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驿站深圳(三)第一次去孕妇学校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盛夏七月,太阳向地球人翻转它酷烈的底牌,世界白亮耀眼,出门一个字:热!

   所幸陪女儿去医院的这个下午,时不时会有风光顾。虽不凉爽,但已是炽烈下的奢侈,汗热捆绑的周身顿觉释放轻松。

   02

   女儿产检就在深圳当地妇幼保健院,人是真多,其实,哪儿的医院都这样。孕妈们手上拿着个本儿或单纸,挺着大肚子在廊厅来往穿行,熟络径直到诊室门口,瞄一眼坐凳若无其事坐下,听广播里叫号到自己便起身进到诊室。整套动作挺利索,完全颠覆对孕妇行动迟缓的印象。陪行的男家属们被拒之门外静静等候。

   慵懒躺坐候诊室并排摆放的橘色长沙发上,看看这儿,盯盯那儿。时不时小有几声骚乱,又时不时几阵婴儿哭叫。时间很快过去,女儿产检完毕,告诉我预约了孕妇学校一节课。

   孕妇学校?听说过但从没去过。女儿看出我的狐疑,笑说就在医院里。

   03

   兜兜转转在一个廊厅的尽头,女儿停了下来,指着一处关着的门说到了。我注意到门顶处中央立小方牌子,白底粉字:孕妇学校。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个人,一位护士开门了—

   阔大的屋子,向阳一侧阔大的落地窗,帘子遮住飘窗,陈设极其简单:地上间距摆放同样大小的灰绿花纹布面海绵垫,跟沙发垫厚度差不多,这就算是凳子;一张可以播放课件的简单演示台,仅此而已。可这些厚不到两寸的软凳子,孕妈们挺着大肚子坐下实在是不容易,一致吐槽挺别扭。

   前来听课的孕妈妈不少,有些还刚刚进入孕期,没有明显孕相,肚子还不见隆起。也有像我一样陪女儿来的,还有年轻的老公也陪同。女儿惊奇不是周末这些人都能不上班来听课,足见家庭对宝宝的期待。人们叽叽喳喳热闹得很,素昧平生可彼此无芥蒂交流,可能是初为人母的感同身受吧,很快都能找到共同的话题,聊得轻松。

   04

   从授课老师自我介绍中得知她是本院的产科护士长,中等个子穿搭粉白的护士服,浓密的短发看起来挺精干。她步履轻盈,可能是职业习惯吧,从头到尾一直露出标志性和善的笑。浓眉下一双眼,睫毛黑长,笑起来特显神采,一见都难忘。

   课程内容是《婴儿抚触》,每个人都收到相关手册。护士长提示每个人都去窗台那儿拿婴儿模型,我这才注意到窗帘遮蔽下的飘窗,放置着各种实操器材。婴儿模型不但形貌,连肌肤滑腻手感都那么逼真,放手里抱着,地上躺着,还真感觉能逗笑呢。

   护士长也拿了模型,席地坐在圆垫上,边讲边熟络地实操,她提醒抚触手法最关键的几点:轻柔但有触感;抚触时与孩子要有交流。

   在场每个听者目光齐刷刷投向护士长面前的婴儿,边听边看她在婴儿模型身体每一处实操。时时模仿抚摸自己面前的模型,冷不丁有年轻孕妈提问:婴儿手部抚触手法与美容院护手手法类似。护士长稍事停顿,见机耐烦解释,指出共通及差别,切记婴儿肌肤容不得星点儿损伤。她的平和流畅,没丝毫造作,显示极高专业素养,瞬间医生气质特别吸睛。

   讲者有心,听者用心,俨然教学相长的气氛。

   孕妈实操环节,她起身转悠到孕妈妈身边,注目指正,有谁不合格还亲自再示范一遍,完全一对一。整套抚触由分解到总结从头到尾力求在场每个人都能会。

   回想以前人们对怀孕的理解仅限于自然现象,我们那辈似乎没这么多讲究,怎么也记不起,时隔太久淡忘了?还是根本没有过?不管怎样,讲科学优生优育才有保障。

   陪女儿到孕妇学校,也算是跟上时代潮流的一次经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