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以来末法时代最为奢侈的破境方法,神仙也得咋舌

  灵穴一个又一个突破,快的让丁泉无法阻止,快的让丁泉害怕!

  修仙史上恐怕从没有人使用肉灵芝突破如此低的境界吧?而丁泉却是在这天地末法时代狠狠的奢侈了一把!

  如今转眼间已经突破八十个灵穴了,丁泉咬紧牙关,努力平息灵气波动,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以免灵力冲坏了灵脉,那将成为万古笑柄,倘若为人所知的话!

  看似突破异常简单,却也暗藏层层风脸,同样危险重重。

  灵气一路冲关斩,在将突破一百大关时才有所减弱,丁泉松了一口气。

  那种被灵气冲击的感觉,也着实恐怖!

  但也仅是减弱而已,势头依旧难以停止。

  一百零五、一百一十、十百一五、一百二十……

  一百二十五,一百二十七……

  在终于突破到一百二十七个灵穴的时候,再也无法突破了,因为一百二十八个灵穴便会突破灵智境!

  而肉灵芝虽是破镜神药,但它只能突破一个境界,不论中间有到底开了多少灵穴,这是此物的法则极限,是定数也同样是它最为神奇的地方。

  无数人卡在境界关卡而无法再进一步的时候,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想要得到它?而这个时候不管你是多么的天才,突破不了,终究成为一堆白骨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丁泉仔细体会破境的玄妙,整整突破了一百二十七个灵穴,仅差一个灵穴便会进入灵智境,灵穴之中充满浩荡的灵力,纯粹至极!

  突破到灵体境便能显明感受得到修仙的好处了,那是灵力的运用,灵力的加持。

  如果战斗之中将灵力加持于灵器之上, 即可使灵器法力倍增加。

  灵体境最为关键的是在破境的同时,整个身体受灵气洗涤,一身无垢,运使灵力毫无滞塞,可使用灵力灌体而出。

  灵体境的修士比武学宗的剑芒强大的太多太多,剑芒不过是内力形成,在剑身之上形成三寸罢了,便已经是武学的巅峰。

  而灵体境的修士使用灵器,在灵力的加持下,灵气所形成的锋芒可达数米!

  由此可见,武学与仙道的鸿沟已是天壤之别,这就是无数人想要修仙的原因,而且这仅仅是灵体境而已!

  修仙不仅可以提高修炼者的寿数,更重要是获得的那种力量的感觉让人陶醉!

  当然孕灵境的修士的寿元与常人无异,只有达到元胎期鼎立道基才能有寿元的增长,此境界可增加寿元一百年,如服用延年益寿的药物,还可延寿数十载!

  此次破境有惊无险,不仅突破了灵体境,连灵智境仅差一个灵穴,只是想要突破这个灵穴却是很难。

  且不说这是个关卡,更重要是天地间灵气的枯竭,不足以聚集足够多的灵力来突破这个关卡。

  本泉行功完毕,好好洗个热水澡,整个人更觉得神清气爽!

  结了仙鹤楼费用,招呼追风西行。

  追风这几日可是憋的坏了,一路上撒丫子狂奔,一口气竟然跑了七百里!

  丁泉正好一试突破境界的效果。

  拿出云鹤师尊所赠的剑,此剑名龙影,乃是云鹤当年邀请当世铸剑名家汤铭所铸,剑身使用上好的玄铁,锋利异常,可吹毛断发,随云鹤纵横江湖数十年!

  如今拿来试剑再好不过了。

  灵力如潮涌般的汇入剑身,随后便感到无比的滞涩,丁泉脸色一变,心道:“不好!”

  赶紧停止输送灵力,但为时已晚,龙影剑应声断为两节!

  丁泉大感惋惜,此剑随他数年,早已得心应手,且传承于云鹤有很大的纪念意义。

  如今,却只能收藏起来了,待以后铸为灵器再行使用。

  怪不得修士只使用灵器,无法运用灵力的武器修士自然不屑于使用了。

  丁泉又拿出寒光剑来,此剑乃是神仙洞得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级的灵器。

  此次灵力通行毫无阻碍,丁泉全力向前方一剑劈去,数米外的植被竟然全被削断,真是厉害非常。

  不用与敌人接触已可伤人于无形,是多么令人恐惧的能力?

  这就是为什么修士的对手,永远只能是修士原因!

  丁泉对于灵体境的能力了解之后,则继续向西三关而去。

  离城百里外的落凤坡尚有千米的距离,见有二人正打斗的正酣,此二人不分胜负,却是险象还生。

  不知道是否因为突破灵体境的原因,如此远的距离两个的人相貌,丁泉竟然清晰可见!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丁泉在仙鹤楼所见的一男一女。

  那男子,正是那个名满盛京的费伟费捕头。

  那女子,则是西地有名的飞侠罗飞燕。

  想来,费伟一路追踪罗飞燕直至此地方才追上,罗飞燕性情泼辣自不会束手就擒,于是乎二人便打的不可开交。

  费伟武技更胜一筹,而罗飞燕却是强于轻功灵巧,虽处下风却能常常化险为夷。

  丁泉尚未行的近来,二人依然分出胜负,只是结果颇为惨烈!

  也是因为罗飞燕被逼迫的太急,认为与其被捕受辱,不若拼个你死我活。

  那费伟一刀砍来,罗飞燕却是不闪不避,长剑直刺而来,以伤换伤,这是费伟完全没有想到的。

  二人伤势很重,然后又是腿脚相向,具是血水狂飙,当真两败皆伤的结局。

  “罗三娘,你疯了!”费伟不敢置信的堵着当胸一剑的伤口,血水从指间溢出滴落于地。

  “哈哈……老娘就死了,也不你好过!”罗飞燕惨笑,腹上显露一道血红大口,血水更是印红了整个衣裳,却依然哈哈的笑着不停。

  踉跄着提剑向费伟杀来,毫不在意身上伤势!

  “你不想活了?!”费伟厉声喝问。

  “活?现在如今还活得了吗?我活不成,你也别相活!”伤势牵动血液流动更快,罗飞燕却毫不在意!

  此时罗飞燕到有几分狼性,费伟隐隐有些后悔,本以为会手到擒来,没想竟会两败具伤,而且这伤势足以致命!

  一人持刀半跪于地,一人却已经倘于血泊之中,眼见二人恐怕都有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