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变后的6位词人 有人消失有人为奴 有人活成了神仙

  前言

  前一段时间,老街的观宋填词系列写到了北宋向南宋过渡的时期。忽然发现,我最近写的这5位词人,他们地位迥异、声望不同。

  但是把他们对比一起来看的话,恰好代表了靖康之变前后的5种人生。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和老街一些回顾一下。

  一、靖康之变以后消失的大晟词人 田为

  田为虽然名气不甚大,但是身份还是比较显赫的,他和周邦彦同时供职于大晟府,作为皇家歌剧院的作者,可谓风光一时。

  从田为的作品来看,似乎都在北宋时期写成,没有见到他在南宋时期的作品。

  或许在1127年的靖康之变前,田为已经去世,也许在这次战乱中遭到了不测,也说不定他也被俘成为金人的奴隶,消失在了北方的风雪之中。据说当时被金人掳去的除了古董文物、各种礼器、珍宝图籍外,还有宫人、倡优、内侍、工匠等等,而被驱掳的百姓不下10万人。

  词本来都是歌唱之词,但是很多北宋时的曲谱在南宋就遗失了,可能也跟靖康之变有关。田为的命运不知所终,只留下了6首词。录入一首《南柯子·梦怕愁时断》

  梦怕愁时断,春从醉里回。凄凉怀抱向谁开。些子清明时候、被莺催。

  柳外都成絮,栏边半是苔。多情帘燕独徘徊。依旧满身花雨、又归来。

  下面是老街的习作,按惯例用田为原韵作《南歌子·春》:

  雪舞杨花散,风斜燕子回。红飘万点暮春催。惆怅此时怀抱、向谁开。

  萍迹沧江水,遗簪屐齿苔。西楼明月自徘徊。无奈捣衣砧上、拂还来。

  注:押诗韵【十灰】,宋人填词用诗韵的邻韵,也有人喜欢直接用同一韵部的诗韵 。

  

  二、南宋初期 消失在宋军兵变中的陈克

  陈克(1081—1137)字子高, 出身于书香门第, 诗词文无不精通 ,他的词作水平,被人评价与欧阳修、张先、晏殊、周邦彦相抗衡 ,

  陈克大部分的词是花间派婉约词风,至于是不是抗衡欧、张、晏、周就见仁见智了。 靖康以后,其《临江仙 》词风一变,令人耳目一新,就不是那四个人所能写出的了,毕竟欧、张、晏、周没有这种痛苦的经历。

  陈克亲历过两宋之交的战乱。1126年靖康元年,陈克45岁,这一年金军两次包围北宋首都汴京(今开封),1127年,二帝被劫持到金国,北宋灭亡。南渡十年以后,陈克在吕祉麾下镇守金陵,吕祉(字安老)在1137年的淮西军变中被郦琼杀害, 陈克好像也消失了。

  下面这首临江仙就是那一年所写。《临江仙·四海十年兵不解》

  四海十年兵不解,胡尘直到江城。岁华销尽客心惊。疏髯浑似雪,衰涕欲生冰。

  送老齑盐何处是,我缘应在吴兴。故人相望若为情。别愁深夜雨,孤影小窗灯。

  老街这首词的韵脚填了一首《临江仙·二帝北行》

  万国咸通成一梦,萧条胡月荒城。杏花绝唱客心惊。愁云无雁信,衰草踏霜冰。

  望断江南烟雨路,无端空惹多情。西湖歌舞贺中兴。风沙千里外,含泪忆花灯。

  

  三、南宋主战派 秦桧的老对头:李光

  李光(1078年-1159年 ) 是徽宗时期的进士, 在南宋时做到了高官。因为得罪了秦桧,所以李光被贬到了海南,不过他以苦为乐,著书立说,在那里生活了八年。

  秦桧(1090-1155年)死了以后,李光被重新召回启用,但是已年近80高龄,朝廷任其自便居住。几年后,82岁去世 。

  当年李光得罪了秦桧被贬时,曾经写过一首《水调歌头 ·兵气暗吴楚》

  兵气暗吴楚,江汉久凄凉。当年俊杰安在,酌酒酹严光。南顾豺狼吞噬,北望中原板荡,矫首讯穹苍。归去谢宾友,客路饱风霜。闭柴扉,窥千载,考三皇。兰亭胜处,依旧流水绕修篁。傍有湖光千顷,时泛扁舟一叶,啸傲水云乡。寄语骑鲸客,何事返南荒。

  老街用其韵,填《 水调歌头》词一首:

  拂袖飘然去,湖海叹悲凉。扁舟一叶孤影,樽酒愧严光。沉醉江南烟柳,谁惜中原父老,仰面问穹苍。荏苒朱颜老,风月染清霜。

  转沧溟,吹玉笛,笑仓皇。柴扉半掩,留得三径绕松篁。瘦马琼崖万里,书卷芸窗一梦,安处即吾乡。芳草天涯客, 吟咏乐遐荒。

  

  四、给秦桧写了60首生日祝福歌:周紫芝

  南渡以后,中原沦丧,国亡家破。主战派岳飞、李纲、张元干、朱敦儒、陈与义、陈克、叶梦得,胡铨等人,无不慷慨激歌、壮怀激烈。

  但是在周紫芝的词中,似乎总是吟不完的离愁别绪和风花雪月。其他词人的国仇家恨在周词中表现甚少。或许与他和秦桧父子走得太近有关系吧。

  在周紫芝《太仓稊米集》中, 有60首祝贺秦桧父子生日的诗:

  《时宰生日乐府四首》、《时宰生日诗三十绝》、《时宰生日诗六首》、《时宰相生日乐府三首》、《时宰生日乐府七章》 ......

  《四库全书》评价周紫芝说: ”殊为老而无耻,贻玷汗青。”

  当年主战派和主和派几乎势不两立,60多岁才及第作官的周紫薇明哲保身,不去惹那些麻烦 ,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大概就是说的周紫芝这类人吧。

  老街最喜欢的一句词“叶叶声声是别离”来自于周紫芝的这首《鹧鸪天》:

  一点残红欲尽时。乍凉秋气满屏帏。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调宝瑟,拨金猊。那时同唱鹧鸪词。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

  按照惯例,老街用其韵填词一首为习作,《鹧鸪天·庭院深深对月时》:

  庭院深深对月时,好风如水动罗帷。铿然一叶三更梦,惆怅孤云半阙词。梧桐影,玉狻猊,阳关同唱忆相离。至今多少寒砧夜,宝镜尘生霜鬓垂。

  

  五、清都山水郎晚节不保 朱敦儒

  在南渡词人中,成就最高的就是李清照和朱敦儒, 朱敦儒有《樵歌》三卷,因此其词体被称为"朱希真体"或"樵歌体"。 辛弃疾就有词《念奴娇赋雨岩 》特别注明为”效朱希真体“。

  南渡以前的朱敦儒自称:‘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有《鹧鸪天》一首自表心迹: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曾批给露支风敕,累奏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南渡以后,朱敦儒词风有所变化,多了慷慨悲愤之作。他后来被朋友说动,应召出山作官,因为和主战派李光走的比较近, 成了秦桧的眼中钉,后来二人同时被秦桧党羽弹劾。丢官以后,朱敦儒重新过起了寄情山水的生活。

  不过,朱敦儒后来又一次出山,是因为秦桧的招募,朱敦儒因为儿子在秦桧手下为官,不得不再次出仕,结果被后人所诟病。

  朱敦儒暮年的词中多是浮生若梦的消极思想与颓废之情。 如这首《西江月》:

  元是西都散汉,江南今日衰翁。从来颠怪更心风。做尽百般无用。屈指八旬将到,回头万事皆空。云间鸿雁草间虫。共我一般做梦。

  我本是洛阳散淡之人,如今远离故土,已成江南老翁。眼看八旬将到,还有什么事情看不破呢?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绍兴二十九年(1159),78岁的朱敦儒去世。

  老街按照惯例填词一阙。《观宋填词78·西江月 》

  摇首红尘看破,垂竿学作渔翁。几回诗酒赋春风,天与我才何用。转瞬朱颜霜鬓,曾经壮志空空。芸窗烛火扑飞虫,万事一场秋梦。

  

  六、罪魁祸首 宋徽宗赵佶

  亡国之痛、黍离之悲,是古诗词常见的题材。但是从一国之君口中道出却不同,曾经的九五之尊沦阶下之囚,其词更令人感到震撼。

  宋徽宗被俘前后的词风当然也有巨大的改变,例如这两首咏物词,一首是北宋时期的《声声慢· 梅》:

  欺寒冲暖,占早争春,江梅已破南枝。向晚阴凝,偏宜映月临池。天然莹肌秀骨,笑等闲、桃李芳菲。劳梦想,似玉人羞懒,弄粉妆迟。长记行歌声断,犹堪恨,无情塞管频吹。寄远丁宁,折赠陇首相思。前村夜来雪里,殢东君、须索饶伊。烂漫也,算百花、犹自未知。

  一首是亡国以后,作为俘虏北上途中的《宴山亭·北行见杏花》: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这首就是赵佶的血书:

  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

  从宋徽宗咏梅与咏杏花 ,可以比较一下苏轼咏物词与辛弃疾咏物词的区别, 南渡前后的诗人心境已经不同, 同是豪放词,境界也不同。

  结束时,用赵佶韵,填一首《眼儿媚·读赵佶词有感》 :

  忍听羌笛落梅花,含泪入胡沙。江山万里,京华一梦,弦断琵琶。

  南枝春绽香犹在,双燕觅谁家。西风离黍,朱栏残阙,多少繁华。

  

  结束语

  上文中的这两个人,有罪魁祸首宋徽宗,老死于金国;有靖康之变中下落不明的大晟词人田为;有南宋初期,抗金队伍兵变时失踪的陈克;有与秦桧势不两立的长寿诗人李光;还有晚节不保被秦桧玷污了名声的朱敦儒。还有以为依附于秦桧被骂老而无耻的周紫芝。

  恰好连续写了这六位词人,可见环境的变化,对一个诗人风格变化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