自己的丫鬟当姐妹对待的,真心真意。

  这一点,她都比小公爷强太多。她自己真正爱着的人,她会拼尽了全力对他好。

  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文敬炎娶的就是这样的傻姑娘。

  文敬炎娶了盛如兰后,盛大娘子给他们买了院子。文敬炎的母亲也搬过来住。文敬炎的母亲尖酸刻薄,对盛如兰并不好,但是文敬炎始终站在了妻子的这一方。

  这个傻姑娘,全心全意地爱自己。只要对自己好的事,她全力去做。跟这样的姑娘在一起,每天都是欢笑,没有压力的。这样的好姑娘,有点良心的男人都不会辜负。

  面对母亲的无理,文敬炎为了护着妻子,甚至主动让岳母到家里去闹。当母亲要给自己纳妾时,他更是极力反对,只因为自己的这个傻妻子,在得知这件事后,自己跑到大雨里哭。

  她本是盛家嫡女,她完全可以用自己家族的权势去压制文敬炎和自己的婆婆。但是,这个傻姑娘,宁愿难为自己,也不愿让丈夫为难。

  这样的好姑娘,若文敬炎不珍惜,他将是第二个孙秀才。一个离开了妻子,根本不可能平步青云的落魄书生。

  重温《知否》盛如兰低嫁:文敬炎娶她,那是真的太“舒服”了

  盛如兰是盛家这个大院里,唯一嫁给了爱情的姑娘。她爱的那样痴情,那样单纯,甚至在顾廷烨和盛明兰的眼里,她虽然痴情,但是蠢笨。

  可若男人遇到的是这种痴情的姑娘,这份真情多可贵。男人真的要三生有幸,才会遇到这样的傻姑娘。

  文敬炎娶了盛如兰,借助盛家的权势,他几乎是平步青云。而跟盛如兰这样的姑娘过日子,文敬炎回到家里了就是欢乐喜庆的,他一辈子不用猜测妻子的想法,因为他的妻子对他从来都是心思透亮的,爱至深,情至切,无需猜。

  若我有女儿,我希望她是盛如兰这样快乐单纯的姑娘。一生无大喜,一生无大悲,始终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