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上躺着90亿现金,泸州老窖却为何发债40亿这里有原因

?

7月25日,泸州老窖公告称,公司发行40亿债券的计划获核准,而截至2018年底,公司仍存有账面资金90亿元。泸州老窖刘淼曾多次次重申“重归前三”的决心,而为了扩大高端酒的产能提升业绩,泸州老窖2016年决定投放74亿元用于技改,现在发行的40亿债券便是用于第二期技改。

7月25日,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40亿元的公司债券。这一举动令部分投资者颇为不解,因为截至2019年3月31日,泸州老窖净资产为187.56亿元,公司账面资金仍有94亿元。并不缺钱,为何仍要发债40亿元?

其实,泸州老窖是为了进行“技改项目”,以便早日重返行业前三。对于为何发行债券,泸州老窖回复投资者称,公司于”十三五“期间开展了一系列工程建设项目,总投资74亿元的酿酒工程技改等重大投资需要资金。对于本次债券发行的募集资金用途,泸州老窖在公共中称,将用于酿酒工程技改项目(二期工程)、信息管理系统智能化升级建设项目和黄舣酿酒基地装置设备购置项目。

泸州老窖2016年发布公告投资74亿用于技改,其中一期30亿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而如今计划募资的40亿元将主要用于技改二期项目,目的或是试图实现增加高端产品国窖1573的产能,重返行业前三。

援引蓝鲸财经消息,2018年11月29日,泸州老窖领导团队赴五粮液考察,该期间,刘淼再次重申“重归前三”的决心,他指出,在2018冲刺年的基础上,2019要“搏命式”发展。国窖1573在近期的股东大会上更是喊出“百亿大单品有我”的有我,可见追赶之心迫切。

 

实际上从2015年白酒行业转好以来,高端白酒行情尤为走俏,而对于酒企来说,限制其业绩释放的最大阻碍就是产能。上个世纪80年代,五粮液大量扩产,现在30多年了,主力窖池都已经进入成熟期。而而泸州老窖窖池多年未有扩建,高端酒产能不足,对于想重返行业前三的泸州老窖,扩建可以说是迫在眉睫。

//

技改为何如此费钱?

//

川酒六花里除了五粮液,最知名的便是泸州老窖,不过从全国排名来看,自从2010年后,就再也没回到前三了。所以,泸州老窖之所以执着于“重归前三“,还是有其历史因素。

资料显示,泸州老窖2018年实现营收130.55亿元,净利润35.86亿元。其中,以国窖1573为代表的高端酒销量收入63.7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不到五成。从2018全年财报和2019年一季度老窖的业绩表现来看,泸州老窖的势头良好。

其实,泸州老窖的整体业绩是不错的,过去十年除2013-2014年外均保持了良好的增长,2015年以来营收增速均在20%以上。伴随着中高档白酒销售占比的不断提高,公司的利润率不断增长,毛利率从50%提升到80%,净利率也从20%提升至40%。

不过,从2010年开始,泸州老窖营收、净利润相继被洋河超越,行业排名降至第四名。到2018年,泸州老窖营收比仍比洋河的241.22亿元相差100多亿,净利润比洋河的81.05亿相差45亿。虽然经历了2012-2014年的沉寂以后,毛利率不断上升,已经追平了五粮液和洋河,但为了重回三甲,泸州老窖加大了广告宣传的力度,销售费用的增加使得其净利润率仍低于三甲。  

2015年泸州老窖加快了改革进度,整体的经营思路清晰了不少。跟五粮液一样,泸州老窖也遇到过贴牌问题。2006年,由泸州老窖牵头,泸州的600多家酒企参与,进行OEM贴牌生产。而这一年在新的管理层上任后,泸州老窖制定了“五大单品”的策略,把贴牌数量砍了90%。公司未来几年的增长或将主要源于除国窖1573以外的其他四大战略单品。

也在这一年,泸州老窖定下了到2020年“重回行业前三”的目标。有公开数据统计,仅2018年一年,刘淼至少七次公开提及“重回前三”的发展目标。颇有意思的是,国窖1573目前采取的是跟随策略,对标五粮液和茅台。

在今年5月14日,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刘淼在会上表示,“要紧跟五粮液的步伐,2019年在保证渠道的利润的前提下,提升终端零售价,并将在全年积极推进费用管控,2019年实现25%的增长目标”。

//

提升高端白酒产能,为重返前三?

//

而为了重返前三,错过扩产好时机的泸州老窖下定决心开始技改意在扩展高端白酒的产量。对于酒企来说,提价虽然在短期内能够使得公司业绩提升,但限制其业绩释放的最大阻碍其实是产能。尤其是2015年白酒行业转好以来,品牌白酒的需求是越来越高的。

泸州老窖现在最知名的是“国窖1573”,是三大超高端白酒之一,2001年为了与茅台和普五竞争而推出的高端品牌。泸州老窖近几年的增长主要是高端1573带来的,从2016年到2018年,高档酒收入增速分别为:89.39%、59.18%、37.21%。

老窖池可以说是高端白酒的护城河,值得一提的是泸州拥有百年以上的窖池1619口,其中明代的窖池被国务院列为第四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酿造出来的酒的质量明显好于别的窖池。不过,上个世纪80年代,五粮液大量扩产,现在30多年了,主力窖池都已经进入成熟期。而洋河的扩产在21世纪初期,目前仍然在演替期。10多年后,洋河才能真正进入大量生产高端酒的时候。虽然泸州老窖降低了低端酒的比例,但在高端产能上,泸州老窖不及五粮液。

2018年年报显示,高端白酒销售收入63.78亿元,按照国窖1573的780元/500ml的出厂价大致计算,2018年泸州老窖销售的国窖1573成品酒约4100吨。截至上年末,泸州老窖总产销量为16万吨,按照10%的优质酒率估算,国窖1573产能大约为1.6万吨。五粮液2018年高端酒产能估计在2万吨左右,公司规划2020年达到3万吨。

2016年泸州老窖发起定增,拟募集不超过元投入酿酒工程技改项目(一期工程),2017年9月完成了这次发行,最终募集资金30亿元。认购对象主要是汇添富、博时等基金管理公司。

根据泸州老窖公告,技改一期到2020年完成,将新建7000个窖池,产基酒3.5万吨。二期2025年建设完成后产能将达到基酒10万吨。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一期工程已累计投入13.8亿元,投资进度为46.75%。

据了解,技改项目不改变产能,但是能够提升优质基酒的比重,相当于提升了中高端酒产能,但是公司对外宣传口径是2020年国窖1573的成品酒销量要达到2万吨。

管理层解释称,国窖1573从2001年推出以来,每年都有基酒存下来,目前基酒有2万多吨的储备。现在正在进行的技改项目建成投产后,原来生产中低等级基酒的老窖池可以置换出来生产国窖1573。

而这次泸州老窖通过在技改第一期发债30亿之后,又发行了40亿元的债券计划,且都用于技改,可见泸州老窖想要重返老三的迫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