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离家出走,一个月后自己回家,晚上才知她不是人



  故事虚构

  

  男子阿文两年前在父母的安排下成家了,如今和妻子共同养育着一个儿子。父母本来以为阿文成家后,就会变得乖巧懂事,有担当,有责任心,可是没有想到,他还是以前的他,并没有因为成家而发生改变。

  阿文的父亲常年外出做事,他从小和母亲在家里,由母亲来照顾他的衣食住行。母亲性格懦弱,心里善良,所以平日里比较惯着他,若是他做错了事情,拿起棍子要惩罚的时候,看到他哭得那么伤心,就一下子心软了。告诫他下次不犯便是,阿文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就会连连点头,说知道知道。可是他并没有得到教训,更没有把母亲的话放在心里。从小到大我行我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长大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竟然和村里的小混混混到了一起,有一次不知道是谁提出的主意,竟然做出了抢劫商人的违法事情。不过后来由父亲出面,给对方赔礼道歉,并且赔偿损失,事情才得以了结。

  

  阿文在村里也是恶贯满盈的家伙,看到哪家有好吃好喝的,就会像强盗一样上门索要。因为是几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如果拒绝了指定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所以村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门索要拱手相让便是,就当是破财消灾。慢慢地,村里人开始学会了有才有物不外露的聪明做法。

  阿文已经长到成人了,并且还做了那么多违法的勾当,他的父母痛心不已。他的父亲更是深深的自责,若是当年能留在家里管教儿子,那儿子肯定不会是这般模样,养不教父之过,儿子没教好,真是挣到多少钱也不够这个败家子呀。

  阿文的父亲决定留在家里看着儿子,虽然已经不指望他能成为什么好人,但也不希望他再变成什么坏人。不希望他在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父母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给他安排一门亲事比较好。后来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姑娘,阿文就顺利成亲了。

  那个姑娘虽然外貌不扬,但是人灵活,会做事会做人,除此之外性格也强势,有一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她嫁过来后,第二年就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给家里增添了不少乐趣。她平日里也守本分,该做什么从不拖延、偷懒。

  阿文的父母对这个儿媳妇是非常的满意,他希望这个儿媳妇能带动自己的儿子,并且能够多加管教。

  果不其然,阿文自从成亲后就变得老实了很多,他和那些朋友都绝交了,经常待在家里,照顾儿子,偶尔也会帮忙干活。

  

  可是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阿文的妻子却突然离家出走了,只是说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银子,并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阿文的父母非常不解,多次询问原因,可是阿文都敷衍了之,只是嘱咐他俩好生帮照顾孩子就好。父母觉得非常的奇怪,好好的怎么会离家出走呢?肯定是有原因的。父亲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厉,阿文看着都提心吊胆。就只好老实交代出,说他的妻子是跟以前的相好跑了,再也不想回来了,他也是成人之美,希望父亲也不要过多责怪过问。父亲听了觉得难以置信,儿媳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跟相好跑了呢?但是觉得儿子儿媳妇平时感情也挺好,未曾有打架吵架的迹象,就姑且再信他这一回。

  日子刚恢复平静,没想到才隔一个月的时间,阿文的妻子突然的自己回来了。她回来的时候非常平静,也没有带任何的东西。阿文的父母见到儿媳妇回来了,惊喜万分,笑得合不拢嘴。多次询问她为何离家出走,这段时间又去了哪里?可是儿媳妇就是不回答,阿文的父母觉得回来就好,既然她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理解便是。

  阿文见到妻子回来了,惊讶得腿都软了,瘫坐到了地上,用手指着你是谁……你是谁?阿文的妻子很温柔的对他说:相公是我啊,是我回来了,咱夫妻又团聚了,一家人又可以好好过日子了。阿文似乎有好多话想说出来,但是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晚上的时候,他的心里更加的忐忑难安,心里蹦蹦直跳,简直要让他窒息,他不敢和妻子一同睡,就一个人睡在小屋。

  那晚他把小屋的门紧紧的,但不知为何,他的妻子在半夜的时候还是出现在他的床边。他惊讶的看着她,他的妻子却表现出很平静,她问他:为何要把我推到河里,为何要置我死地?他结结巴巴地:因为你管得我太严!

  他的妻子随后变成一团烟,消失在黑夜里。第二天,阿文就死在河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