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定格岁月定影

时间空固定时间

北仑老照片工作室

北仑新闻网

2012年7月24日10:19

图片显示前北仑照相馆摄影师周和康向记者展示当年从霞浦照相馆购买的老照片。 (由孙红军拍摄)照片

展示了柴桥新华图片库的废墟,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一家床上用品商店。 (孙红军拍摄)

北仑新闻网新闻(记者张廉)谈北仑旧照相馆,缙云、新华、光华、稷山会馆、北仑等名称。老年人当然很熟悉。 作为以前的时尚中心,这些老照片工作室用图像记录了北仑老百姓的生活,以及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 今天,虽然他们已经消失在北仑的街道上,但他们的过去仍然留在北仑人民的心中。

20世纪70年代末,新青最好的照相馆是北仑照相馆。

找一家老店,去老街。 早上十点左右,当我走进新青西街时,我听到摩托车、电瓶车和汽车互相竞争的喇叭声。真的很热闹。 据前代北仑人说,西街,也叫老街,曾经是新青最繁华的街区。

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北仑有许多百货商店、照相馆、餐馆、服装店和其他商店,吃、喝、玩,引领了时尚潮流。 现在这里有很多冷清的地方,大多数商店都因缺乏对店主的关心而“黯然失色”。

然而,一个全新的招牌以其鲜艳的颜色吸引了人们的目光:深蓝色的背景,五彩缤纷的烟花和白色的文字 按照招牌的指示,我们拐进街巷,发现了这条“小巷中的小巷”。该店占地仅20-30平方米,分为接待区和拍摄区,配有相机、照片、灯光、小木马、毛绒玩具等设备和道具。装饰简单,充满了孩子们的兴趣。

店主的名字是周和康。他是家里的第六个,被称为“刘师傅”。他是一位冷静而热情的中年摄影师,经营这家商店已经将近20年了。 当被问及目前的业务情况时,他笑着说照相馆的主要业务是拍摄家庭照片、儿童照片和身份证照片。数码相机在过去的两年里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业务量也大幅下降。

”那时候,当我在一家照相馆当摄影师时,春节到来时,我肯定会在门口排队。 周和康带我们到老街和董卿路的交叉口时说:有一栋两层楼的建筑,外墙装饰变黑了。一楼有几家稍微有些凌乱的商店。走上台阶,稍微向左拐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台球室。 他告诉我们,在70年代末,这里是北仑照相馆,“当时新青最好的照相馆”,内外布局由他叔叔周梦星设计。

当时,博物馆配备了一部笨重而古老的黑白座机 机身一年到头都被一块厚布覆盖着,一边是红色,一边是黑色。底部装有四个小滑轮,可以自由移动进行对焦。 “看起来和我的老宝贝一模一样 ”他狡黠地眨着眼睛,带我们回到“六摄影棚”的仓库,一脸神秘的揭开角落里的一块黑布,一台旧机器赫然在目

“这是一盒磁带,这是镜头,这个橡皮球是用来控制快门的 ”周和康把相机前后推到房间中央,兴高采烈地展示着当年拍照的场景。 他称这架自1991年以来一直伴随着他的飞机为“老朋友”,并透露出他两句话之间的亲切感。 离黑白座机不远的地方,三盏看起来一样古老的灯也静静地挤在一边。 “舍不得扔哪,都是老家伙 ”他一边说,一边摆弄了两下磁带

摄影只是副业。一些经营照相馆的人修理钟表,镶牙齿,甚至卖橘子

周和康来自一个摄影师家庭。 “我爷爷、爸爸和叔叔都是摄影师 “他用手指说他继承了他家族的遗产。然而,他坦率地说,关于北仑当地照相馆的起源,“我不能肯定”。他只知道在过去,当人们想拍类似全家福的照片时,他们通常会去柴桥、大齐、齐欣等地的照相馆。

“我1958年去宁波工作,工会证书上的照片是在这里拍的 “85岁的李康铭是柴桥街红坳村的村民,他带我们去了柴桥街旧柴桥边的一家商店。商店门口立着一个黄色招牌,上面刻着“柴桥图片库”的字样。 所有者的名字是郑玉容,他于1972年进入照相馆。 在他的记忆中,柴桥最早的照相馆应该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它叫新华照相馆。我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我刚刚听到老一辈人谈论过这件事。” “

那么,北仑最早的照相馆在哪里?经过多次调查,我们现在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初大旗街上的无名照相馆。 它位于新新商场二楼。它的主人是来自慈溪的杨新伟。除了照相馆和商店,它还经营一家银行。

据了解,当时照相馆里没有炫目的模拟道具和专业设备,没有各种颜色的背景布,也没有人造光来营造舞台氛围。 照相机和印刷设备缺乏像今天这样简洁精致的设计,而且都是手工制作,很容易出错。 橱窗里只有几张黑白照片。 然而,观看摄影师捕捉从屋顶天窗落下的自然光的光和影的细微变化足以让好奇的顾客兴奋不已。

与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照相馆不同,从开业那天起,这里的摄影师就把相机聚焦在普通人身上,身份照片和家庭照片是两种最常见的服务。 然而,老人,尤其是老人,对这个奇怪的怪物没有一个好印象,甚至曾经有一句谚语说摄影可以带给人们灵魂。 也没有多少人来参观照相馆。通常是两三天后才会有客人,生意也不景气。 大多数照相馆不得不采用“同时经营”的方法来摆脱这种困境。

新青老街上有一个叫稷山堂的照相馆。业主的名字是顾炎玲。他可以修理钟表,镶牙齿,并且只能作为副业拍照。 大旗下的街道上还有一个“缙云”照相馆。它的主人是梅郑融。除了拍照,他还卖橘子。 这对于如今到处都在谈论“专业精神”,每个人都在为“艺术”而奋斗的工作室来说简直难以置信 然而,人们以食物为生,生存问题决定一切。

对一些人来说,照相馆是他们“可怕”的工作场所。

尽管生活压力很大,工作室的主人还是坚持不懈。 1938年,日本侵略者开始向老百姓颁发“好公民证书”,要求每张证书上都贴上自己的照片。结果,每个人都不得不去照相馆拍照。 抗日战争胜利后,摄影被绝大多数人所接受。拍摄家庭照片和集体照片的人数逐渐增加,照相馆的业务也在蓬勃发展。

这种繁荣一直持续到解放后。 当时,在绝大多数顾客的眼里,旧照相馆是一个充满照相机、道具、风景、服装和照明设备的地方,带来了幸福和温暖。 然而,对其他人来说,照相馆是他们“可怕”的工作场所。

据柴桥摄影店老板郑裕龙说,在上世纪中后期,除了摄影,其他三大类型的作品,包括暗房、装修和着色,都分布在普通顾客看不见的房间里。 店员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作品是相对安全的,但即使是一盏小灯也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无法挽回的形象损失,所以他不得不集中精力。

“太累了 ”在区委党校的办公室里,北仑照相馆前经理何克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他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几个纸袋,里面装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照片和底片,其中大部分都是他冲洗的。 他拿起底片,指向光源,眯起眼睛仔细辨认,同时回忆起那些让人们又笑又哭的“意外事件”。

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为了服务农村地区的人们,照相馆的工作人员也去村子里拍照。 在村里建造了临时的暗室后,村民们会不时推开暗室的门,看看主人在做什么。 结果,一半显影的胶片完全曝光,不得不重新拍摄。 前区政府办公楼的另一张照片被意外地向后打印。

北仑照相馆几乎所有员工都遇到过许多类似的“小事故”。 彩色放大机俞平儿谈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摄影棚从上海购买的二手全自动彩色放大机。 那台机器有许多小问题,其中最麻烦的是传动装置容易损坏,胶卷在匆忙中卡住了。 因此,照相馆将指派专门人员在机器的边缘守卫。一旦听到"嘎啦啦"的警报,它会立即用黑布盖住机器,摸索着"拯救"这部电影。 照片

显示北仑照相馆的原彩色扩大器俞平儿正在操作一台传统的电影彩色扩大器。 1991年,照相馆从上海进口二手全自动彩色打印机,这也是北仑第一台全自动彩色打印机。 (记者孙红军评论)

探索制作老照片的过程比浏览老照片要无聊得多,但它也让人们深深钦佩照相馆工作人员一丝不苟的工作。 “修复照片是一项微妙的工作。照片越小,就越难画出来。 ”何克展说道 使用铅笔、刮刀和其他工具一层一层地去除顾客脸上的皱纹。用棉签推开大面积的颜色,用毛笔来笔来画发梢,用手指慢慢擦去需要塌陷的地方,他们在职业生涯的任何时候都保持着这种专注,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试图让每张照片都反映出迷人的个人特征女孩的皮肤是白色的,微笑不露齿;这个年轻人的脸是红色的,眼睛是沉重的,33,354,这符合当时人们的审美情趣。 “现在这些工作都交给了电脑,光线、人物、背景等都可以改变,那时没有人需要学习我们的技术。 ”郑玉容略带自嘲地摇摇头

人们通常选择在难忘的日子去照相馆拍照。

然而,精湛的技艺只是一种更好地展现影像的手段,老式照相馆之所以吸引人,更多的在于其向人们提供了一个释放和记录感情的场所。上世纪三十年代,锦云照相馆的年轻摄影师,现年97岁的梅正荣谈到,在以往的年代里,去照相馆拍照对一个人来说通常意味着人生某一阶段的结束或开始。婴儿满月、小孩过生日、学生毕业、年轻人结婚、离家出远门等等,凡是遇到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人们通常会选择到照相馆来留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虽然不能化妆,也根本没有婚纱可穿,但新人们会换上干净的军装或工农装,来到照相馆,坐在墙壁前,肩并肩地拍上一张半寸黑白照。在那个工作需要为先、个人感情靠后的年代,新人们对着照相机露出的羞涩笑容成了彼此爱情的最好表达。

改革开放后,由于人们外出务工或做生意极为普遍,于是逢年过节,到照相馆拍全家福成了父母与孩子欢庆团聚的一种方式。每当这种时刻,照相馆里便充满了小辈对长辈的问候声、大人们的聊天声、小孩子的嬉戏声以及家长们的训斥声,闹哄哄却不失温暖。

有趣的是,尽管每个家庭的成员人数、生活经历各不相同,轮到拍摄时,大家却都不约而同地将老人簇拥在中间,儿孙绕膝,其余人按照各自小家庭依次站好,其乐融融,仿佛唯有这种形式才足以表现“团聚”的喜悦。

于是,春节期间,别的商店、公司、单位可以关门休息,照相馆得照样开门营业。尤其是年初前三天,从早上7:30开门到晚上5:00下班,都是排队等着拍照的人,其中大部分是来拍全家福的。

近乎仪式般追求完美的拍照过程,为的是幸福的等待

照相馆里有快乐,也有悲伤,但那不是沉重的悲伤。就如电影 《八月照相馆》 里的那位老太太,白天被儿子哄着拍了一张不太满意的独照,得知自己生命就快要走完,便在下雨的晚上偷偷独自来到照相馆要求再照一张。在男主角的建议下,她摘下了眼镜,竭力把最美的笑容留给家人,哪怕这是遗照。

这样的时刻,正是梅正荣再熟悉不过的。“掖掖鬓角,整理一下服装,坐在相机前,按照摄影师的引导,看着镜头微微一笑。”在他缓缓的讲述中,老人拍摄遗照时所展现出的从容和庄重感不禁让人动容,或许对他们而言,这正是一种练习如何面对死亡的方式。而数年之后的某一天,他们的孩子们也将通过这些凝固的影像回忆起老人曾经的模样。

图为梅正荣老人于1950年5月拍摄的镇海私立贺氏养正学校秧歌大会的照片。(记者孙红军翻拍)

事实上,不光是老人,任何人,不管曾经多么孤傲冷漠,不论曾经多么满腹惆帐,终究希望给自己和自己重视的人留下一份最美好的影像。于是,在来照相馆之前,人们总会花点时间收拾一下自己,洗脸梳头,换上干净的衣服。到了照相馆之后,先去服务台登记缴费,接着走进摄影室,选好背景、道具,在照相机前坐下或站定。

灯光直直地打在脸上,摄影师前前后后地调整着对焦,空气中满是热烘烘的气息。尽管身体有点僵硬,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耳朵却“全神贯注”地接收着来自摄影师的信息人再靠紧一点、头再往右靠一点、右边不是左边、好好、头稍微抬一点、很好、不要眨眼睛、笑一笑、咔嚓、不要动、再来一次、咔擦、拍好了所有的声调都是低缓的,仿佛“催眠”一样引导着人们坐下、站起,拨来弄去地摆着姿势。

突然间,被拍的人对将会出现在相纸上的影像产生了不安:按快门时好像眨了一下眼睛,要不要紧啊?刚才好像没笑,出来后会不会很难看?这种忐忑不安的感受让人在等待取片的日子里备受煎熬,让人禁不住一再回忆拍摄时的种种,想象照片出来后自己的模样。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来了取相片的日子。人们兴冲冲地赶到照相馆,从黄色或白色的纸袋中抽出照片,再三端详:这次照得真不错,每个人都在笑!至此,照相馆终于以近乎仪式般追求完美的过程安静地照相,花数个小时的修片,用一个星期来等待赢得了人们下一次的光顾。

科技的发展为原本属于“奢侈消费”的照相手艺划上了句号

“一个星期不算长,生意好的时候,从拍到拿,是要等上半个月的。”梅正荣慢悠悠地说,用老方法冲晒照片非常考验耐心与技术,每一张老照片都是在几多焦灼和几许欣喜交织而成的心情下诞生的。

虞晓东,“现代经典”摄影店老板,聊到了二十多年前他在北仑照相馆工作时发生的两件小趣事:为了能尽早看到自己拍摄的照片,某天凌晨4点,一位刚从温州楠溪江旅游归来的港务局工作人员不顾旅途劳顿,赶到照相馆门口,等待了整整3个半小时,在7点半照相馆开门后第一时间送上胶卷;另有一位顾客,从女儿出生开始,每月都会为其拍一卷照片,在每月固定的日子送到店里冲印。

为它费心、为它惦记、为它等待,隐藏在老式照相馆中的仪式感是一种奢侈品。然而,科技的发展为原本属于“奢侈消费”的照相手艺划上了句号。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数码相机、手机等影像工具陆续出现,照相成为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即拍即看及时上传,人们对仪式感的需求越来越小,冲印成为照相馆的主要业务。大、柴桥、霞浦那些老式照相馆也渐渐走向事业的“黄昏”,直至消失。

柴桥照相馆在1995年转制后,并没能挽回经营下滑的趋势。“现在也就拍点证件照,有时候修修老照片。”郑裕荣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腔,手中把玩着一把二胡。店铺深处垂挂着老照相馆遗留下来的三幅背景画,他说已经很久没有用了,权当作摆设。

经历过照相业兴衰的虞晓东坦言,传统照相业务虽然很美、很有趣,但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需要耐心和沉静,通常情况下,单单培养一个合格的彩扩员,就需要三年。可是,在当下这个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中,时间已经成为一种奢侈品,于是传统照相馆的消失终于变成了不可逆转的必然。

分享到微博:

- 关闭窗口 -