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说“凉”

?

  这几天高温大概是今年入夏以来最热的了,酷热难耐。太阳明晃晃的,从天光晒到天黑,早上六点多钟就像个燃烧的火球挂在东边的天际,一直到下午七点多钟下山,整整燃烧13个小时,也太难为它了!当然,一年四季中夏天酷热是它的名份,即使它再肆无忌惮的施虐,人们也不好说什么,多半只是嘀咕一句:该来的总会来的!

  同事每每在这个时候就说,你家也没装个空调什么的,太厉害了!住在顶楼,又是东西朝向,天光晒到天黑,家里不就是一个火炉子么?卧室里装个壁挂式的小空调不要多少钱呀!我总是无言以对。其实真不是钱的问题,再穷几千块钱还是有的,穷人不缺小钱,只是因为老婆是个彻底的“环保主义者”。

  比方说,夏日炎炎,你热汗淋漓,热得像夏日的狗一样吐着舌头,“装个空调吧,这天气太热了,会把人热死的!”她立刻瞪着眼睛,虎着脸说“真是哈得要死!这时候买空调岂不是价格最贵的!安装费都要多一倍!不会划算一世穷!”到秋冬之际,你提出买反季节的东西,装个空调,她立马反对,“猪脑子进水!这个时候买个空调岂不是浪费了!”你若不厌其烦地唠叨,她立马就说,像个长舌妇,痨话鬼,到底烦不烦呀?末了又来安慰,给人以希望“还是以后住新房再装空调吧,再则住了几十年的老屋电线也老化了,不安全。”说多了你自己也厌烦,也明白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空调成蹉跎!这辈子甭想享受夏日空调的清凉舒适了!不过,即便你恨得牙痒痒的,也无可奈何,也不好因一个空调而一了百了的,只好学阿Q,在心里发狠地说“你一个胖子不怕热,我一个瘦子怕什么呢!看谁厉害,看谁熬过谁!”

  若说这世界上有几家没装空调,大概有两家,就是我家和她娘家,这当然只是气话。因为离办公室近,中午偶尔也在办公室休息,享受享受高科技带来的幸福。不过,相比家里是冰火两重天,长此以往,练就了热也热得,冷也冷得,对付酷热绰绰有余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功夫。即便是酷热难耐,大汗淋漓也能安然入睡;头上服务已有二十余年工龄的破吊扇像飞机一样轰隆隆地转着,自己也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就是后脊梁背贴在滚烫的草席上黏得背皮要脱了也完全不在乎,梦里仍然是一片清凉世界,好像置身在避暑胜地庐山之中,所谓“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心静自然凉。陶渊明笔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就是因为“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么?你不在乎,不纠结,坦然面对它,那热也像鬼一样跑得远远的了;你若老是怕,老是嘀咕埋怨太热,自然邪人招邪鬼,越发热了。

  所以对办公室的空调的态度就像粗茶淡饭吃惯了一样,偶尔吃一顿山珍海味让味蕾特别满足,夏日对办公室的清凉自然依恋些,工作积极性也水涨船高,爱屋及乌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是一把双刃剑。家里没空调,自然不会得空调病,得感冒的概率低许多,自然既省电费又省医药费,人也没那么娇气。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以前在家里劳动,尤其是摘黄花,搞双抢,在烈日下从早晒到晚,人像黑雷公一样,不是也过来了吗?摘黄花菜是头顶烈日,脚踩热土,黄花菜叶子和杆杆密密麻麻,密不透风,人置身其中真是名副其实的热蒸笼;搞双抢,那田里的水都是热的,至少六七十度以上。割禾割得直不起腰,踩打谷机踩得脚软手软,汗如雨下,身上没有一根干纱。汗水,泥水,泪水交织在一起,哪里还有功夫觉得热呢!精疲力尽之后还要挑一担谷子回家。回家之后洗了澡,吃了饭就呼呼大睡,热和蚊子即便再猖狂,人也像死猪一样了。

巷子一样的街,大概有三四百米长,两边都有十几米高的大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形成绿色的光影婆娑的浓荫走廓,吃完饭信步走着,满眼都是养眼的绿,满脸都是拂面的凉爽,满脑都是快乐的文字呢!

  96

  小小佘

  0.4

  2019.08.01 17:36

  字数 1485

  这几天高温大概是今年入夏以来最热的了,酷热难耐。太阳明晃晃的,从天光晒到天黑,早上六点多钟就像个燃烧的火球挂在东边的天际,一直到下午七点多钟下山,整整燃烧13个小时,也太难为它了!当然,一年四季中夏天酷热是它的名份,即使它再肆无忌惮的施虐,人们也不好说什么,多半只是嘀咕一句:该来的总会来的!

  同事每每在这个时候就说,你家也没装个空调什么的,太厉害了!住在顶楼,又是东西朝向,天光晒到天黑,家里不就是一个火炉子么?卧室里装个壁挂式的小空调不要多少钱呀!我总是无言以对。其实真不是钱的问题,再穷几千块钱还是有的,穷人不缺小钱,只是因为老婆是个彻底的“环保主义者”。

  比方说,夏日炎炎,你热汗淋漓,热得像夏日的狗一样吐着舌头,“装个空调吧,这天气太热了,会把人热死的!”她立刻瞪着眼睛,虎着脸说“真是哈得要死!这时候买空调岂不是价格最贵的!安装费都要多一倍!不会划算一世穷!”到秋冬之际,你提出买反季节的东西,装个空调,她立马反对,“猪脑子进水!这个时候买个空调岂不是浪费了!”你若不厌其烦地唠叨,她立马就说,像个长舌妇,痨话鬼,到底烦不烦呀?末了又来安慰,给人以希望“还是以后住新房再装空调吧,再则住了几十年的老屋电线也老化了,不安全。”说多了你自己也厌烦,也明白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空调成蹉跎!这辈子甭想享受夏日空调的清凉舒适了!不过,即便你恨得牙痒痒的,也无可奈何,也不好因一个空调而一了百了的,只好学阿Q,在心里发狠地说“你一个胖子不怕热,我一个瘦子怕什么呢!看谁厉害,看谁熬过谁!”

  若说这世界上有几家没装空调,大概有两家,就是我家和她娘家,这当然只是气话。因为离办公室近,中午偶尔也在办公室休息,享受享受高科技带来的幸福。不过,相比家里是冰火两重天,长此以往,练就了热也热得,冷也冷得,对付酷热绰绰有余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功夫。即便是酷热难耐,大汗淋漓也能安然入睡;头上服务已有二十余年工龄的破吊扇像飞机一样轰隆隆地转着,自己也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就是后脊梁背贴在滚烫的草席上黏得背皮要脱了也完全不在乎,梦里仍然是一片清凉世界,好像置身在避暑胜地庐山之中,所谓“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心静自然凉。陶渊明笔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就是因为“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么?你不在乎,不纠结,坦然面对它,那热也像鬼一样跑得远远的了;你若老是怕,老是嘀咕埋怨太热,自然邪人招邪鬼,越发热了。

  所以对办公室的空调的态度就像粗茶淡饭吃惯了一样,偶尔吃一顿山珍海味让味蕾特别满足,夏日对办公室的清凉自然依恋些,工作积极性也水涨船高,爱屋及乌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是一把双刃剑。家里没空调,自然不会得空调病,得感冒的概率低许多,自然既省电费又省医药费,人也没那么娇气。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以前在家里劳动,尤其是摘黄花,搞双抢,在烈日下从早晒到晚,人像黑雷公一样,不是也过来了吗?摘黄花菜是头顶烈日,脚踩热土,黄花菜叶子和杆杆密密麻麻,密不透风,人置身其中真是名副其实的热蒸笼;搞双抢,那田里的水都是热的,至少六七十度以上。割禾割得直不起腰,踩打谷机踩得脚软手软,汗如雨下,身上没有一根干纱。汗水,泥水,泪水交织在一起,哪里还有功夫觉得热呢!精疲力尽之后还要挑一担谷子回家。回家之后洗了澡,吃了饭就呼呼大睡,热和蚊子即便再猖狂,人也像死猪一样了。

巷子一样的街,大概有三四百米长,两边都有十几米高的大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形成绿色的光影婆娑的浓荫走廓,吃完饭信步走着,满眼都是养眼的绿,满脸都是拂面的凉爽,满脑都是快乐的文字呢!

  这几天高温大概是今年入夏以来最热的了,酷热难耐。太阳明晃晃的,从天光晒到天黑,早上六点多钟就像个燃烧的火球挂在东边的天际,一直到下午七点多钟下山,整整燃烧13个小时,也太难为它了!当然,一年四季中夏天酷热是它的名份,即使它再肆无忌惮的施虐,人们也不好说什么,多半只是嘀咕一句:该来的总会来的!

  同事每每在这个时候就说,你家也没装个空调什么的,太厉害了!住在顶楼,又是东西朝向,天光晒到天黑,家里不就是一个火炉子么?卧室里装个壁挂式的小空调不要多少钱呀!我总是无言以对。其实真不是钱的问题,再穷几千块钱还是有的,穷人不缺小钱,只是因为老婆是个彻底的“环保主义者”。

  比方说,夏日炎炎,你热汗淋漓,热得像夏日的狗一样吐着舌头,“装个空调吧,这天气太热了,会把人热死的!”她立刻瞪着眼睛,虎着脸说“真是哈得要死!这时候买空调岂不是价格最贵的!安装费都要多一倍!不会划算一世穷!”到秋冬之际,你提出买反季节的东西,装个空调,她立马反对,“猪脑子进水!这个时候买个空调岂不是浪费了!”你若不厌其烦地唠叨,她立马就说,像个长舌妇,痨话鬼,到底烦不烦呀?末了又来安慰,给人以希望“还是以后住新房再装空调吧,再则住了几十年的老屋电线也老化了,不安全。”说多了你自己也厌烦,也明白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空调成蹉跎!这辈子甭想享受夏日空调的清凉舒适了!不过,即便你恨得牙痒痒的,也无可奈何,也不好因一个空调而一了百了的,只好学阿Q,在心里发狠地说“你一个胖子不怕热,我一个瘦子怕什么呢!看谁厉害,看谁熬过谁!”

  若说这世界上有几家没装空调,大概有两家,就是我家和她娘家,这当然只是气话。因为离办公室近,中午偶尔也在办公室休息,享受享受高科技带来的幸福。不过,相比家里是冰火两重天,长此以往,练就了热也热得,冷也冷得,对付酷热绰绰有余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功夫。即便是酷热难耐,大汗淋漓也能安然入睡;头上服务已有二十余年工龄的破吊扇像飞机一样轰隆隆地转着,自己也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就是后脊梁背贴在滚烫的草席上黏得背皮要脱了也完全不在乎,梦里仍然是一片清凉世界,好像置身在避暑胜地庐山之中,所谓“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心静自然凉。陶渊明笔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就是因为“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么?你不在乎,不纠结,坦然面对它,那热也像鬼一样跑得远远的了;你若老是怕,老是嘀咕埋怨太热,自然邪人招邪鬼,越发热了。

  所以对办公室的空调的态度就像粗茶淡饭吃惯了一样,偶尔吃一顿山珍海味让味蕾特别满足,夏日对办公室的清凉自然依恋些,工作积极性也水涨船高,爱屋及乌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是一把双刃剑。家里没空调,自然不会得空调病,得感冒的概率低许多,自然既省电费又省医药费,人也没那么娇气。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以前在家里劳动,尤其是摘黄花,搞双抢,在烈日下从早晒到晚,人像黑雷公一样,不是也过来了吗?摘黄花菜是头顶烈日,脚踩热土,黄花菜叶子和杆杆密密麻麻,密不透风,人置身其中真是名副其实的热蒸笼;搞双抢,那田里的水都是热的,至少六七十度以上。割禾割得直不起腰,踩打谷机踩得脚软手软,汗如雨下,身上没有一根干纱。汗水,泥水,泪水交织在一起,哪里还有功夫觉得热呢!精疲力尽之后还要挑一担谷子回家。回家之后洗了澡,吃了饭就呼呼大睡,热和蚊子即便再猖狂,人也像死猪一样了。

巷子一样的街,大概有三四百米长,两边都有十几米高的大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形成绿色的光影婆娑的浓荫走廓,吃完饭信步走着,满眼都是养眼的绿,满脸都是拂面的凉爽,满脑都是快乐的文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