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男神忽然联系不上,她偷偷潜入他家中,看见一个相框她脸红了



   21:17:12 Carol往事

  

  每天读点故事作者:大荒邪魅一笑

  1

  “你好,需要帮忙吗?”男声。

  满意正一手扶着电线杆一手去够鞋,听到这句话她直起了身子:“不用了,谢……楼喃?”

  “丁满?”他语气诧异,直接蹲下了身,右臂用力,卡进下水道缝隙的鞋跟终于被拔出来。楼喃握住她脚踝将鞋套上去,她终于道了一声:“谢谢。”

  满意从包里抽出湿巾给他:“你怎么在这?上哪去?”

  “中医院。”楼喃接过去,只象征性地擦了两下,“讲究。你脚又不臭。”他顿了两秒,“怎么又卡路里了?”

  “不小心。”满意回。

  “你瘦了好多。”

  “嗯。”

  丁满意自带话题终结者属性,楼喃放弃同她搭话。两个人就这么并排上了地铁,又下地铁,在同一家早餐店提了叉烧包后走进中医院。

  她要去更衣室,只好在门口和楼喃告别。满意看着楼喃走向门诊部,到底没忍住叫了他一声:“楼喃。”

  男人回头。

  “你来看病吗?我在住院部工作,如果有需要的话,来护士总台找我。”

  楼喃咧嘴笑了笑:“好。”

  满意缩在更衣室里换衣服,门外已经有人催:“满意姐,好了吗?今天你跟新大夫去查房,排了新病房的。”

  “好。”她应了一声,别上自己的胸牌。她才推着护士车出来,医生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她没来得及看新大夫的资料,只好去瞥他的工作牌——上面赫然写着“楼喃,主治医生”六个大字。满意的脑袋一下当了机,顿了几秒才想起来抬头看脸。

  果真是他。穿着一身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脸上连点笑都没有,满意看见他盯自己的胸牌,又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去:“走了丁满。”

  满意连忙跟了上去。

  直到查房结束她才借着难得的空闲叫了他一声:“楼医生,你……”

  “楼喃。”

  “什么?”满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楼喃将自己的手插进白大褂的兜里,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叫我楼喃。”他顿了一下,又想起什么似的郑重其事地补充:“以后我会多多关照你的,丁满同学。”

  满意刚想说些什么,可楼喃已经将手落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又推推她:“忙去吧,有事找我。”

  回到护士台的时候同事正在整理访客登记单,见她来了才忙里偷闲问了句话:“满意,楼医生是不是把你名字看错了啊,怎么叫你丁满?”

  她搓了搓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慢吞吞地回了一句:“可能吧。”

  ——才不是。

  其实满意全名叫丁满意,亲友同事都叫她满意,只有楼喃叫她丁满。

  那时候她瘦得过了头,一米六的个头只有七十四斤。身为竹马兼邻居的楼喃自觉肩负起喂胖她的责任,终于苦心不负,高三那年满意被吹成了一个膨胀的气球,身高不变,体重直冲140斤。

  她人生的悲剧大概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的。

  高考前三个月爸爸出轨,家里闹得兵荒马乱,满意成绩起起伏伏,高考失利。成绩出来当天爸妈扯了离婚证,她跟妈妈。妈妈承担不起她复读的择校费,只好将就上了个大专,学护理。

  他们同年高考,不过楼喃上的是本省的985,学的是工商管理。可他怎么突然就成了医生呢?

  她还没来得及捋出来个头绪护士铃就响了,只好将自己从回忆里抽离出来迅速冲向病房。

  2

  六点半下班。

  满意从楼里出来的时候又在大门口“偶遇”了楼喃。她张了张嘴,想问什么,他却快一步开了口:“走吧,一起回,我等你好一阵了。”

  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给满意,楼喃转身就走。她也没抗议,乖顺地跟在他后面。满意的话憋了好一阵,总算是忍不住往前追了追:“楼喃,你怎么成医生了啊?”

  “大一上学期退学了,复读了半年重新考的医科大。”

  “为什么?”满意问。

  原本脸上挂着笑的楼喃突然不笑了,他嘴唇紧抿,又变成了那个面无表情的楼医生:“家里出了些事。”

  满意就不吭声了。

  他重新向前走去,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追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她没看到楼喃又重新咧开的嘴角。

  两人进了医院附近一家茶餐厅:久别重逢,吃顿饭聊表庆祝。楼喃就在她对面坐着翻菜单,眉眼低垂的。也没问她吃点什么,径自点了两人份的菜品。

  “丁满。”他忽然叫她,“你当初怎么突然就不理我了?”

  她愣了一下神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腿卡在里头。

  她疼得要命,楼喃却站在旁边呲着牙笑:“卡路里了你,够倒霉的,等我笑完就把你拔出来!”

杠才出来的。满意的小腿在那次意外中被划出老长一道口子,缝了三针,留下一道狰狞可怖的疤。

  从那以后,她跟楼喃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直到她大一下学期,彻底断了联系。

  满意知道自己这事干得有点矫情,可在她最艰难的阶段还被最好的朋友嘲笑真的让她伤透了心。

  对面的楼喃像是有些尴尬,顿了几秒才接过话头:“你懂什么,微胖的女性才是最有魅力的。”

  她不置可否,只是缩了缩暴露在桌子外面的腿。

  这一顿饭吃得不尽人意,尤其是对桌的情况让她坐立不安。

  对桌的男人是陈树理,丁满意前男友。他大约是在相亲,很正经地穿上了西装和皮鞋,女孩子也漂亮,看来有点羞涩。陈树理一直对着对面的姑娘说话,眉头轻蹙,时不时瞟一眼满意。她尴尬得不得了,就连楼喃都发现了。

  “怎么了?”他问。

  “我前男友在对桌。”

  “哦。”楼喃表示了解,叫来服务生结账走人。出了门才正色问她:“他出轨了?伤你心了?是个渣男?”

  满意连忙挥手:“不是不是……是他妈妈不喜欢我,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被人嫌弃很正常。”

  楼喃不知道怎么回,干脆就不回,直接打了车报地址回家。下车时他拍了拍满意的肩膀,像个老干部:“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妈宝男。回去好好休息吧。”

  她一下笑出了声。

  3

  第二天是满意是和楼喃一起去医院的,因此到得极早。没想到才到护士台就看到了比她来得更早的陈树理,他穿着白大褂靠在护士台前,见她来直接拉了她一把:“满意,你谈恋爱了?”

  “没有啊。”

  “那昨天你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他的语气听起来很生气,满意抿抿嘴,叫他:“陈树理,你说我干什么?你昨天不也是在相亲吗?”

  “那是我妈逼我的!又不是我自愿去的。”

  满意突然想到昨天进门前楼喃的妈宝男论调,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我们已经分手了。”

  “那是我妈……”话音未落,楼喃却过来了。他双手插在白大褂兜里,表情有些不耐烦:“赶快收拾东西查房去了,聊什么天。人家有事妈妈兜着,你工作失误能找妈妈吗?”

  护士车就在手边,她连忙应了两声跟在楼喃后面。陈树理没追上来,因为走廊上已经开始陆陆续续过人了。

  楼喃不肯放过她:“你眼光有问题。”

  “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不是我的问题。”满意反驳。

  他翻了个白眼:“上班时间不要说无关话题,尤其是只会给自己找借口的人。”

  满意也翻个白眼:这人嘴怎么这么坏?

  今天的工作不怎么顺利。满意也不知道怎么了,给病人扎针连着两次都没扎好。她越扎不好越紧张,尤其是楼喃已经站直身子皱紧了眉头。

  病人脸上的火气显而易见,却仍强压着调侃了一句:“能扎吗你?”她只能连连道歉。满意重新拿出针来,她拍了拍病人的手背试图让血管更明显。针头慢慢贴近皮肤,扎破……

  “你到底会不会扎针!不会就让别人来!我来医院给你练手来了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满意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拿出棉签给病人擦血:“我重新给你扎,我……”

  “啪”。

  却是一只杯子砸在了地上。小腿火辣辣地疼,她一低头,看见小腿被割破了口子,血渗过袜子,看起来颇有几分可怖。病人也懵住不骂了,满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退后一步不停鞠躬道歉,眼泪珠子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楼喃总算看不下去,他没去扶她,只上前来同病人道了歉,又亲自上手帮他扎针。满意的眼泪一直就没停,所幸这是最后一个病房,扎完针后他叫着她出了门。

  “丁满意。”他语气严肃,“把眼泪擦干净。”

  她用袖子擦干眼泪。

  “没什么好哭的,这是你自己工作失误。你是个护士,这次是针没扎好,还连着三次,下次你还打算犯什么错?如果是上错了药呢?如果是手术递错了刀呢?你是个护士,能不能提高一下你的职业素养!”

  丁满意不吭声。

  “回去自己反省。”

  她站着不动。楼喃走了两步突然发现她没跟上来,又转了回来提溜着她的领子恶声恶气地开口:“站着干嘛?过来包扎伤口!”

  “嗝……嗯。”满意抽噎着应了。她被带到了楼喃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男人蹲了下来剪开她的袜子给伤口消毒,动作倒是很轻:“委屈了?骂重你了?”

  “没有。”她看着他,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男人头顶上的发旋,“的确是我工作失误,没有委屈,就是有点慌了。”

  楼喃的语气总算软了下来:“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不要再犯。”

  4

  重逢好几个月了,他们好像重新恢复了几年前的关系,满意开始跟他聊天,偶尔也发发工作上的牢骚。同事说她开朗了好多,她忙忙否认,自己心里却有数。楼喃的回来真是改变了她好多。

  满意站在护士台前整理病人资料,她分了新的工作区,手头的工作交给了另一个实习护士。她还没来得及给楼喃说,刚巧楼喃请假,有别的医生带着新护士替他查房。

  她有些担心,所幸今天只有半天班,她中午就可以回家。满意一下班就换好衣服站在医院门口给楼喃打电话,“嘟嘟嘟”响了半天,硬是没人接听。

  满意拎着包冲向地铁,下了地铁又一路狂奔。到小区后她先站在他的门口敲了敲,没动静。按门铃,还是没动静。满意灵机一动,回到自己的卧室从阳台翻他的窗户。

  她将脸贴在他的窗户上试图看清里面有没有人。

  卧室里空无一人,被褥整整齐齐地叠好搁在床上。满意有些失望,正准备收回自己的脑袋又猛地看到他书桌上立着的相框。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都穿着典型的中国式校服,女生马尾,男生寸头,两个人并得很紧,笑得露出大牙。赫然是中学时代的楼喃和满意。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红了红。

  满意拍拍自己的脸蛋,把腿收了收,重新探到自己那侧的小阳台上。她又往回看了一眼,猛然对上楼喃的脸。她吓得一哆嗦,差点栽下去。男人连忙冲过来打开窗户,重新将保持着劈叉姿势的满意拉进来。

  这是相逢以来她头一次进楼喃的卧室,有股淡淡的木香。她站在窗边有些无措,倒是楼喃相当轻松。他的手担在脑袋后面,一倾身,懒洋洋地瘫在了床上。

  “楼……楼喃,”她的脸更红了,“我坐哪啊……”

  他突然睨了她一眼,有些好笑地说道:“想坐哪坐哪啊,又不是没进过我卧室。”

  “那哪能一样。”满意一秒正经脸,“我长大了就没再进过你卧室了,你现在这是男人的卧室,我是女人,男女有别。”

  “哦……男女有别。”楼喃坐起身子,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来,坐这。”

  满意小碎步挪过去,有些难为情。他们距离太近,她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混着香烟的味道,不过并不难闻。

  她微微侧过脸,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她对上楼喃的眼睛,又连忙躲开向下看去。挺立的鼻子,对男性来说过红的嘴唇,有唇峰。此刻它一张一合,带着坏笑,问她:“怎么趴在我窗台上?要是觊觎我的卧室就跟我直说嘛,直接进来。我人都能让你觊觎,干嘛要偷偷摸摸的。”

“你上午去哪了呀……你请假了都没有跟我说,我……”

  “满意。”对面的人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她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的手落在她颊侧,又慢慢滑到下巴上。她被迫抬起脸看他,男人的脸越来越近,一个极轻的吻落在她嘴角,转瞬即逝。

  还没等满意害羞,他又坐回了身子。她呆呆地看着他,这一秒的楼喃并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刻的楼喃,他的眼圈微红,眼睛里装着她看不懂的东西。

  他嘴角微勾,像在笑。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凑上来亲了亲她的眼皮,“我不道歉,丁满。我是情不自禁。”

  直白到让人心慌的话“砰”的一声在耳边炸开,可满意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她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坐着,心底有什么东西慢慢涌了出来。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自己喜欢楼喃。

  原来是这样的,原来我喜欢楼喃。她看着对面的人,弯起嘴角笑了一下。

  5

  “对了,今天请假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妈妈生病了,这几天在想办法联系转院。”

  “明天也不去吗?”

  “还没确定。”楼喃躺在床上,眼神放空。满意坐直了身子看他,好一会才吭了声:“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整个下午满意都是闲着的,傍晚时分她透过自己的窗户去看对面。楼喃的灯黑着,大约是在睡觉。她干脆做了菜提过去敲门。

  果真,来开门的人睡眼惺忪,头发乱蓬蓬的。见她来了,楼喃才睁大眼睛露出来个笑:“怎么这会来了?”

  满意有些局促地蹭了蹭脚:“你还没吃饭,我……”

  突然有东西落在额头上,微凉,有些湿润。是楼喃的嘴唇。他拉着她进屋,借着屋里微弱的光,满意看到他笑得眯起来的眼睛:“丁满,我还交了个居家型女朋友呢?要好好藏起来,别被别人抢走了。”

  她被调侃得脸颊通红,从盒子里拿出菜:“先吃饭吧,别把胃饿坏了。”

  楼喃应了一声,拉着她坐在自己旁边才动筷。他吃饭很慢,又不正经,吃两口用油嘴在她脸上啄一下,满意要推他,他更闹着要亲她。满意的手正推在他的脸上,突然有手机响了起来。

  他慢吞吞地去接电话,却在听到对面说话的一瞬间正了色。他电话都没挂,匆匆忙忙拉了件外套和车钥匙就出了门,临走前只留下一句:“有手术。”

  他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满意在他屋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到底是心慌回了自己家。睡也睡不着,只好隔一会就拉开窗帘看看对面有没有人回来,可一直没有。

  她干脆提早去了医院。

  出门的时候天都没亮透,满意为了赶时间打了车去,到医院才知道某工地出了事,砸伤了五个工人,都是重伤,医生不够用又急忙联系离医院近的医生来抢救。

  她心里担心,只能趁着工作空闲时不时到手术室附近转一圈。

  一直没有人。

  直到中午,她终于能抽出一阵完整的时间打探打探手术室的情况了。门口围着一大群人,衣服破旧带着安全帽的男人、带着小孩无声落泪的女人,大约是病人的工友和家属。

  她突然有些心酸,工作一年来,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阵势。生命实在是脆弱得过了头。

  突然,一群人蜂拥而上。手术室的门开了,她踮着脚尖试图寻找楼喃的身影,可直到患者被退出来人群散尽她都没能找到楼喃。

  满意试探着朝消毒间的方向走去,终于在外面那个狭窄的走廊里看到他。

  他像是累极了,瘫在地上,脑袋靠着旁边的贴箱子。她蹲下身去看他,男人的额头上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还没凉下来。她怕他感冒,便小声叫他:“楼喃,楼喃,起来回办公室休息,别弄感冒了。”

  男人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终于睁开眼睛。他的目光有些涣散,才将所有的精力从手术里抽出来,他难得看起来不那么精明了。满意挽着他的胳膊将他扶起来,才迈了一步他就一个踉跄差点松手,幸亏她架住了。

  楼喃脸色发白,在原地站了一阵才缓过来。她忙扶着他去办公室又冲了糖水来喝,他的脸色慢慢好起来了。

  “好点了吗?”满意问他。

  他伸出胳膊来勾满意的脖子,“丁满,”他亲了亲满意的脑门,“是你。”

  “嗯。”

  “真好。”

  满意听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心在这一瞬间都要化开了。楼喃已经睡了过去,她大着胆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垂,又瞥一眼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她微微垂下脑袋,将一个极轻的吻落在楼喃的头上。

  6

  楼喃又请假了。

  连着三天不见人影,不过走之前倒是给满意说了自己去干什么,所以她也不是非常担心。

  她在楼喃回来之前买了巧克力随身装着,满意难得一次见识到医生做完手术会累成什么样,敬重之余又有些心疼,那个人可是楼喃呀。

  她拿到了楼喃家的钥匙,第四天下班回家后终于看到对面卧室的灯亮着。满意想做了饭给他送过去,没想到煤气灶都还没打开就有电话打进来。

  是楼喃。

  他的嗓音有些哑,听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丁满。”

  “嗯?”她用耳朵和肩膀将手机夹起来,忙里偷闲地清理食材。

  “我想你了。”他突然说了一声。(作品名:《喃喃》,作者:大荒邪魅一笑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每天读点故事作者:大荒邪魅一笑

  1

  “你好,需要帮忙吗?”男声。

  满意正一手扶着电线杆一手去够鞋,听到这句话她直起了身子:“不用了,谢……楼喃?”

  “丁满?”他语气诧异,直接蹲下了身,右臂用力,卡进下水道缝隙的鞋跟终于被拔出来。楼喃握住她脚踝将鞋套上去,她终于道了一声:“谢谢。”

  满意从包里抽出湿巾给他:“你怎么在这?上哪去?”

  “中医院。”楼喃接过去,只象征性地擦了两下,“讲究。你脚又不臭。”他顿了两秒,“怎么又卡路里了?”

  “不小心。”满意回。

  “你瘦了好多。”

  “嗯。”

  丁满意自带话题终结者属性,楼喃放弃同她搭话。两个人就这么并排上了地铁,又下地铁,在同一家早餐店提了叉烧包后走进中医院。

  她要去更衣室,只好在门口和楼喃告别。满意看着楼喃走向门诊部,到底没忍住叫了他一声:“楼喃。”

  男人回头。

  “你来看病吗?我在住院部工作,如果有需要的话,来护士总台找我。”

  楼喃咧嘴笑了笑:“好。”

  满意缩在更衣室里换衣服,门外已经有人催:“满意姐,好了吗?今天你跟新大夫去查房,排了新病房的。”

  “好。”她应了一声,别上自己的胸牌。她才推着护士车出来,医生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她没来得及看新大夫的资料,只好去瞥他的工作牌——上面赫然写着“楼喃,主治医生”六个大字。满意的脑袋一下当了机,顿了几秒才想起来抬头看脸。

  果真是他。穿着一身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脸上连点笑都没有,满意看见他盯自己的胸牌,又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去:“走了丁满。”

  满意连忙跟了上去。

  直到查房结束她才借着难得的空闲叫了他一声:“楼医生,你……”

  “楼喃。”

  “什么?”满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楼喃将自己的手插进白大褂的兜里,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叫我楼喃。”他顿了一下,又想起什么似的郑重其事地补充:“以后我会多多关照你的,丁满同学。”

  满意刚想说些什么,可楼喃已经将手落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又推推她:“忙去吧,有事找我。”

  回到护士台的时候同事正在整理访客登记单,见她来了才忙里偷闲问了句话:“满意,楼医生是不是把你名字看错了啊,怎么叫你丁满?”

  她搓了搓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慢吞吞地回了一句:“可能吧。”

  ——才不是。

  其实满意全名叫丁满意,亲友同事都叫她满意,只有楼喃叫她丁满。

  那时候她瘦得过了头,一米六的个头只有七十四斤。身为竹马兼邻居的楼喃自觉肩负起喂胖她的责任,终于苦心不负,高三那年满意被吹成了一个膨胀的气球,身高不变,体重直冲140斤。

  她人生的悲剧大概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的。

  高考前三个月爸爸出轨,家里闹得兵荒马乱,满意成绩起起伏伏,高考失利。成绩出来当天爸妈扯了离婚证,她跟妈妈。妈妈承担不起她复读的择校费,只好将就上了个大专,学护理。

  他们同年高考,不过楼喃上的是本省的985,学的是工商管理。可他怎么突然就成了医生呢?

  她还没来得及捋出来个头绪护士铃就响了,只好将自己从回忆里抽离出来迅速冲向病房。

  2

  六点半下班。

  满意从楼里出来的时候又在大门口“偶遇”了楼喃。她张了张嘴,想问什么,他却快一步开了口:“走吧,一起回,我等你好一阵了。”

  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给满意,楼喃转身就走。她也没抗议,乖顺地跟在他后面。满意的话憋了好一阵,总算是忍不住往前追了追:“楼喃,你怎么成医生了啊?”

  “大一上学期退学了,复读了半年重新考的医科大。”

  “为什么?”满意问。

  原本脸上挂着笑的楼喃突然不笑了,他嘴唇紧抿,又变成了那个面无表情的楼医生:“家里出了些事。”

  满意就不吭声了。

  他重新向前走去,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追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她没看到楼喃又重新咧开的嘴角。

  两人进了医院附近一家茶餐厅:久别重逢,吃顿饭聊表庆祝。楼喃就在她对面坐着翻菜单,眉眼低垂的。也没问她吃点什么,径自点了两人份的菜品。

  “丁满。”他忽然叫她,“你当初怎么突然就不理我了?”

  她愣了一下神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腿卡在里头。

  她疼得要命,楼喃却站在旁边呲着牙笑:“卡路里了你,够倒霉的,等我笑完就把你拔出来!”

杠才出来的。满意的小腿在那次意外中被划出老长一道口子,缝了三针,留下一道狰狞可怖的疤。

  从那以后,她跟楼喃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直到她大一下学期,彻底断了联系。

  满意知道自己这事干得有点矫情,可在她最艰难的阶段还被最好的朋友嘲笑真的让她伤透了心。

  对面的楼喃像是有些尴尬,顿了几秒才接过话头:“你懂什么,微胖的女性才是最有魅力的。”

  她不置可否,只是缩了缩暴露在桌子外面的腿。

  这一顿饭吃得不尽人意,尤其是对桌的情况让她坐立不安。

  对桌的男人是陈树理,丁满意前男友。他大约是在相亲,很正经地穿上了西装和皮鞋,女孩子也漂亮,看来有点羞涩。陈树理一直对着对面的姑娘说话,眉头轻蹙,时不时瞟一眼满意。她尴尬得不得了,就连楼喃都发现了。

  “怎么了?”他问。

  “我前男友在对桌。”

  “哦。”楼喃表示了解,叫来服务生结账走人。出了门才正色问她:“他出轨了?伤你心了?是个渣男?”

  满意连忙挥手:“不是不是……是他妈妈不喜欢我,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被人嫌弃很正常。”

  楼喃不知道怎么回,干脆就不回,直接打了车报地址回家。下车时他拍了拍满意的肩膀,像个老干部:“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妈宝男。回去好好休息吧。”

  她一下笑出了声。

  3

  第二天是满意是和楼喃一起去医院的,因此到得极早。没想到才到护士台就看到了比她来得更早的陈树理,他穿着白大褂靠在护士台前,见她来直接拉了她一把:“满意,你谈恋爱了?”

  “没有啊。”

  “那昨天你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他的语气听起来很生气,满意抿抿嘴,叫他:“陈树理,你说我干什么?你昨天不也是在相亲吗?”

  “那是我妈逼我的!又不是我自愿去的。”

  满意突然想到昨天进门前楼喃的妈宝男论调,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我们已经分手了。”

  “那是我妈……”话音未落,楼喃却过来了。他双手插在白大褂兜里,表情有些不耐烦:“赶快收拾东西查房去了,聊什么天。人家有事妈妈兜着,你工作失误能找妈妈吗?”

  护士车就在手边,她连忙应了两声跟在楼喃后面。陈树理没追上来,因为走廊上已经开始陆陆续续过人了。

  楼喃不肯放过她:“你眼光有问题。”

  “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不是我的问题。”满意反驳。

  他翻了个白眼:“上班时间不要说无关话题,尤其是只会给自己找借口的人。”

  满意也翻个白眼:这人嘴怎么这么坏?

  今天的工作不怎么顺利。满意也不知道怎么了,给病人扎针连着两次都没扎好。她越扎不好越紧张,尤其是楼喃已经站直身子皱紧了眉头。

  病人脸上的火气显而易见,却仍强压着调侃了一句:“能扎吗你?”她只能连连道歉。满意重新拿出针来,她拍了拍病人的手背试图让血管更明显。针头慢慢贴近皮肤,扎破……

  “你到底会不会扎针!不会就让别人来!我来医院给你练手来了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满意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拿出棉签给病人擦血:“我重新给你扎,我……”

  “啪”。

  却是一只杯子砸在了地上。小腿火辣辣地疼,她一低头,看见小腿被割破了口子,血渗过袜子,看起来颇有几分可怖。病人也懵住不骂了,满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退后一步不停鞠躬道歉,眼泪珠子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楼喃总算看不下去,他没去扶她,只上前来同病人道了歉,又亲自上手帮他扎针。满意的眼泪一直就没停,所幸这是最后一个病房,扎完针后他叫着她出了门。

  “丁满意。”他语气严肃,“把眼泪擦干净。”

  她用袖子擦干眼泪。

  “没什么好哭的,这是你自己工作失误。你是个护士,这次是针没扎好,还连着三次,下次你还打算犯什么错?如果是上错了药呢?如果是手术递错了刀呢?你是个护士,能不能提高一下你的职业素养!”

  丁满意不吭声。

  “回去自己反省。”

  她站着不动。楼喃走了两步突然发现她没跟上来,又转了回来提溜着她的领子恶声恶气地开口:“站着干嘛?过来包扎伤口!”

  “嗝……嗯。”满意抽噎着应了。她被带到了楼喃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男人蹲了下来剪开她的袜子给伤口消毒,动作倒是很轻:“委屈了?骂重你了?”

  “没有。”她看着他,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男人头顶上的发旋,“的确是我工作失误,没有委屈,就是有点慌了。”

  楼喃的语气总算软了下来:“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不要再犯。”

  4

  重逢好几个月了,他们好像重新恢复了几年前的关系,满意开始跟他聊天,偶尔也发发工作上的牢骚。同事说她开朗了好多,她忙忙否认,自己心里却有数。楼喃的回来真是改变了她好多。

  满意站在护士台前整理病人资料,她分了新的工作区,手头的工作交给了另一个实习护士。她还没来得及给楼喃说,刚巧楼喃请假,有别的医生带着新护士替他查房。

  她有些担心,所幸今天只有半天班,她中午就可以回家。满意一下班就换好衣服站在医院门口给楼喃打电话,“嘟嘟嘟”响了半天,硬是没人接听。

  满意拎着包冲向地铁,下了地铁又一路狂奔。到小区后她先站在他的门口敲了敲,没动静。按门铃,还是没动静。满意灵机一动,回到自己的卧室从阳台翻他的窗户。

  她将脸贴在他的窗户上试图看清里面有没有人。

  卧室里空无一人,被褥整整齐齐地叠好搁在床上。满意有些失望,正准备收回自己的脑袋又猛地看到他书桌上立着的相框。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都穿着典型的中国式校服,女生马尾,男生寸头,两个人并得很紧,笑得露出大牙。赫然是中学时代的楼喃和满意。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红了红。

  满意拍拍自己的脸蛋,把腿收了收,重新探到自己那侧的小阳台上。她又往回看了一眼,猛然对上楼喃的脸。她吓得一哆嗦,差点栽下去。男人连忙冲过来打开窗户,重新将保持着劈叉姿势的满意拉进来。

  这是相逢以来她头一次进楼喃的卧室,有股淡淡的木香。她站在窗边有些无措,倒是楼喃相当轻松。他的手担在脑袋后面,一倾身,懒洋洋地瘫在了床上。

  “楼……楼喃,”她的脸更红了,“我坐哪啊……”

  他突然睨了她一眼,有些好笑地说道:“想坐哪坐哪啊,又不是没进过我卧室。”

  “那哪能一样。”满意一秒正经脸,“我长大了就没再进过你卧室了,你现在这是男人的卧室,我是女人,男女有别。”

  “哦……男女有别。”楼喃坐起身子,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来,坐这。”

  满意小碎步挪过去,有些难为情。他们距离太近,她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混着香烟的味道,不过并不难闻。

  她微微侧过脸,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她对上楼喃的眼睛,又连忙躲开向下看去。挺立的鼻子,对男性来说过红的嘴唇,有唇峰。此刻它一张一合,带着坏笑,问她:“怎么趴在我窗台上?要是觊觎我的卧室就跟我直说嘛,直接进来。我人都能让你觊觎,干嘛要偷偷摸摸的。”

“你上午去哪了呀……你请假了都没有跟我说,我……”

  “满意。”对面的人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她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的手落在她颊侧,又慢慢滑到下巴上。她被迫抬起脸看他,男人的脸越来越近,一个极轻的吻落在她嘴角,转瞬即逝。

  还没等满意害羞,他又坐回了身子。她呆呆地看着他,这一秒的楼喃并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刻的楼喃,他的眼圈微红,眼睛里装着她看不懂的东西。

  他嘴角微勾,像在笑。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凑上来亲了亲她的眼皮,“我不道歉,丁满。我是情不自禁。”

  直白到让人心慌的话“砰”的一声在耳边炸开,可满意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她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坐着,心底有什么东西慢慢涌了出来。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自己喜欢楼喃。

  原来是这样的,原来我喜欢楼喃。她看着对面的人,弯起嘴角笑了一下。

  5

  “对了,今天请假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妈妈生病了,这几天在想办法联系转院。”

  “明天也不去吗?”

  “还没确定。”楼喃躺在床上,眼神放空。满意坐直了身子看他,好一会才吭了声:“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整个下午满意都是闲着的,傍晚时分她透过自己的窗户去看对面。楼喃的灯黑着,大约是在睡觉。她干脆做了菜提过去敲门。

  果真,来开门的人睡眼惺忪,头发乱蓬蓬的。见她来了,楼喃才睁大眼睛露出来个笑:“怎么这会来了?”

  满意有些局促地蹭了蹭脚:“你还没吃饭,我……”

  突然有东西落在额头上,微凉,有些湿润。是楼喃的嘴唇。他拉着她进屋,借着屋里微弱的光,满意看到他笑得眯起来的眼睛:“丁满,我还交了个居家型女朋友呢?要好好藏起来,别被别人抢走了。”

  她被调侃得脸颊通红,从盒子里拿出菜:“先吃饭吧,别把胃饿坏了。”

  楼喃应了一声,拉着她坐在自己旁边才动筷。他吃饭很慢,又不正经,吃两口用油嘴在她脸上啄一下,满意要推他,他更闹着要亲她。满意的手正推在他的脸上,突然有手机响了起来。

  他慢吞吞地去接电话,却在听到对面说话的一瞬间正了色。他电话都没挂,匆匆忙忙拉了件外套和车钥匙就出了门,临走前只留下一句:“有手术。”

  他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满意在他屋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到底是心慌回了自己家。睡也睡不着,只好隔一会就拉开窗帘看看对面有没有人回来,可一直没有。

  她干脆提早去了医院。

  出门的时候天都没亮透,满意为了赶时间打了车去,到医院才知道某工地出了事,砸伤了五个工人,都是重伤,医生不够用又急忙联系离医院近的医生来抢救。

  她心里担心,只能趁着工作空闲时不时到手术室附近转一圈。

  一直没有人。

  直到中午,她终于能抽出一阵完整的时间打探打探手术室的情况了。门口围着一大群人,衣服破旧带着安全帽的男人、带着小孩无声落泪的女人,大约是病人的工友和家属。

  她突然有些心酸,工作一年来,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阵势。生命实在是脆弱得过了头。

  突然,一群人蜂拥而上。手术室的门开了,她踮着脚尖试图寻找楼喃的身影,可直到患者被退出来人群散尽她都没能找到楼喃。

  满意试探着朝消毒间的方向走去,终于在外面那个狭窄的走廊里看到他。

  他像是累极了,瘫在地上,脑袋靠着旁边的贴箱子。她蹲下身去看他,男人的额头上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还没凉下来。她怕他感冒,便小声叫他:“楼喃,楼喃,起来回办公室休息,别弄感冒了。”

  男人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终于睁开眼睛。他的目光有些涣散,才将所有的精力从手术里抽出来,他难得看起来不那么精明了。满意挽着他的胳膊将他扶起来,才迈了一步他就一个踉跄差点松手,幸亏她架住了。

  楼喃脸色发白,在原地站了一阵才缓过来。她忙扶着他去办公室又冲了糖水来喝,他的脸色慢慢好起来了。

  “好点了吗?”满意问他。

  他伸出胳膊来勾满意的脖子,“丁满,”他亲了亲满意的脑门,“是你。”

  “嗯。”

  “真好。”

  满意听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心在这一瞬间都要化开了。楼喃已经睡了过去,她大着胆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垂,又瞥一眼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她微微垂下脑袋,将一个极轻的吻落在楼喃的头上。

  6

  楼喃又请假了。

  连着三天不见人影,不过走之前倒是给满意说了自己去干什么,所以她也不是非常担心。

  她在楼喃回来之前买了巧克力随身装着,满意难得一次见识到医生做完手术会累成什么样,敬重之余又有些心疼,那个人可是楼喃呀。

  她拿到了楼喃家的钥匙,第四天下班回家后终于看到对面卧室的灯亮着。满意想做了饭给他送过去,没想到煤气灶都还没打开就有电话打进来。

  是楼喃。

  他的嗓音有些哑,听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丁满。”

  “嗯?”她用耳朵和肩膀将手机夹起来,忙里偷闲地清理食材。

  “我想你了。”他突然说了一声。(作品名:《喃喃》,作者:大荒邪魅一笑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