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521)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九章

  ? ? ? ? ? ? ? ? ? ? 李桂荣住进县医院

  ? ? ? ? ? ? ? ? ? ? 江桂芝细问李桂梅

  ? ? ? ? ? ? ? ? ? ? ? ? ? ? ? 5

  李桂梅和吕萍把李桂荣搀扶到住房后,就到医院伙上买了饭。她掛念着嫂子让她去她坐诊室不知道要说什么,很快就吃好了来到了妇产科,没曾想嫂子与她的俩个助手也吃过了饭已经坐在了那里。

  妇产科不象其他科,其他科白天病人不断,夜里很少有病人,上班时有病人,不到上班时很少有病人。即使有病人,不是急病的等着医生上班,是急病的上急诊科。而妇女生孩子,不是有计划按比例的生,有的一天十几个,有的一天仅两三个。也不管是白天或黑夜,上班或不上班。妇产科的几个医生,本着一切为产妇着想的思想,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人,轮流在妇产科等着,没有产妇也不离开。

  今天虽然没有来生孩子的,她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妇产科。只是今天午饭后,两个助手不摊在这里,可以回住室休息一会。但是看到主任江桂芝对来的这个李桂荣如此重视,她们也来了。再说,年轻人精力旺盛,午饭后休息不休息也没有事。

  看到李桂梅进来了,江桂芝站起来拉着她进了里间的产室,关上门后,让李桂梅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李桂梅对面,拉着李桂梅的一直手,光笑不说话。

  李桂梅被嫂子看的不好意思了,问道:“嫂子,你让我来到底有啥事?总不是单为看我的吧?"

  江桂芝仍然笑吟吟的说道:“妹妹,林新成的爱人和陪她来的表嫂子,咋长的都恁漂亮呀?"

  李桂梅说:“我们结拜这十二个姐妹,除了我和一个叫李杏花的长的一般外,其余十个都一个一个漂亮的仙女一样。"

  江桂芝说:“我看你们这十一个姑娘与林新成的妻子结拜成结妹,很大程度上是冲着林新成的。林新成与这十个漂亮的姑娘有暗情我能理解。妹妹,我就稀罕,你这么一个相貌一般的姑娘,怎么把英俊的林新成弄到了你的身上了?"

  李桂梅听了脸刷的红了,用那只没有被江桂芝握住的手,使劲拍了一下江桂芝的手背,气愤的说:“嫂子,你说的这是啥话?什么林新成与这十个漂亮的姑娘有暗情你理解.?什么我怎么把英俊的林新成弄到了我身上了?你这样说,不但是对新成哥的侮辱,也是对我们这些结拜姐妹的侮辱,当然,也是对我的侮辱。"

  江桂芝并不恼,仍然笑着说:“妹妹,你别急,你听我给你说。林新成的妻子长的再漂亮再贤惠,她毕竟是一个农村妇女,是一个生产队的普通社员,哪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凝聚力,让那么多姑娘媳妇去与她结拜?与她结拜的这些姑娘媳妇,占很大的因素是冲着林新成的,因为林新成不但长的好呀,按你说的,还有很多优点,这都是讨女人喜欢的地方。常言说,男爱女,隔千里,女爱男,隔一钱。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那种事情的,只要女人稍微一主动,甚至一个暗示,男人就会乐意接受。我就是根据这,猜想到,与林新成的妻子结拜这些姐妹,都会与林新成有那种事情,也包括你。要不是那样,你不会这样卖命的为林新成办事。"

  李桂梅仍然生气的说:‘亏你还是一个大学毕业生高级知识分子呢,毫无根据的胡分析八联想,男女关系好一点,一定得有那种事情呀。这些姐妹们与他关系好,也是敬重他的人品和办事能力。他也根本不是那号人,与我们只保持姐弟或兄妹关系。"

  江桂芝又反问李桂梅:“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号人?是你求过他被他拒绝了?"

  李桂梅心里怎会忘记,她不但向林新成求了那事,而且林新成还接受了让她如了愿,而且她还是唯一一个与林新成有过那事的人。但她是下铁了决心不对任何人说的,一是为了新成哥的名誉,二也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于是更生气的说:“怎么又联到我身上了?什么我求他被他拒绝了?嫂子,你真会联想?"

  江桂芝问:“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号人?"

  李桂梅并不是沒有依据回答她,李桂梅反问她:“你还记得不记得去年给推荐上来的大学生进行体检时,我安排你的那俩个姑娘,查出她们不是姑娘身了別记上?"

  江桂芝如梦初醒道:“唔唔,记得记得。"

  李桂梅继续说:“你应该还记得,为了这两个姑娘,新成哥在咱家哭着求俺哥,俺哥答应后,还跪谢俺哥。新成哥与这俩个姑娘本无亲无故,是看中了她们的学习成绩,是看中了她们走上社会为人民服务的一颗红心,是看着她们有发展前途。开始,我也怀疑他们相处那么多年,关系好了那么多年,俩个姑娘又是那样的漂亮,肯定也会有那种事情,所以我在体检前那样安排你。后来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她们都是完美的姑娘身。这还不是最有力的证明吗?"

  江桂芝点头道:“照你这么一说,我是多怀疑林新成了,也是多怀疑你了。"然后又笑了笑说,“其实妹妹,我笫一次见到林新成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看你对他那样好,对他的事那样卖力,还真以为你喜欢上他了,不能嫁给他,与他偷偷情也不错。那天我本不摊在医院值班,你哥去文教局走了后,我也来医院了,就是给你和他留个良好的环境。要按你说的,那天夜里你们俩个没有那样啊,那我的良苦用心不是白搭了吗?"

  李桂梅心里话,那天夜里我们俩个不但那样了,而且还非常尽兴的进行了几次,只是以后再也没有过了。而她却用手拧了一下嫂子的手背说道:“嫂子,你这是什么良苦用心,完全是一片不良用心,那我也不谢你了。唉,嫂子,我给你说,并不是我们这些女人喜欢他,凡是给他接触共过事的男人也喜欢他,因为他这个人心善,好解人之难,帮人之需。工作能力强,还有兢业精神,领导也喜欢。才来广播站几天哪,就被你那老同学师编辑靳部长重视起来了。"

  江桂芝不由得赞叹道:“林新成这个人确实是一个德才貌三全的小伙子呀!"

  李桂梅笑问道:“嫂子,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细问新成哥的呀,是不是你也看上他了得了单相思?要是那样,你成下手了。"

  江桂芝佯气道:“看看,又拿你嫂子开刷了。你嫂子都三十七岁了,林新成才二十多岁,我就是找他他也不会接受。"

  李桂梅又笑道:“怕他不接受,带上你这两个助手,你这两个助手才二十三四岁,嫩的很,以她们的嫩补你的老,新成哥能会不接受?"

  江桂芝也笑道:“妹妹,那你得引引路。"说过,拉起李桂梅,“咱俩个别在这里瞎胡砍了,到外边,给那个姑娘讲讲林新成的为人处事去,让她们感动感动,好护理你的桂荣姐,林新成的妻子呀。"

  李桂梅笑了笑,便跟着嫂子出了里间。

  俩个人坐好后,江桂芝对她的两个助手说:“敏英弋艺,你们俩个不知道我这个小姑子对今天来的李桂荣为什么那样尽心尽力吧?不知道我对李桂荣也为什么那样关心照顾吧?让我这个小姑子给你们讲讲她的丈夫林新成的事,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

  俩个姑娘就把目光移向了李桂梅。

  李桂梅便给她们讲起来,先讲林新成初中的学习怎样好,高中考入了开封高中,接着讲回到农村后,在宣传队戏唱的如何好,在砖瓦场砖坯摔的如何好,重点讲了到学校教学那几年作出的付出取得的成绩,七四年春天因形势变化而受了批判撵回了家,回家后不甘消沉搞起了科学种田,去年新公社成立后,又被抽到了公社文教办当了办公室主任,取得了出色成绩。又因不断往县广播站投稿,又被抽到广播站当记者。来到没有几天,写的三篇稿子质量高,宣传部推荐到地区的《豫中日报》,今天被广播站的编辑带着上开封送稿去了………。

  虽然李桂梅介绍的比较筒单,只是一个大概的过程,已让俩个姑娘听得直张嘴直瞪眼吃惊不小。李桂梅以为她们不相信,就又说道:“我说这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宋医生,宋医生在他们大队住了几年。宋医生还与我嫂子是高中和大学时期的同学。"

  听李桂梅这样说,江桂芝忙说道:“不用问不用问,我们相信。"

  敏英姑娘问:“桂梅姐,这个林新成的妻子长这么好,林新成长的肯定也不错。"

  李桂梅没有回答,江桂芝却接道:“那是少有的美男子,你和弋艺找对象,都找象他那样的就中。"

  俩个姑娘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又抿嘴笑了起来。

  这时,有一小伙子拉着一孕妇来了,说是到时候了。李桂梅忙走出了妇产科去李桂荣的住房。

  96

  林木成荫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4

  2019.08.13 13:15*

  字数 3054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九章

  ? ? ? ? ? ? ? ? ? ? 李桂荣住进县医院

  ? ? ? ? ? ? ? ? ? ? 江桂芝细问李桂梅

  ? ? ? ? ? ? ? ? ? ? ? ? ? ? ? 5

  李桂梅和吕萍把李桂荣搀扶到住房后,就到医院伙上买了饭。她掛念着嫂子让她去她坐诊室不知道要说什么,很快就吃好了来到了妇产科,没曾想嫂子与她的俩个助手也吃过了饭已经坐在了那里。

  妇产科不象其他科,其他科白天病人不断,夜里很少有病人,上班时有病人,不到上班时很少有病人。即使有病人,不是急病的等着医生上班,是急病的上急诊科。而妇女生孩子,不是有计划按比例的生,有的一天十几个,有的一天仅两三个。也不管是白天或黑夜,上班或不上班。妇产科的几个医生,本着一切为产妇着想的思想,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人,轮流在妇产科等着,没有产妇也不离开。

  今天虽然没有来生孩子的,她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妇产科。只是今天午饭后,两个助手不摊在这里,可以回住室休息一会。但是看到主任江桂芝对来的这个李桂荣如此重视,她们也来了。再说,年轻人精力旺盛,午饭后休息不休息也没有事。

  看到李桂梅进来了,江桂芝站起来拉着她进了里间的产室,关上门后,让李桂梅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李桂梅对面,拉着李桂梅的一直手,光笑不说话。

  李桂梅被嫂子看的不好意思了,问道:“嫂子,你让我来到底有啥事?总不是单为看我的吧?"

  江桂芝仍然笑吟吟的说道:“妹妹,林新成的爱人和陪她来的表嫂子,咋长的都恁漂亮呀?"

  李桂梅说:“我们结拜这十二个姐妹,除了我和一个叫李杏花的长的一般外,其余十个都一个一个漂亮的仙女一样。"

  江桂芝说:“我看你们这十一个姑娘与林新成的妻子结拜成结妹,很大程度上是冲着林新成的。林新成与这十个漂亮的姑娘有暗情我能理解。妹妹,我就稀罕,你这么一个相貌一般的姑娘,怎么把英俊的林新成弄到了你的身上了?"

  李桂梅听了脸刷的红了,用那只没有被江桂芝握住的手,使劲拍了一下江桂芝的手背,气愤的说:“嫂子,你说的这是啥话?什么林新成与这十个漂亮的姑娘有暗情你理解.?什么我怎么把英俊的林新成弄到了我身上了?你这样说,不但是对新成哥的侮辱,也是对我们这些结拜姐妹的侮辱,当然,也是对我的侮辱。"

  江桂芝并不恼,仍然笑着说:“妹妹,你别急,你听我给你说。林新成的妻子长的再漂亮再贤惠,她毕竟是一个农村妇女,是一个生产队的普通社员,哪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凝聚力,让那么多姑娘媳妇去与她结拜?与她结拜的这些姑娘媳妇,占很大的因素是冲着林新成的,因为林新成不但长的好呀,按你说的,还有很多优点,这都是讨女人喜欢的地方。常言说,男爱女,隔千里,女爱男,隔一钱。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那种事情的,只要女人稍微一主动,甚至一个暗示,男人就会乐意接受。我就是根据这,猜想到,与林新成的妻子结拜这些姐妹,都会与林新成有那种事情,也包括你。要不是那样,你不会这样卖命的为林新成办事。"

  李桂梅仍然生气的说:‘亏你还是一个大学毕业生高级知识分子呢,毫无根据的胡分析八联想,男女关系好一点,一定得有那种事情呀。这些姐妹们与他关系好,也是敬重他的人品和办事能力。他也根本不是那号人,与我们只保持姐弟或兄妹关系。"

  江桂芝又反问李桂梅:“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号人?是你求过他被他拒绝了?"

  李桂梅心里怎会忘记,她不但向林新成求了那事,而且林新成还接受了让她如了愿,而且她还是唯一一个与林新成有过那事的人。但她是下铁了决心不对任何人说的,一是为了新成哥的名誉,二也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于是更生气的说:“怎么又联到我身上了?什么我求他被他拒绝了?嫂子,你真会联想?"

  江桂芝问:“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号人?"

  李桂梅并不是沒有依据回答她,李桂梅反问她:“你还记得不记得去年给推荐上来的大学生进行体检时,我安排你的那俩个姑娘,查出她们不是姑娘身了別记上?"

  江桂芝如梦初醒道:“唔唔,记得记得。"

  李桂梅继续说:“你应该还记得,为了这两个姑娘,新成哥在咱家哭着求俺哥,俺哥答应后,还跪谢俺哥。新成哥与这俩个姑娘本无亲无故,是看中了她们的学习成绩,是看中了她们走上社会为人民服务的一颗红心,是看着她们有发展前途。开始,我也怀疑他们相处那么多年,关系好了那么多年,俩个姑娘又是那样的漂亮,肯定也会有那种事情,所以我在体检前那样安排你。后来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她们都是完美的姑娘身。这还不是最有力的证明吗?"

  江桂芝点头道:“照你这么一说,我是多怀疑林新成了,也是多怀疑你了。"然后又笑了笑说,“其实妹妹,我笫一次见到林新成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看你对他那样好,对他的事那样卖力,还真以为你喜欢上他了,不能嫁给他,与他偷偷情也不错。那天我本不摊在医院值班,你哥去文教局走了后,我也来医院了,就是给你和他留个良好的环境。要按你说的,那天夜里你们俩个没有那样啊,那我的良苦用心不是白搭了吗?"

  李桂梅心里话,那天夜里我们俩个不但那样了,而且还非常尽兴的进行了几次,只是以后再也没有过了。而她却用手拧了一下嫂子的手背说道:“嫂子,你这是什么良苦用心,完全是一片不良用心,那我也不谢你了。唉,嫂子,我给你说,并不是我们这些女人喜欢他,凡是给他接触共过事的男人也喜欢他,因为他这个人心善,好解人之难,帮人之需。工作能力强,还有兢业精神,领导也喜欢。才来广播站几天哪,就被你那老同学师编辑靳部长重视起来了。"

  江桂芝不由得赞叹道:“林新成这个人确实是一个德才貌三全的小伙子呀!"

  李桂梅笑问道:“嫂子,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细问新成哥的呀,是不是你也看上他了得了单相思?要是那样,你成下手了。"

  江桂芝佯气道:“看看,又拿你嫂子开刷了。你嫂子都三十七岁了,林新成才二十多岁,我就是找他他也不会接受。"

  李桂梅又笑道:“怕他不接受,带上你这两个助手,你这两个助手才二十三四岁,嫩的很,以她们的嫩补你的老,新成哥能会不接受?"

  江桂芝也笑道:“妹妹,那你得引引路。"说过,拉起李桂梅,“咱俩个别在这里瞎胡砍了,到外边,给那个姑娘讲讲林新成的为人处事去,让她们感动感动,好护理你的桂荣姐,林新成的妻子呀。"

  李桂梅笑了笑,便跟着嫂子出了里间。

  俩个人坐好后,江桂芝对她的两个助手说:“敏英弋艺,你们俩个不知道我这个小姑子对今天来的李桂荣为什么那样尽心尽力吧?不知道我对李桂荣也为什么那样关心照顾吧?让我这个小姑子给你们讲讲她的丈夫林新成的事,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

  俩个姑娘就把目光移向了李桂梅。

  李桂梅便给她们讲起来,先讲林新成初中的学习怎样好,高中考入了开封高中,接着讲回到农村后,在宣传队戏唱的如何好,在砖瓦场砖坯摔的如何好,重点讲了到学校教学那几年作出的付出取得的成绩,七四年春天因形势变化而受了批判撵回了家,回家后不甘消沉搞起了科学种田,去年新公社成立后,又被抽到了公社文教办当了办公室主任,取得了出色成绩。又因不断往县广播站投稿,又被抽到广播站当记者。来到没有几天,写的三篇稿子质量高,宣传部推荐到地区的《豫中日报》,今天被广播站的编辑带着上开封送稿去了………。

  虽然李桂梅介绍的比较筒单,只是一个大概的过程,已让俩个姑娘听得直张嘴直瞪眼吃惊不小。李桂梅以为她们不相信,就又说道:“我说这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宋医生,宋医生在他们大队住了几年。宋医生还与我嫂子是高中和大学时期的同学。"

  听李桂梅这样说,江桂芝忙说道:“不用问不用问,我们相信。"

  敏英姑娘问:“桂梅姐,这个林新成的妻子长这么好,林新成长的肯定也不错。"

  李桂梅没有回答,江桂芝却接道:“那是少有的美男子,你和弋艺找对象,都找象他那样的就中。"

  俩个姑娘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又抿嘴笑了起来。

  这时,有一小伙子拉着一孕妇来了,说是到时候了。李桂梅忙走出了妇产科去李桂荣的住房。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九章

  ? ? ? ? ? ? ? ? ? ? 李桂荣住进县医院

  ? ? ? ? ? ? ? ? ? ? 江桂芝细问李桂梅

  ? ? ? ? ? ? ? ? ? ? ? ? ? ? ? 5

  李桂梅和吕萍把李桂荣搀扶到住房后,就到医院伙上买了饭。她掛念着嫂子让她去她坐诊室不知道要说什么,很快就吃好了来到了妇产科,没曾想嫂子与她的俩个助手也吃过了饭已经坐在了那里。

  妇产科不象其他科,其他科白天病人不断,夜里很少有病人,上班时有病人,不到上班时很少有病人。即使有病人,不是急病的等着医生上班,是急病的上急诊科。而妇女生孩子,不是有计划按比例的生,有的一天十几个,有的一天仅两三个。也不管是白天或黑夜,上班或不上班。妇产科的几个医生,本着一切为产妇着想的思想,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人,轮流在妇产科等着,没有产妇也不离开。

  今天虽然没有来生孩子的,她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妇产科。只是今天午饭后,两个助手不摊在这里,可以回住室休息一会。但是看到主任江桂芝对来的这个李桂荣如此重视,她们也来了。再说,年轻人精力旺盛,午饭后休息不休息也没有事。

  看到李桂梅进来了,江桂芝站起来拉着她进了里间的产室,关上门后,让李桂梅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李桂梅对面,拉着李桂梅的一直手,光笑不说话。

  李桂梅被嫂子看的不好意思了,问道:“嫂子,你让我来到底有啥事?总不是单为看我的吧?"

  江桂芝仍然笑吟吟的说道:“妹妹,林新成的爱人和陪她来的表嫂子,咋长的都恁漂亮呀?"

  李桂梅说:“我们结拜这十二个姐妹,除了我和一个叫李杏花的长的一般外,其余十个都一个一个漂亮的仙女一样。"

  江桂芝说:“我看你们这十一个姑娘与林新成的妻子结拜成结妹,很大程度上是冲着林新成的。林新成与这十个漂亮的姑娘有暗情我能理解。妹妹,我就稀罕,你这么一个相貌一般的姑娘,怎么把英俊的林新成弄到了你的身上了?"

  李桂梅听了脸刷的红了,用那只没有被江桂芝握住的手,使劲拍了一下江桂芝的手背,气愤的说:“嫂子,你说的这是啥话?什么林新成与这十个漂亮的姑娘有暗情你理解.?什么我怎么把英俊的林新成弄到了我身上了?你这样说,不但是对新成哥的侮辱,也是对我们这些结拜姐妹的侮辱,当然,也是对我的侮辱。"

  江桂芝并不恼,仍然笑着说:“妹妹,你别急,你听我给你说。林新成的妻子长的再漂亮再贤惠,她毕竟是一个农村妇女,是一个生产队的普通社员,哪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凝聚力,让那么多姑娘媳妇去与她结拜?与她结拜的这些姑娘媳妇,占很大的因素是冲着林新成的,因为林新成不但长的好呀,按你说的,还有很多优点,这都是讨女人喜欢的地方。常言说,男爱女,隔千里,女爱男,隔一钱。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那种事情的,只要女人稍微一主动,甚至一个暗示,男人就会乐意接受。我就是根据这,猜想到,与林新成的妻子结拜这些姐妹,都会与林新成有那种事情,也包括你。要不是那样,你不会这样卖命的为林新成办事。"

  李桂梅仍然生气的说:‘亏你还是一个大学毕业生高级知识分子呢,毫无根据的胡分析八联想,男女关系好一点,一定得有那种事情呀。这些姐妹们与他关系好,也是敬重他的人品和办事能力。他也根本不是那号人,与我们只保持姐弟或兄妹关系。"

  江桂芝又反问李桂梅:“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号人?是你求过他被他拒绝了?"

  李桂梅心里怎会忘记,她不但向林新成求了那事,而且林新成还接受了让她如了愿,而且她还是唯一一个与林新成有过那事的人。但她是下铁了决心不对任何人说的,一是为了新成哥的名誉,二也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于是更生气的说:“怎么又联到我身上了?什么我求他被他拒绝了?嫂子,你真会联想?"

  江桂芝问:“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号人?"

  李桂梅并不是沒有依据回答她,李桂梅反问她:“你还记得不记得去年给推荐上来的大学生进行体检时,我安排你的那俩个姑娘,查出她们不是姑娘身了別记上?"

  江桂芝如梦初醒道:“唔唔,记得记得。"

  李桂梅继续说:“你应该还记得,为了这两个姑娘,新成哥在咱家哭着求俺哥,俺哥答应后,还跪谢俺哥。新成哥与这俩个姑娘本无亲无故,是看中了她们的学习成绩,是看中了她们走上社会为人民服务的一颗红心,是看着她们有发展前途。开始,我也怀疑他们相处那么多年,关系好了那么多年,俩个姑娘又是那样的漂亮,肯定也会有那种事情,所以我在体检前那样安排你。后来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她们都是完美的姑娘身。这还不是最有力的证明吗?"

  江桂芝点头道:“照你这么一说,我是多怀疑林新成了,也是多怀疑你了。"然后又笑了笑说,“其实妹妹,我笫一次见到林新成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看你对他那样好,对他的事那样卖力,还真以为你喜欢上他了,不能嫁给他,与他偷偷情也不错。那天我本不摊在医院值班,你哥去文教局走了后,我也来医院了,就是给你和他留个良好的环境。要按你说的,那天夜里你们俩个没有那样啊,那我的良苦用心不是白搭了吗?"

  李桂梅心里话,那天夜里我们俩个不但那样了,而且还非常尽兴的进行了几次,只是以后再也没有过了。而她却用手拧了一下嫂子的手背说道:“嫂子,你这是什么良苦用心,完全是一片不良用心,那我也不谢你了。唉,嫂子,我给你说,并不是我们这些女人喜欢他,凡是给他接触共过事的男人也喜欢他,因为他这个人心善,好解人之难,帮人之需。工作能力强,还有兢业精神,领导也喜欢。才来广播站几天哪,就被你那老同学师编辑靳部长重视起来了。"

  江桂芝不由得赞叹道:“林新成这个人确实是一个德才貌三全的小伙子呀!"

  李桂梅笑问道:“嫂子,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细问新成哥的呀,是不是你也看上他了得了单相思?要是那样,你成下手了。"

  江桂芝佯气道:“看看,又拿你嫂子开刷了。你嫂子都三十七岁了,林新成才二十多岁,我就是找他他也不会接受。"

  李桂梅又笑道:“怕他不接受,带上你这两个助手,你这两个助手才二十三四岁,嫩的很,以她们的嫩补你的老,新成哥能会不接受?"

  江桂芝也笑道:“妹妹,那你得引引路。"说过,拉起李桂梅,“咱俩个别在这里瞎胡砍了,到外边,给那个姑娘讲讲林新成的为人处事去,让她们感动感动,好护理你的桂荣姐,林新成的妻子呀。"

  李桂梅笑了笑,便跟着嫂子出了里间。

  俩个人坐好后,江桂芝对她的两个助手说:“敏英弋艺,你们俩个不知道我这个小姑子对今天来的李桂荣为什么那样尽心尽力吧?不知道我对李桂荣也为什么那样关心照顾吧?让我这个小姑子给你们讲讲她的丈夫林新成的事,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

  俩个姑娘就把目光移向了李桂梅。

  李桂梅便给她们讲起来,先讲林新成初中的学习怎样好,高中考入了开封高中,接着讲回到农村后,在宣传队戏唱的如何好,在砖瓦场砖坯摔的如何好,重点讲了到学校教学那几年作出的付出取得的成绩,七四年春天因形势变化而受了批判撵回了家,回家后不甘消沉搞起了科学种田,去年新公社成立后,又被抽到了公社文教办当了办公室主任,取得了出色成绩。又因不断往县广播站投稿,又被抽到广播站当记者。来到没有几天,写的三篇稿子质量高,宣传部推荐到地区的《豫中日报》,今天被广播站的编辑带着上开封送稿去了………。

  虽然李桂梅介绍的比较筒单,只是一个大概的过程,已让俩个姑娘听得直张嘴直瞪眼吃惊不小。李桂梅以为她们不相信,就又说道:“我说这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宋医生,宋医生在他们大队住了几年。宋医生还与我嫂子是高中和大学时期的同学。"

  听李桂梅这样说,江桂芝忙说道:“不用问不用问,我们相信。"

  敏英姑娘问:“桂梅姐,这个林新成的妻子长这么好,林新成长的肯定也不错。"

  李桂梅没有回答,江桂芝却接道:“那是少有的美男子,你和弋艺找对象,都找象他那样的就中。"

  俩个姑娘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又抿嘴笑了起来。

  这时,有一小伙子拉着一孕妇来了,说是到时候了。李桂梅忙走出了妇产科去李桂荣的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