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战役打得有多惨烈?一位搜索连长的记录令人心痛



  一段悲壮的历史,一则被遗忘的往事。

  1944年秋,日军从连江镇海登陆,占领连江县城后,主力由潘渡趋大小北岭,从北面进犯福州。此时,驻守福州的国民革命军第80师搜索连驻防在连江。9月28日,日军飞机到连江做低空侦察,搜索连赶回福州报告。师部当即命令第239团副团长陈维金为前哨指挥官,第二排排长陈朝开率领全排为指挥部警卫。

  

  ?1930年代的福州城

  当时日军进攻路线不明,指挥部估计日军可能从连江经大北岭沿大路进犯福州。于是第二排奉命从福州赶回连江御敌。全排于当日下午4点钟出发,准备连夜经过鼓山抄小路迂回连江。29日上午,全排在翻越岭头门时尖兵班在小路上与日军遭遇。激战数十分钟后,全排不敌日军被迫撤到岭头门阵地坚守。

  在岭头门阵地,日军陆战队先是打散了第80师第238团的两个连,随后又将矛头对准了搜索连。此时前面的一个连抵挡不住日军,想要继续后撤。陈朝开当即对前面喊:“不能撤!你们一撤的话我们就开打!”

  

  ?山下集结的日军

  前面的连不再撤退,第二排与这个连一起战斗到10月初。在岭头门阵地,第二排与大约一个排的日军兵激战数日,双方在岭头门你来我往互有死伤,但是谁也无法攻占对方阵地。

  10月2日下午两点,指挥部命令第二排向日军阵地发起冲击,陈朝开于是准备命令全排发起进攻。就在此时,师部又发来命令要求搜索连第二排作为后卫掩护部队撤退。由于在门头岭与日军激战5日5夜没吃没睡,第二排全体人员饥肠辘辘,陈朝开于是派出2个炊事兵和3个传令兵去先去新店准备吃的。

  下午4点钟,这5个战士走到半路时,突然从福州追来的鬼子,鬼子一阵机枪扫来,当场有两名战士负伤,另外三人被日军抓去。负伤的人跑回来告诉陈朝开,前面到处都是日军,已经不能去了。陈朝开这时候才明白,守卫福州的80师主力已经撤退了,为避免被日军包围,他不得不重新选择一条线路撤退。

  

  ?山上的日军

  陈朝开率领仅剩的44名士兵撤到新店时,追来的日军向他们后面开枪,从福州撤下来的走在他们侧翼的第80师友军部队,因为情况不明也向他们开枪。陈朝开立刻带领这44人跑出了危险地带,在福州东面的一个小村子里立住了脚。

  当天晚上10点钟,众人又饥又饿,疲惫不堪。为了不被日军发现,众人又迅速从福州东门进入,从西门跑出。当时非常奇怪,福州已经被日军攻陷,在城中却找不到一个日本兵。陈朝开带着这44人得以安全撤出,来到一个叫浦口的地方时,才遇到了副团长陈维金,陈副团长要求第二排立刻出发去马鞍搜索敌情。

  五天五夜没吃没睡的兄弟听到命令,人人面有难色。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众人随便喝了点水后又继续向马鞍前进。抵达马鞍之后,并未发现有敌情。陈副团长又命令第二排前去掩护第238团撤退,陈朝开此时意识到此去可能要牺牲了,于是让众人写下遗书交给其他人代为寄发,又匆匆带着这44人赶往需要掩护的地方。

  

  ?奔赴前线

  第二天凌晨5点钟左右,陈朝开带着这44人在半路与日军遭遇,日军的迫击炮、重机枪打得他们站也站不住。当他们拼死突出日军包围,赶到约定的掩护地点时,却找不到需要掩护的第238团及其指挥官在何处。此时陈朝开等人已经没了力气,一个个饿得走不动路,倒在路边奄奄一息。

  就在此时,当地的老百姓将他们抬进了家里,煮饭给他们吃,还给他们装了水。老百姓没有收他们一分钱,得到救助的陈朝开等人休息了几个小时后,迅速离开了那个地方。他们继续前进,一直走到三重山,才找到了要掩护的238团。

  两个月后,陈朝开升为搜索连连长,奉命率领搜索连到山区打游击。陈朝开率领搜索连在福州北面的林阳寺一带活动,他们经常十人一伙,腰里插着20响盒子炮,带上2颗手榴弹,装扮成小贩或难民,四出活动。侦察到敌情之后,就用无线电向师部汇报。

  

  ?捡吃花生的中国士兵

  当时搜索连有一个排长梁怀清非常勇敢,他曾假扮成为伪保长,带着鸡鸭去“慰劳皇军”,摸清楚了日军据点的情况,准备突袭日军。可惜三天之后,梁怀清在一次战斗中被手榴弹炸中牺牲。当天夜里,陈朝开率领搜索连端掉了这个据点,击毙鬼子10余人。

  不久之后,100多名日军排成四队,慢慢向小北岭前进。搜索连边打边撤,将这群鬼子引入了第238团的伏击圈中,日军进入包围圈被238团一阵机枪狂扫,当场打死打伤多人。日军遭到伏击后立即后撤,又遭到埋伏在一座桥边的搜索连伏击,打死打伤日军多人后,搜索连迅速撤退。

  三天后,有当地居民跑来向陈朝开报告,告诉他在那天的战斗中,他打死了30个日军,鬼子挨家挨户搜赖扁担去抬尸体,抬出来的尸体全部放在桥边用老百姓家里的桌子、椅子围着烧了很久才退去。

  

  ?进攻中的日本兵

  福州战役结束后,司令部让搜索连前去打扫战场。当时在距离新店10余里的七星坪争夺战中战斗最为激烈,死伤的人也最多,那里到处都是尸体。陈朝开率领搜索连抵达七星坪时,发现大部分尸体已经腐烂,臭味难闻。当时守卫福州的第80师官兵尸体曝露野地,仰面朝天。日军的尸体则用大麻袋装上车运走了,仅留下一百多具,五人或者六人掩埋在一起。

  在收埋尸体时,陈朝开在大北岭下的一座小庙里,看见石柱子上绑着两个80师的士兵尸体,满身是被刺刀捅出的窟窿,其中有一人的头还被日军割掉了。

  

  ?三八刺刀

  在一块水田里,他们还收埋了第239团第一营营长张稚生的尸体。在坚守大北岭的战斗中,张稚生营长的第一营伤亡惨重,打到最后仅剩下10几个人。张营长率领这10几个人摸到岭下一个小街市,准备弄点吃的东西时,突然在一个小店铺里与一队日军遭遇。

  激战中,张营长与这10几名弟兄全部壮烈牺牲,日军用机枪将他们全部打死在了田里。陈朝开将张营长等人的遗体捞出,送往师部择地安葬。目睹惨状,陈朝开等人都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流下。

  

  ?今日林阳寺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战之胜利,全由血肉堆砌而成。从陈朝开连长的记录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抗战的艰难,在敌我差距悬殊巨大之下作战之惨烈。每一个滴血的文字,一个段记录的符号都值得后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